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死而复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她听不见任何的声音,眼前的战争仿佛已已经消失,她只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的声音。看见了眼前这个人。

    你-真-的-是-继-夜?她难以置信的说。

    她以为他死了,她以为她再也看不到他了。

    难道这是梦吗。

    如今她(爱ài)的这个人,她的整个生命奇迹般的在战火中诞生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抱抱自己,他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冰冷,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和忧伤。

    ‘继夜’欧拉轻轻的唤着,她在一步一步的走向他。战争停止了,所有的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这两个年轻人。

    英寒低着头,眸子里映印出了整个天地的苍凉,他忧伤且不知所措着。

    湿气——又是湿气。

    小心!英寒以闪电的速度奔过去,抱住了欧拉。

    一柄锋利的剑里空而立,它的出现就像死神的镰刀收割生命一样。黑暗和光明的力量在剑上游戈,撞击出令人畏惧的气势,那一剑毫不留(情qíng)的挥了下来。

    欧拉全无反应的怔着。

    英寒调集起来未损的幻力,消失而崩散了,那些在天界里至高无上的幻力,那些在万刹塔附着了千万个神灵神将的心的法术,居然在此时一点也用不上。

    英寒突然发现自己体内流川的紫sè光华像一个逃兵。

    我是欧拉啊!欧拉大叫着,她的神(情qíng)绝望。

    银白sè冰冷的剑茫挥了下来,但这一剑都是空的,没有谁看见血,没有紫sè的jīng元飞向灵树。

    一缕清风送来了庆幸,另一个金sè的剑芒出现了。

    那象征了光明与希望的圣剑出现了,比罗站在一个用冰塑成的高达九千米山峰上俯视凝望,他没有想到战出他就已经出手了。

    神皇万岁——神皇万岁——幻族的兵将高举着法器欢呼着,他们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她并没有在意是谁切断了追魂剑的剑气,那飘渺的(身shēn)形似是在痛,她不明白也不去想。

    我是欧拉啊!欧拉拼命的挣脱了英寒的怀抱,向着自己的敌人跑去,尽管她知道那一剑有多么无(情qíng),但她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不想放弃。

    三百年了,她沉睡的这三百年夜夜都有这个人的影子,是他唤醒了她,绝对是的。

    神皇惊讶的看着欧拉,面上露出一脸怒容。

    继夜你怎么可以不认识我?你怎么可以忘了我?我是你的欧拉啊!欧拉哭着说。她晶莹的泪水在风中纷飞。

    他不说话,冰冷无波的双眸算做回答。

    英寒低着头,假如可以的话他想死在这个人的剑下,他和欧拉一样,深深的(爱ài)着这个眸光冰冷且略带寒光的人,可他真的就是继夜吗?难到谁都没有看出他比继夜多了些什么东西吗?

    在这时候,一道金sè的剑芒挥了下来,那是比罗的圣血剑的光茫,仿佛要毁灭整个世界似的。剑芒袭向英寒和欧拉心目中的一切。

    他没有动,他的眸光忧伤,他那脆弱到极点的摸样,像一个不明世事的,被人欺负的小孩子。

    他为什么不动呢?

    继夜,你小心啊。欧拉用尽全(身shēn)的力气去喊。

    可是,那金sè的剑芒已落下,她的生命,她灵魂的所在,又将要烟消云散了。她怎么能受得了,她无力的摊倒了下去。

    自己的意识和灵魂开始在这世间种种的疼痛下分解和流失。冰冷的泪水映视着天空上孤独的拼杀。

    那些往事,那些疼痛的记忆将她粉碎。美丽的泪之舞,自指间滑出幻想,在此间跳舞。那时的幻力,幻化开忧伤且绝望的幻力。

    欧拉无意识,反复的念着这句话。

    这是从她大脑深处黑暗的领域里冒出来的句子。她的思维和她的灵魂仿佛是正在离她的(身shēn)体飞去,这里的一切都开始变的模糊不清了。

    在这个战场上却有一个人听到了这细微的声音,并辩出了这是一句咒语。一个古代极华丽,极高贵的幻咒!它出现了。

    他惊呀着银白sè的力量在体内颤动,天空上洒下了美丽的光华,七彩sè的光上盛开了大朵朵不知名的花,它们正不断的变化着颜sè,温柔而又略带伤感的飞向金sè的剑芒所挥下去的地方。

