她的诱~惑(1)

    空门口的广场上,颖茜抬头仰望着天空不知何时开始漫天飞舞的雪花,心头一片茫茫然。

    当然,颖茜茫然的不是雪花,而是经理为什么突然恩施了她一下午的假期,还送了她一瓶顶级的红酒?!

    要知道现在店里可是忙得要死,而且明明经理才说的晚上会更忙啊!

    而她也已经做好了加班的准备!

    可是,奇怪耶汊!

    颖茜低头,困惑地看着安然地栖息在她怀里的红酒,脑海里却蓦然浮现了一个念头。

    也许……

    颖茜嘿嘿一笑,抬步就走,因兴奋而嫣红的笑脸,哪里还有刚刚的茫然与困惑,似乎连脚下轻快的步伐都有些兴冲冲的感觉朕。

    她要赶紧回去准备一下,或许在今晚她就能搞定任高歌,那么一切就可以按照她设想的那种样子进行了。

    几辆救护车紧跟着急速地驶向急诊通道,车门打开,露出一张张因惊吓和伤痛而苍白的年轻的脸。

    一群医生、护士、护工匆匆地涌上,立即陷入忙碌而紧张的急救中。

    ……

    终于一切归于宁静,大部分的学生都是轻伤,经过简单的处理已经自行或者由老师或其他同学护送回家,只有名学生比较严重,上有多处的骨折,只能暂时待在医院里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医院门口,白茫茫的积雪映衬着不知何时黑下的夜幕。

    高莹重重地叹口气,瞥一眼自己无辜被牵累的儿子,看向一脸肃然又懊恼的教导主任齐敬贤,语气清淡,“老齐啊,医院这边都已经安顿好了,不如你先回去吧,乐美估计也吓得不轻,你回去好好安慰安慰孩子。”最好,好好地教训一顿!

    “乐美这孩子,唉!”齐敬贤叹口气道,“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吓人的意外呢,乐美也是真的吓坏了,刚才还哭着给我打电话,问受伤的同学的况呢。”

    “……”

    “还好没有学生伤得很严重,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4E0D$4E25$91CD$FF1F$FF01$8BA9$4F60$5BB6$9F50$4E50$7F8E$808B$9AA8$65AD$4E24$6839$8BD5$8BD5$FF0C$4F60$4E0D$54ED$5929$62B9$6CEA$624D$602A$FF1F$FF01

    “那我就先回去了啊。”齐敬贤轻声地说了句,像是自言自语。

    他也确实早就想回去看看他的女儿有没有吓坏,如过不是怕医院里有学生家长找女儿的麻烦,他早就把女儿带到医院来检查了。

    “嗯!”

    高莹淡淡地回应一声,然后也不再看齐敬贤,扭头对着自己的儿子道,“高歌,跟我再上去看看那两个孩子。”

    任高歌点头,跟上母亲向医院大厅的电梯走去。

    “这个老齐还真是护短,发生这样重大的事故,伤了这么多的学生,他竟然还好意思替他的女儿开脱!”

    意外?!说得多好听啊!

    等电梯的时候,高莹忍不住说道,语气里有些愤慨与不愉,仰头时又一眼看到儿子蹙紧的眉头,那个心疼哦。

    “高歌,你也不必太介意,谁都知道这事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脑海中忽然冒出一句话,任高歌苦笑着摇摇头,虽然问题还不至于那么严重,但差不多也是那个意思了。

    虽然学校发生这么严重的楼梯踩踏事件,虽然是因为齐乐美跟另一个女同学争吵打架而造成的,可是她们争吵的原因却是因为他啊!

    他再无辜也没有那些受伤的学生无辜啊?!

    “妈,我没事。毕竟是受伤的学生都是我所教学的班级,我有责任关心他们。”不想让母亲太过担心,任高歌轻描淡写地说道。

    ——是有责任对他们负责吧!

    高莹撇撇嘴,自己的儿子她岂有不了解的道理。

    但是,也只能随他去了,如果不让他“负责”,恐怕他会更“自责”。

    等任高歌终于回到公寓的时候,已是深夜。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竟是一股淡淡的酒香。

    他从来不喜欢喝酒,所以他住的的地方自然也不可能备有任何含酒精的饮品,怎么突然就有了酒香?!

    任高歌讶异的挑眉,快速地换了鞋冲进了客厅。

    客厅里一片昏暗朦胧,只有餐桌上摆放着一只燃烧着的蜡烛。

    蜡烛?!

