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情妇”而是“妻子”

    她怔愣的模样真是可透了,任高歌忍不住伸手轻捏了一下那翘光洁的小鼻头,才有很认真地开口,“但是……”

    “但是——但是什么?!”颖茜倏地打断打断他,声调扬高,紧张又故作强势,“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可以反悔哦!”

    她这么害怕他会反悔,可为什么跟他重逢又相守的这么长时间里,她又一而再地主动拉开与他的距离,甚至说一些矛盾至极的话,一会儿要和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一会儿又当众宣布她是他的女人,虽然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这样,又或者她在逃避压抑着什么,但如果一直任由她这样“玩”下去的话,她和他恐怕永远也没有在一起的时候了。

    生命何其短暂,所以从这一刻开始,他要行使主导权,主导她和他的关系。

    许久后,在王颖茜等待的耐到了极限,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点住了她微启的唇。

    “颖茜,我没有要反悔。”任高歌开口,低醇好听的声音,淡淡地,却透着无以伦比的认真,似给人诺的感觉,“你可以做我的女人,但是却不是以‘妇’的份,而是以‘妻子’的份。”

    刹那间,王颖茜怔住,美眸像是陷进了那一汪漆黑深邃的眼潭里,没有焦距,无力自拔。

    ——你可以做我的女人,但是却不是以‘妇’的份,而是以‘妻子’的份。

    他是这么说的没错吧,还是她出现了幻听?!他说“妻子”耶!

    她呆呆地看着他,一点一点地回味着他刚刚的那句话,大脑轰隆轰隆的,像是在打雷,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却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近,近到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呼出的度灼烫着她的唇……

    他是要吻她吗?!

    这个认知显然来得有点慢,因为他已经吻住了她。

    他的吻带着火山喷发般的狂与激,像是隐忍了太久终于爆发一样,又有着小河流水般地温柔细腻,辗转吻,感觉好地让颖茜忍不住想就这样一辈子沉醉地吻下去,再也不要结束好了……

    事实上,她已然沉醉,大脑早在激短路中一片空白,索罢工了事,只任“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她的耳膜,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

    王颖茜猛地推开空的玻璃门,一步跨了出来,火烧股般地向前冲去。

    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照在她的上,虽然暖暖地但也有点晃眼,她下意识地抬起手遮掩着,却又忍不住地抬头去看。

    ——————————————————————————————

    飘又来每一念啦,飘有加更哦,亲记得要收藏哦!顶一也好啦!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