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地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他楞着,眼里有梦流过的痕迹,曾在梦里欧拉难道这样的叫过他的。

    “你叫我什么了”英寒的眼中浮现了一丝温暖。

    “我刚才叫你哥哥,因为你比我年长”欧拉说。仅是这样吗,就没有别的什么促使你冲动,比如说,我有一双和你一模一样的眼睛。英寒激动着。

    “不是的王子,每一个人比我年长的人我都会很有礼貌的称他为哥哥”欧拉说。

    “这么说,你也这样的叫过继夜了”

    欧拉竟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些醋意。可是他是不能说假话的,在这种地方说假话,不是找死吗。‘没有’欧拉说。她的语气缓慢而坚定。

    ‘那——你是——怎样称呼他的’英寒一字一顿的说,其声音冰冷、眸光忧伤,没有谁能理解他的痛苦,曾经有一个人能的,可是他——死了。我是叫他夜的欧拉说

    他站了起来,背对着欧拉,猜不透那黑暗的影子的另一端是什么。但欧拉知道他伤心了。是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没有经过欧拉的深思熟虑,就这样平淡的说出来了,仿佛柴米油盐和粗茶淡饭。英寒笑了,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清澈,欧拉闻到了自他

    黑暗中,欧拉被很有礼貌的两个鬼扑请进他的宫中。一路下来看到的是十八层地狱的全图。第一层巨神火、第二层是一个白sè的天空,天空下是一个煮沸了的油湖,冒着血sè的气泡,浸在里面的人瞳孔放大了数倍,悠黑的皮肤被煮炸成血sè,被鞭打过的伤口在油中皱皱巴巴的裂开,伤口向外翻着,似是想要吃掉所有灵魂的怪兽,那难看的唇,一个庞大没有实体的怪物站在油湖里,等待着他的美味被炸好。欧拉捂着眼睛感觉背上有一千多只虫子在爬。

    第三层没有光明,风沙肆虐,在这里的灵魂,他们的体没有完整的轮廓,有的失去了一只手,有的失去了一只眼,有的则变的不男不女,在黑暗中隐约的一丝光亮,那时困兽的眼睛,他被困在这千年,以食人为生,却不能把他们全部咬死,而是只咬掉他们体的一部分。

    ‘不太可怕了,鬼道是地狱的第几层啊’,欧拉大叫着,手臂乱舞,冲向以前不知名的地方,黑暗中的路没有尽头,就在欧拉体力耗尽,濒临绝望的时候,有一丝光shè入欧拉的眼,是翅膀,洁白无瑕的天使翅长在一个拥有漂亮外形的女孩上,她的眼有几分熟视,仿佛在哪里见过。她终于看见一位善良的人了,欧拉露出幸福的笑。女儿——女人唤着。欧拉听不懂她的话,似是皇唤醒。

    某位沉睡了多年的公主的咒语,那女子走向欧拉,‘女儿——母亲终于找到你了’欧拉诧异的看着她,她用尽全的力气抱紧欧拉。欧拉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力气竟会那么庞大,仿佛她全的骨架都断掉了似的但不知为什么,欧拉并没有反抗,而是用有些脏的手去触摸她白暂的脸,不知命的快乐自体里游走着。欧拉看着她超乎她年额的慈与温暖,着使他心安了许多。那十八层地狱图里力的恐怖与邪气,在她周银白的光芒下退去了。

    ‘女儿——女儿——,她仍然唤着,之声音里流出的那种欣喜若狂与冲动,使欧拉惊讶的抬起了头,她下巴抵着她的,双手握住她抱自己的胳膊,她很高。可是做妈妈未免也太夸张了,但是在她溢满泪水的眼帘里又实在看不出半点虚假,欧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谔然的盯着她看。她不是她的女儿,她也想这样的告诉她的,可是面对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睛,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对欧拉笑,那笑容甜美如花,欧拉不说话,她不想去打扰她的好心,她不想把她的美梦付之一炬。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这句骇人心惊的话,自欧拉后老远的地方传来,使得她心头一阵颤悚。而那个女人却定立不惊的放开了欧拉,微笑抚摸着欧拉的头发。‘皇儿’她说。语下只见不远处,从地底深处紫sè的雾,先是一个头先冒了上来,然后是他的全,白sè的宽大衣,清俞明略带寒光的眸子。‘母亲’他跪地行曲膝礼,礼罢用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欧拉。

