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失落

    话说男人想要那个什么的时候不都会体温升高吗,这么说任高歌对她是有感觉的。

    这么想着,王颖茜更加地卖力了,调皮的小嘴慢慢地向下挪移,突地含住了他脖颈处的高耸。

    颀长的躯倏地紧绷,王颖茜甚至都能感觉到含在她口中的喉结本能地滑动了一下。

    有成效不是吗?!任高歌马上就会反被动为主动的,就像上次那样。

    王颖茜心瞬间大好,更卖力地~吻着。

    任高歌闭着双眼,使劲地握紧垂在两侧的双手,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已经是绷在弦上的~望。

    当隐忍的~望终于要压制不住地爆发时,上“作乱”的人儿却蓦地停止了所有魅~惑的动作,就那样呆呆地僵坐在他的上。

    讨厌的!该死的!可恶的!

    她怎么可以忘了呢,她每次体虚弱,甚至有可能晕倒,都是有原因的呢!、

    可是,为什么就不能坚持一下呢,再坚持一个小时也好啊,真是的,这算什么嘛?!

    上的作乱的人儿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任高歌本来该“庆幸”的,可他却只感到了莫名的失落。

    任高歌在心里苦笑,笑自己的矛盾,更笑自己的“失落”。

    黑暗中,她和他谁也看不清谁的表,只有彼此依旧急促不稳的喘息声。

    “颖茜?”任高歌忍不住轻唤了一声。

    她不说话,他却直觉地知道那张小脸有多么的懊恼,也许是在气他的不知回应吧。可是,她不也没有回应他的表白吗?!

    他说喜欢她,她没有说也喜欢她,更没有会说喜欢她就娶她,而是说喜欢她就要她!

    她难道不知道,她这样的回答对他的感是一种无言的轻视吗,他是喜欢她这个人,又不是纯粹的喜欢她的体,而且他也不是年少无知,怎能再次不负责任的那样对她呢?!

    王颖茜不吭声,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直到体里一股的液体忽地再次涌出,她才猛地起,直接从任高歌的上跳到的地上,并快速地冲进了浴室。

    任高歌闷哼一声,颖茜突然那么一跃,部很给力里压到了他已经胀痛的某处。

    而王颖茜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否则岂不是要更加的懊恼了。

    颖茜这样突然跳起来冲到浴室,是不是体不舒服?

    任高歌快速地起走到浴室门口,担忧地盯着浴室的玻璃门,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如果颖茜真的是“人有三急”,那他要是问了,她或许会很尴尬,毕竟刚刚他们是那样一种况。

    可是,过了好久,当任高歌终于要忍不住敲门问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

    亲们!某飘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