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灯一关,母猪也能变貂蝉!

    颖茜边说着,边抽出了自己的手臂,随手拧开门就要走人,却又在转的瞬间忽地返回。

    “妈,问你个问题啊。”颖茜退回母亲边,神秘兮兮地说道,“那个,男人看到女人肚子上的妊娠纹和刀疤,会不会觉得恶心,然后提不起……提不起那个啥啊?”

    “**”那两个字,颖茜实在是说不出口,不过,她绝对相信她老妈的“想象力”。

    果然,“你把灯一关,母猪也能变貂蝉!”李美琴翻翻白眼,其实她更想骂自己的女儿。

    ——你个笨蛋女人,只有不你的男人,才会只看你的脸蛋,只在乎你的材!

    *****************************************

    因为没有耐心等出租车,再加上本来他们常去的那家超市离她家就很近,有那个等待的时间,搞不好走都走到了。

    但,颖茜还是小跑着冲了过去,因为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任高歌。

    她的心中已经决定了他和她今后的相处模式,心里那些莫名的烦恼也顷刻间消失。、

    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拥抱那具她最最恋的颀长躯,深深地吻住她最最贪恋的薄唇……

    可是,当颖茜远远地看见那道颀长拔的影时,却蓦地顿住脚步,美眸倏地眯起。

    虽然她视力不太好没错,但是十米开外的超市广场上,那个“美丽冻人”的女人明目张胆地勾~引着她的男人的那一幕,却非常清晰地刺入着她的眼球。

    深吸一口气,颖茜扬起一抹甜的腻人的微笑,迈着速度惊人的小碎步,霍霍地冲了过去。

    “李~老师,谢谢你,但真的不用了。”

    任高歌一手隔开不停地向自己倾近的体,淡然有礼地说道,俊颜依旧斯文儒雅,但那微皱的眉头和暗沉的黑眸,非常清楚明白地表示着他的不悦。

    但很显然李玫并没有感觉到任高歌的不悦,她很自我地将后者的客气当成是“不好意思”,仍旧我行我素地举着手中的白色巧克力,略显壮硕的体更加努力地想男人的体靠近。

    突然,一抹小的影,猛地扯过任高歌,李玫前倾的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冲去,忽地一个踉跄,险些就跟大地来个全放面亲密接触。

    李玫倏地向前跨出一条腿,险险地稳住形,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耳边蓦然传来柔的笑语,嗲到极致。

    “高歌~!等很久了吗?”

    颖茜甜甜地笑道,一双纤细的手臂很用力地缠绕住任高歌的一只手臂,强势地宣告着她的所有权。

    臭女人,敢对她使招?!

    ——————————————————————————————

    亲!二更了又,有奖励么?!飘很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