    ‘母亲你认错人了,赶快跟儿回宫吧,外面有风’英寒说。欧拉扬起头,知道她是天宫里的女神笑着,‘皇儿,母亲找到你妹妹了,你不高兴’女神说。

    ‘她不是妹妹,妹妹不可能站在风中还安然无样的,她体弱’英寒慢慢的说,声音温柔的像清晨揭起雾蔼的阳光,他仿佛已经堕入了一个迷梦淘醉在其美妙之中不能自拔了,突然他握紧了拳头,不知是要打人呢,还是什么东西将他刺激了而作出的反应。欧拉很想走过去,将他的手指一个个的搬开扶去,他眼睛里快要流下来的水珠。他此时是个痛并快乐的王子,那位女神很不解的皱着眉,驱动了几下手指,她漂亮的翅膀立刻就消失掉了,然后他抓起欧拉靠近她的那只手举了起来,‘皇儿,几百年了你从未忘记过妹妹吗’她说。

    ‘我没有,我肯定她不是,我可以忘记任何一个人,但决不会忘记女’他的声音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但是很快的他就怔住了,那时因为女神出了欧拉体内的血钻。

    幻族遗失了百年的宝物,曾被神圣宠的幻神的随之物,它的魔力,至今无人了解和知晓。它是个神奇的东西。幻族,这个名字也因这个宝物和幻神高贵的名而得来的。

    英寒只是轻声说了一句‘真的是你’并没有过多的意外和吃惊。欧拉看着女神,不知道她对自己施了什么魔法,更不晓得英寒那么他妹妹,却不自己的原因。英寒转过去,影凝重而忧伤,在那一瞬间,欧拉看到了一丙剑,剑上寒光之处带着种熟悉,在他的思维里揭起了很多破碎的画面,但欧拉不敢相应。她没有半点意识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那自称是她哥哥的手,英寒低着头,欧拉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

    ‘你——是你——,我认出你来了——,我想起来了——是你杀了他’欧拉声撕力竭的吼道,那幅带血的画面扑面而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凡人,只想——只想——,但那又怎样。欧拉无力的瘫坐下来手滑落到英寒的剑上,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宽大衣,他痛苦的看着欧拉,整个俊美的脸都因痛苦而扭曲,苦笑挂在他的脸上,女神惊讶的跳了起来,她一跳就是二米多远,她对欧拉微笑,唤她为孩儿——,然后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英寒‘怎么回事’女神镇静的说,‘妈妈,我很她’,英寒撇下这一句话就消失掉了,像被什么蒸发了一样,存留在视线里的是一片白光,是杀死继夜的寒光。

    她谁着,谁着。她知道她是躺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睡觉。她拼命的想到睁开眼睛,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不成功,在她的周围开着一些漂亮的花,这是一个很温暖的世界,阳光也格外灿烂。她陷其中却很清楚这只是一个梦,梦里飘着很多庸俗的人味,那种不香不臭的味道,不知为什么让她倍感亲切的抹去那些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寒冷。她愿意就这样的睡着,永远都不要醒来。她很仔细的看着那些美丽的花朵,因为那些花,看起来就像她体里的一部分一般,令人感到亲切,怡然,欢快和珍贵。她开始相信,她看到的花是有生命的,它们仿佛在对她笑,说异国的语言。

    幻化花,花开花落整整一万五千年那么长,她期期艾艾的咬出这几个字,也不知为什么会晓得这花的名。‘女,你醒醒’现实中女神在轻轻的挽着她,‘女——女。欧拉听着女这两个字时很虚弱的去,周围的花伤感的凋谢着,阳光不见了熟悉的人味不见了,全部都不见了。

    晾楼玉宫,粉sè的窗帘,跳着妻艳的舞,那象征着高贵的金sè的墙闪着很冷的光茫,

    女儿——女儿——美丽的人儿而在唤这个人是谁她是女的母亲,女是谁,欧拉是女是神,可欧拉却是个凡人。

    这晾楼玉宫中还站着很多人其中一位是欧拉的哥哥,英寒,他的脸上还挂着一抹冰珠,欧拉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冰善,她和英寒都是清清所生而飘,也就是女神才是欧拉的母亲,冰善是天宫中颇有地位的善神。一位鹤发童颜的人站在最远的地方,他非常不愿看见欧拉的脸他就是童,是神皇的护卫,他的职位和他的人一样可大可小。他们僵直如死都站成了一排,有的神冷淡,似躺在上的是和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的人。他们有的伤心至极,因为天界失而复得的‘女,神’就要离他们远去,去灵树生长的地方,去急聚淡散的元神,或就此破天,在这个宇宙间,从此再也没有了这个生命,再也没有了这棵里力的

    遍一无所有。火种正所谓,元神加灵力一个神的必须不管他们的心是怎样的,冰冷和死寂始终在围着这些人转,一个神是有特殊的感应力的,所以、他们会知道一颗星星将要坠落,一个火种将要消失。

    突然,在死亡的必然之中,奇迹般的火红sè光茫普照了大,一个似有形,但却无形的男神仙出现在大典上,大典中所有的人都在屈膝,都在行礼他们的王来了,历史上最伟大的神皇——比罗来了。