    下意识地收回来依然覆上电灯开关的手,任高歌慢慢地移近,赫然发现餐桌上竟摆放着两只超大的盘子,牛排、意粉、双心煎蛋整齐地码放在盘子里,还有两只高脚杯,一只里边有三分之一的红酒,而另一只则是很随意的被一只小手捏着,歪倒在桌子上,而那只小手的主人很随意的趴在桌子上,似乎睡着了。

    白皙的大手自然地轻拍着颖茜纤细的肩头,却赫然发现一向怕冷的人竟然在大冬天里只穿了一件吊带的睡裙?

    即使是屋子里有暖气,也不过才二十一二读吧?!

    任高歌快速地脱下外衣披在~露的肩头,一边轻唤道,“颖茜?”声音低沉而好听,语气里还有一种蓦然而生的愧疚。

    整个下午到晚上,他都在为那些受伤的学生忙碌着,竟然没想到给颖茜打个电话,害她这样空等。

    而他的手机也不知何时没电自动关机了,估计颖茜给他打了不少电话吧。

    任高歌喊了好几声,颖茜才慢慢地抬起头,却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

    “呵呵~,你回来啦,我有准备烛光晚餐哦,还有……红酒!”

    说到红酒,颖茜嘿嘿一笑,兴奋地就要举起手里的高脚杯,却赫然发现手里的杯子里竟然是空的。

    “咦?!”颖茜嘟着嘴,费解地眯起眼睛,举起手里的杯子,倒过来冲着任高歌晃了晃,似是突然恍然大悟,笑眯眯道,“好像是我给喝了哦~”

    任高歌嘴角狠抽了一下,有种抚额的冲动,却见颖茜摇摇晃晃地就要起,本能地就要去扶,却不小心踢到了某样东西。

    “咣啷当啷”的一声巨响!

    任高歌低头,模糊地看到昏暗的桌角处一直空了的酒瓶子。

    天啊!颖茜竟然喝光了一瓶酒。

    而任高歌慌神的功夫,纤细的子已经横过桌子,拿起了另一只杯子,举到了他的眼前。

    朦胧的烛光下,摇曳的红酒,有一种无声的魅惑。

    “喝了它~”颖茜细声低语,微眯的美目氤氲迷离,有着期待,有着邀请。

    任高歌讶然失笑,一瞬间明白了颖茜的意图,心里竟莫名地酸涩。

    她宁可用这种方法跟他有夫妻之实,也不想跟他有夫妻之名……

    “好,我喝!”任高歌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他不喝酒并不代表他没有酒量,而她都已经站不稳了,还能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任高歌心里忽地闪过一丝困惑,却也没容他多想,因为颖茜已经牵着他的手就要走人,体摇摇晃晃,动作却是异常急切。

    而蜡烛在这时,突然“滋滋~”地哀叫两声,正式宣告寿终正寝。

    “噢!”

    一声惨叫,摇晃的人儿本能弯腰,却又是两声更凄惨的声音。

    “咚!”

    “啊!”

    任高歌皱眉,一把将颖茜纤细的子搂在怀里,疾走一步,长臂一探,打开了餐厅的灯,然后立即低头去查看怀里的人都撞到了那里,却只看到了一张呲牙咧嘴又皱眉的滑稽小脸,眼前就再一次恢复了黑暗。

    房间里灯光蓦然大亮,颖茜倏地闭紧眼睛,大脑里竟有一瞬间的清晰,霎时忘了体的疼痛,她忽地扭动体,快速的攀上任高歌的肩头,猛地探手精准地关掉了餐厅的灯。

    “不要开灯!我们回房!”

    呵!动作利落,口齿清晰,她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啊?!

    任高歌苦笑,纵容地一把抱起了颖茜,大步走进卧室,放弃了要查看她伤势的动作,反正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而颖茜又很明显的要“黑暗”到底。

    如他所料,刚将怀里的人儿放到上,纤细的手臂便用力地拉下他的脖颈,绵软弹的红唇立即吻上了他的薄唇。

    冰凉的舌尖带着甜香的酒气,毫不迟疑地探进他的口腔,笨拙地寻寻觅觅,却怎么也缠不住他的舌。

    颖茜皱眉,美眸下意识地眯起一条缝,在昏暗中哀怨地瞪视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星眸蓦地一缩,任高歌心里无声的叹息,抬起手轻柔地覆上那轻颤的睫毛,滚烫的舌忽地揪住那只乱撞的小舌,辗转吻,温柔缠绵,搅乱了气息,紊乱了心跳……

    薄唇一点一点,沿着优美的下颚,白皙的颈项,一路吻到她已经暴露在空气中的丰绵软,却忽地顿住……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