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文采

    下午。

    很快就开始文采比赛了,这是最后一轮,今年他们一定要拿第一。

    “这局谁上场?”苏玲看着他们问道。

    “心尘。”白宇回答。

    苏玲上下打量了他两眼,不相信的问道:“你?你行吗?”

    “不行,要不你来?”侯心尘好笑的看着她。

    “行呀,我一定会赢的,不就是比文采吗,看我的,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打了敌敌畏,不至死多少?怎么样?”苏玲看着他们,不错吧。

    “噗”都把茶喷了出来。

    “哈哈,好诗呀。”紫皇路过这里正好听见。

    “那是。”苏玲高扬着下吧。

    “烂。”紫黎墨冷冷的飘来一句。

    “问你啦,让你姐啦自作多。”苏玲气的眼睛瞪老大。

    “好了,好了,我们去那边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紫皇看他们又要吵起来,立马打圆场。

    苏玲看他们走远,冲他们办了个鬼脸。

    “你这都是什么诗呀。”白宇白了她一眼。

    “呵呵,其实是,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怎么样?那会我给改了一下。”苏玲嘿嘿的坏笑。

    “好诗,你这丫头,还有什么,说说。”白宇点了她一下脑袋。

    “多了,我就不一一说了,想知道可以,一首一百两,给我,让我念多少首都行。”苏玲冲他们伸出手要钱。

    “财迷。”异口同声的道。

    “就是,你们不财迷,切。”苏玲使劲切了一声。

    他们几个在这上闲话,很快就开始了,一起往那边走去,坐好,等着他们比赛。

    这次红国的先开始。

    “现在天,我们就以做诗词。”侯丞相上去宣布。

    频叶软,杏花明,画船轻。

    双浴鸳鸯出绿汀,棹歌声。

    水无风无浪,天半雨半晴。

    红粉相随南浦晚,几含

    “好”鼓掌声响起。

    下边是紫国,紫国的是紫黎墨

    草遍颍阳山,花开武陵水。色既已同,人心亦相似。

    鼓掌声再次响起。

    下边是侯心尘,

    胜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

    再次鼓掌。

    收藏,推荐,留言,呜呜!咋这么不给力呀,好可怜。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歌妃之傻子王爷刁蛮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