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都来不及了又岂会不记得他呢!

    “你,真的没印象?”任高歌有些不解。

    王颖茜摇摇头,“上学那会儿我是经常会收到花啊,书啊什么的,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礼物,但是没记得有你说的什么桔梗花,桔梗花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呢!你确定你没搞错,或者那个叫‘逸飞’的,没送错人?”

    一天一束花外加一封书,坚持了两个月,这么狂又大胆,真是让人佩服啊!

    想当初,她就只敢偷偷地跟踪而已。

    “然后呢,两个月后,他就放弃了?”王颖茜突然好奇起来。

    “不是他放弃了,是他的那些书,一封不拉地被贴在了学校的公告栏……”

    任高歌顿住,不自觉地想起当初逸飞被打击的近乎自暴自弃,好看的眉头几乎皱在了一起。他原本以为逸飞会因为那件事恨透了颖茜的,但是很显然,逸飞没有。

    王颖茜怔了一下,随即很努力地抿了抿因震惊而自主形成“O”型的嘴唇,“谁这么可恶啊,这也做得太绝吧!”书被帖子公告栏,如果换成是她,早找块豆腐撞死了。

    “啊!我想起来了。”王颖茜突然叫道。

    “你是不是因为不喜欢逸飞,所以才把那些书……”

    任高歌也有些讶然,逸飞黯然离去的那一阵子他还很排斥颖茜呢,可是后来他就一直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他相信以颖茜的个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伤人的事的,也许当年真的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谋”,而颖茜现在突然又说记起来了,竟让他不自觉地害怕起来,但愿不是……

    “摆脱!我哪有那么欠扁啊?!”王颖茜撇撇嘴,忍不住瞪一眼任高歌,竟然敢把她想得那么坏,怀疑都不行!“我是说我想起来,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生过一场大病,在家歇了大概有三个星期。”所以她才会不知道有这样轰轰烈烈的事发生过,要不然她铁定得把曹逸飞当偶像,崇拜都来不及了又岂会不记得他呢!

    任高歌释然,原来当年真的误会一场,但不管是怎样的误会或者是认为的“谋”,也绝对不会是逸飞送错了对象。得找个机会跟一会好好谈一次了,太多事必须当面说出。

    **************************************************************

    空靠边靠窗的一个座位上,一名漂亮可的让人频频瞩目的小女孩,眨巴这她圆圆的大眼睛,看着终于得空来与她“相会”的妈妈。

    “老妈,你为什么戴眼镜呢?虽然你的视力不是很好没错,可是也没有到需要戴眼镜的地步吧?”而且还是茶色的镜面,如果是小歌的话,一定会认为妈妈说被打成了熊猫眼,所以带个眼睛遮羞。不过,她可不认为爸爸会打妈妈。

    ——————————————————————————

    亲们!求收藏啦!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