    ‘起’他说,声音轻的如同薄雾。

    众神起退在了两边,飘起后在欧拉的边坐下,庄重和冰冷的神,似是在挑战式者责怪某个神。

    ‘女儿,回来了,你去见她最后一面吧’飘冷冷的说。神皇不语,轻轻的挥了挥衣袖,然后飘然离去。离去时的姿态如烟似雾。他就这样的离去了吗她至她女儿的生死于不顾了吗,当然可能因为她曾经也杀死过她的,但死寂和冰冷的气息却已经退去。‘似乎没有什么事了’神皇的护卫童说,他很得意的笑着,似乎有什么好事将要降临在他的头上了。

    三百年后,在yīn界通往人界的要道上,三皇子与大皇子手持刀剑目视着眼前的一群逃犯,他们过去居住在九重天的冰城里,而天界之大,所以也存在着另外两个族。他们分别是星幻族和星夜族,但星幻族和星夜族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善长法术和占扑,而皇族则善长魔法。某一天幻族和星夜族联姻,这样以来,神界就只剩下两个族类两种法术了。星夜族的天女清月嫁给了幻族皇子比罗,星夜族归于幻族门下那rì神界沸腾,但是后来天界就只剩下幻族一个种族了。皇族被幻族歼灭,冰城在一夜之间倒塌,夜空迂回着凌苦的悲鸣。这一系列的事都反反复复的在那些皇族的脑中放映,他们被仇恨压疯,各个衣衫褴褛,灰头土脸,‘逃不掉的束手就擒吧’。

    三皇子冷笑道,他剑下的寒光封喉般耀眼,皇族人那绝望的眼睛,盯着脚下通往地狱的溪谷。他们刚从那里逃出来,难道还要再进去,黑暗正逐渐的包围着他们的心灵,大皇子站立着不动,他自认为对付这些人,他弟弟一个人就足够了。可是他错了,他的弟弟已经倒在了地上,在原本没有伤口的地方流出血来,他惊谔的看着那群人。他居然没看清他们是什么方法杀死他弟弟的。突然,他的眼睛瞄向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满面邪容,接着他说‘是你——是你沙死了他,他的声音已不在镇定,那孩子说是。

    此时他却不信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衣褛光鲜的俊美少年,正站在孩子的后,他美的有些不切实际,他仿佛在念动咒语和驱动手指,‘魔法术——’。但那是怎样的魔法术啊,他竟能让弟弟死于他的手下,他到底又是什么人,大皇子质疑‘你是谁’他问,那个人不说话笑容满面,他虽然抬着头,但你却怎样也看不清他的脸。你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但你却求得他很美的不切实际的那个男孩站了出来,他骄傲的说‘他是我们的王,王——’。‘皇族的王不是死了吗,就连他的儿子也——’他惊讶着,同时也害怕着。他弟弟死了,他更不能活。‘我们走吧’那王突然说,他的声音动听的无法形容,他的话更令人以外。他放过了大皇子,他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告诉你们的王,圣战开始了’男孩回过头来兴奋的说。他上缠绕着金黄sè的光茫涨狂的随他的王离去了。圣战由此而拉开了剧幕,大皇子并没有担心什么,因为声势浩大的皇族已不见如令,剩下的都是些强弩之末的兵将。

    第二rì九重天,万刹塔神星比罗,偶得血钻,他兴奋的

    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不满了野心和邪恶。

    第三rì,出现了这世界的生灵,就比灭绝了一般的那种

    第四rì,幻族在天河附近发现了皇族的jīng兵,圣战由

    此而开始,苍天刺眼的金茫划破一个个缺口脚下的白云哭泣颤动着,漆黑的天如几百年前。那场血战搬死沉,各种法术碰撞在一起的声音震天震地。这场神族战,虽然不比几百年前的那么壮观和凌宛,但声势也算得上磅薄。号称一号战神的幻族的大皇子带兵八万九千。皇族,却有一个rǔ臭未干的黄毛小儿带兵,他只带了二万七千,那些纷飞的火焰和法术的光圈,围绕着他转,他满面笑容,定立不惊,他是皇族的新一任军长,这是皇族jīng兵中的最底的一个职位,却带了皇族三分之一的兵,也不知道皇族的王是怎么想的,现在这三分之一的兵和他都被困绕。男孩大惊,他痛苦的收兵。这一战,皇族死伤八千,偷袭失败,幻族大胜。

    但战神大皇子却不是很高兴,他隐约觉得有点不安,天界虽大,但却也无他不晓之地。可是那两万的jīng兵,他们从哪里来,会在哪里安营扎寨休养生息呢。皇族的王,真的那么蠢吗,会把三分之一的兵派给一个孩子。

    幻水天,微风轻抚,

    幻水天里的树闪着奇异的光茫。这是天宫里面最美丽的地方,梦正轻轻的绕过那些奇异的树枝,今夜梦一定要达到他的目的。

    ‘把属于这个女孩的记忆给她’。

    ‘我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