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遇见神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看着继夜样子,鬼骨神婆兴奋的笑了起来,她最喜欢戏弄这种高傲,目空一切的人物了。她喜欢看他焦急的样子,可是他此时却已不在焦急,他站着看着黑暗中的一头,一个老婆婆佝偻着腰站在那。

    居然能看见隐的我、的确不简单。继夜这样想着

    她目瞪口呆地暗衬,继夜本应该跃过来,可是他没有,因为白骨上火焰的光芒更盛了些。

    欧拉啊、欧拉,你等着我——他悬空而立,这火烧人倒没什么,但如果亡灵沾上那么一点,就化做虚无了。

    欧拉——他吼叫着,火海中的欧拉已倒了下去,火更旺了些,整片火海的法力又重了些,他疾驰而去,欧拉就躺在离那片树林很近的地方。

    欧拉,继夜把她抱进怀里,抚摸着她的发。别怕,我来了。

    你……欧拉无力地将脸埋进他的膛,感受着他带来的温暖,但他的体冰冷。

    他其实也好的。至少也会笨拙的把自己抱在怀里。火影在欧拉的面前摇晃摇晃她不自觉的在笑。

    继夜挥起长剑斩杀着那一个个倒下又站起来的骷髅,可是倒下去的沾着了火又重新的站了起来,并且,他们都会飞,他们都会法术。

    继夜,你为什么不用法术。欧拉小声提醒。

    用不了!继夜反手一剑就斩断了背后的骷髅。

    为什么?欧拉问。因为我失去的灵术力和jīng元太多,我还没有恢复法力呢。继夜说着他仿以站不稳,支撑着他的术力,被火烤得薄若纸张的空中不断出现新的骷髅,他们口中竟能喷出火来。

    到林子里去,那里面生长着百味果。继夜听言看了看怀里的她,冲进了林子,那是一片很美的树林,里面开满了无数种艳的小花。魔法树林么?继夜大惊,他们落地时,头上已不在是一片黑暗,而是和人间一样,rì正中天,蓝天像被水洗过般清新。

    好美呀!欧拉在他怀里叫着。

    是很美,但只怕我们会死在这里了。继夜接道,

    他的话让欧拉疑惑。

    可是她却没有害怕她也没有说话,蓝天下的继夜更加英俊了起来,欧拉的脸帐的通红,心中产生了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欧拉——你有没有被吓着。继夜问。他的声音很无力轻得像散落下来的雾。

    没——没有——,欧拉红着脸回答。

    那你下来吧,我很累。继夜说。他的声音更加的无力。

    哦!欧拉应声正要落地,可是她发现,继夜好像根本就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他的双臂和人的一样坚实有力

    继夜你——,她正要说什么还没等她说完,继夜和她就一起倒了下去。

    继夜——你没事吧,欧拉急道,他被继夜压在下,他的躯轻灵而透明,仿佛一个虚弱的天使,这让欧拉喘不过气来,她担心得眸子溢出水雾。

    我没事,只不过失去的灵液太多了,多吸点魔发元素一会就没事了。真是的我干麻解释给这个麻烦鬼听,他别过头感觉怪怪的。

    难到——

    继夜欧推开欧拉站了起来。是什么呢?他的声音诙复了一点力气,欧拉脸上的红晕顿起,她坐在了继夜的旁,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很幸福的看着他说:我很感谢你。

    谢什么,继夜略微的抬了抬头。欧拉不语,但继夜似乎意会到了一般作了回答。

    我是一个从来就不懂的人,我像一个孩子似的玩弄着别人的感,我以此为乐。我是一个坏人,你没有必要谢我。他的声音冷得吓人。欧拉脸上的红晕僵在那里她底下头。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被人施过魔法。魔法和法术不同,它只是短暂的东西。我想我们快离开吧!尽管你体里有血钻,也不可能保护得了我们俩。继夜说。

    这些美丽的东西,在他的话下,突然间凭空消失了。美丽的花和草变成了古怪的岩石和山洞,欧拉抓紧继夜的衣服和手臂,因为她什么都看不到了。继夜用惴惴不安的眼神扫视着四周的那些古怪的红sè岩石和墙上刻满了字的山洞。虽然,继夜自的灵液和jīng元已失去大半,但他的眼睛仍然很厉,他甚至看到了岩石里面的东西,他不敢动,因为他一动岩石里面的怪物,就会从沉睡中苏醒,吃掉他的灵,可是他也总不能就这样的站着吧,另他更加烦恼的是,这片林子汇聚起来的能源和术力,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庞大。就算几十个自己也敌不过就是了,可是他从来就不知道时空阁,还有一个这么样的厉害人物,他是谁,他从那里来。

    难道他是鬼骨神婆,不,他不是,他应该是个男的,很多个费解的问题出现了。他似乎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双瞳,那是双可令人慑服的双瞳。现在他能做的,似乎只能是等待了。

    朋友,来了为什么不进来。这个声音自山洞的里面传来,深远而辽阔,仿佛这个神秘人根本就没有嘴去说话。

    我这里很少有来客,所以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希望你不要见怪。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还是那样的深远而辽阔。继夜本应该问他是谁,但他却没有问,而是紧紧的将欧拉抱进怀里保护了起来。

    我来了,你莫要心急。语毕他以光的速度冲了过去,所过之处留下了片片残影。他来到洞中刚刚站稳时,一口灼的流物喷口而出,闪光的金sè耀眼得如阳光一般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

    继夜,你的手!欧拉吼道,她的声音在颤抖。没事,继夜说。他看着在黑暗中消失的手臂笑道:欧拉啊欧拉,你心疼我吗?

    明知道自己不行,还使用幻流波,蠢才,那个声音再次的传来,听起来还是那么的遥远,继夜没有说话,欧拉却忍不住了,恨恨道:你是谁,干吗的。欧拉的声音似乎愤怒至极,但对方却没有开口,他在等继夜说话。

    继夜用剩下的一只手拥着欧拉,保护着她,他也没有说话,洞的深处闪着火光,cháo湿昏暗的山洞至少还可以看见人的脸。他盯着洞的深处,欧拉看着他,此时他已坐在了冰冷的地上,然而他的手臂仍然保护着欧拉。

    坐下,他说。欧拉很听话的坐上了他的膝头,回头看了一眼他苍白的脸和忽明忽暗的灵光。这种白sè的光,证明着一件事,就是欧拉不愿面对,继夜也不愿面对的事,这并不是在证明死亡,只是它证明了继夜不是人,他是灵,是三界之内鲜为人知的灵。灵和人不可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灵属于黑暗,永远属于黑暗。灵在阳光下久了就化成虚无了,这一切欧拉不太懂。但她知道继夜拼死保护她,是为了什么,

    继夜,你是不是已经上我了!心空底下的话,继夜再也听不见了,他失去的灵液和jīng元已太多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