    比罗惊异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自己的女儿居然帮着敌人打起自己来了。

    继夜他没有倒下去,他不惊讶,也不害怕。就那样看着一个仿佛认识自己的女孩,奋力的保护自己。这一切在他眼中都是极其自然的事,他是这世界的中心,他cāo控着所有神灵,鬼怪和人的xìng命。这些概念,自他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形成,直到三百年以后,这些东西在他眼里慢慢的,无声且坚定的变成了一种忧伤,潜在他的眸子里。

    比罗吐出一大口灵液,他整个(身shēn)体的幻力都在逆行,但是谁也没有看出异样。因为他已将那金sè的灵液幻化成了白sè的雪花,他决不能让自己的兵马看见自己溃败和受伤的样子,因为他是他们的王。

    幻化花慢慢的消失了,继夜没有死。欧拉看见了他美丽的眸子,那绝世好看的双眸,无比哀伤的映着整个世界致命般的疼痛感,仿佛要将他撕裂般,他的脆弱,他的疼痛和他的忧伤,仿佛都(禁jìn)不住谁轻轻的抚摸。

    战场上所有的士兵和神将,都开始纷纷的下跪,就连天马也在曲膝,因为他们看见了曾经拯救了人类和神族的幻神。可是让他们无法相信的是,她竟然就是幻族王比罗的小女儿,皇族的神将开始恐慌不安了。她会不会去帮助幻族灭了自己的王国呢?

    欧拉站了起来,她看着眼下的(情qíng)况很是高兴,她还以为那些人都在向继夜屈膝和行礼呢。战场上除了继夜和欧拉之外,此时已再没有站着的生灵。

    继夜——

    欧拉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走了过去。那熟悉的气息临近了她的(身shēn)体,只是有什么不同了。

    突然他看见继夜笑了,他的笑容像冬rì里的阳光,但却挂上了一丝冰冷和傲慢。在欧拉准备投入他的怀抱的时候,他焕然水释般的消失了。

    英寒从后面抱住了欧拉,灵液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哥——哥哥——

    欧拉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原来刚才英寒也尽了全力救继夜的,可是在欧拉的意识里只是英寒救的继夜,她不知道自己也做了什么,更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向她屈膝。

    战争停止了,皇族的兵突然消失,像光、像电。

    比罗感觉像是有个力量强大的神,过来了,那个神的修为决不比自己低,但他是谁呢?是那个不还手的小子吗?不——不可能,因为他看起来什么力量都没有,只有忧伤。此后,欧拉也倒了下去,仿佛是因为过度使用那种庞大的力量。

    幻水阁

    欧拉虚弱的睡着,她(身shēn)边站着很多的神。冰善在这间房里来回的踱步,比罗和飘则严肃的坐在两张攀龙的椅子上,仿佛在商议着什么,众神将退至两旁低头不语,

    相信他们不会再战了!神皇说道。

    因为他们看见了幻神。飘语。

    这不一定,也许明天他们就会攻上来呢。童突然很没有礼貌的说了一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对神皇不敬过,他从来都是领首向前,然后在说话。

    这一次他很反常,但神皇并没有怪他,甚至连怒意都没有。

    哦!神黄轻轻的应了一下。

    英寒怎么样了。他又问。

    声音温柔得惊人,他也从未这样过,这对众神来说也很反常。要知道他以前连开口说话的时候都很少,现在的神皇看起来多么的(热rè)(情qíng)啊。

    他没事。童说。

    不明白,为什么,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神皇说。

    什么不明白?童接道。

    不明白,英寒和我的小女儿‘幻女’,为什么会为了同一个人死去活来的,甚至是忤逆和对付我这个父亲。更不明白,你哪来的怨气。

    童低着头,终于冷静了下来。

    没有,我没有发怒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像有火在烧一样。

    在修炼什么强大的魔法吗?神皇话。

    最近是的,只是不可能是因为哪个。童说。

    父亲。英寒突然从门口踉跄的走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我妹妹怎么样了。他又说。

    还是管管你自己吧。飘从宝座上下来,心疼的用手抚摸他的脸颊。

    没事的。英寒笑着。一脸的平静!

    别管他,让他去死,神皇怒道,话落之时所有的门窗的玻璃都碎了。

    对不起父亲。英寒跪下来说。

    算了比罗,孩子的事(情qíng)就交给我处理吧,飘冲他顽皮的眨着双眸。

    好吧。神皇怒气渐渐的消失,坐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八章死而复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