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战争岁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龙子是造物神第七世的名字,听说他已经降生到了人世,待这个世上的内体死亡时,圣神龙子将真的苏醒于大地上。那时,灾难将爆发,因为圣神曾许下誓言,他苏醒之rì将是灭世之时。但是这又与幻女有什么关系呢,她哪有什么力量可以召唤,那个幻神修罗丝来阻止这一切啊,她已经走过了一座桥,欧拉在她的(身shēn)后渐远。‘哎呀’她突然鬼叫道,‘我忘了把血钻交给了幻女’,‘对呀,没有血钻她怎么醒来呢,我的记xìng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差了。幸好我的幻力不弱,要不然真以为谁对我施了魔法,偷走了血钻呢’。

    战争在继续,死亡在继续,二皇子死了,他死的时候一个残忍的笑容在他面前温柔的((荡dàng)dàng)开。

    巫雪峰,通往人界的要道

    天空死灰般寂静,白云已被血染红。

    亡灵在灵树生长的地方悲伤的歌唱,‘大地啊,天空啊,我们的神啊,可否给我们一丝一毫的光明’。

    幻族战败多次死伤惨重,皇族的几万兵马已扩展到了几十万。他们哪里来得那些jīng兵,这还是个解不开的迷。比罗已坐不稳他的神帝宝座,他披上战袍离开了万刹墙西行,冰善站在宫顶,她闻到的血腥味一天比一天浓重。

    神帝比罗,赶到巫血峰时,英寒正站在峰顶府监的大地上,那些神将们撕杀一片的景象,他的眼神麻木而又忧伤。他的两个哥哥都死于这场战争之中,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此而死去。他不怕死,他只怕临死时欧拉都不肯原谅他。他突然凌空跃起,尽管他很厌倦,但也不得不去保护一下自己手下的兄弟。

    皇族的攻势凶猛毒辣,他们不断的抠动手指,念动咒语,魔法的力量充斥着整个天空。他刚救了一战士,另一个却已在他的(身shēn)旁倒下,那个人的灵(肉ròu)顷刻间蒸发成紫sè的雾。

    九重天,天宫里最美的宫(殿diàn),幻水隔发出的响声。

    “对不起,600年前我太自私了,没有救我们的女儿”比罗打破了寂静说。

    “还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战争在继续下去,人间也不会好过,我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飘平静的说。”

    “这已足够了”比罗满足的笑了。

    “父亲”英寒眼冒凶光,也许是被飘感动了,不(爱ài)战争的他竟主动请命。但他的父亲却挥了挥手,压下了他的话。‘用不了多久,战争便会停止’他很自信的说。“现在报告一下吧我们一共死伤了多少天将和jīng兵”比罗镇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五大神将。五大神将分别为童,神皇的护卫,天河将军撒拉,护城将米尔,七星君那多,六芒阵太依,此五将中态依比较特别,她是女儿(身shēn),却喜欢战斗。此次她的战意很浓,若不是天皇阻拦,想必她早就冲出去杀个痛快了。他们都是神皇,600年前灭掉皇族的有功之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次神皇都没有让他们带一兵一卒杀出去。童首先站了起来,他双臂交叉,

    在(胸xiōng)部低着头,十分恭敬的说‘共死伤100万神将,其中未登入仙界的占十分之五,jīng兵占五分之三,天将占五分之一,损伤法器5000多件’。他说完便退到一边单腿跪下。

    比罗冷笑,‘死的不少了,这样死下去恐怕收容他们的灵树就要暴炸了。立即通知带兵的尔乐向后撤,把巫血峰让给他们。

    “什么”众神将惊讶不已,但是一想到神皇当年施计布阵其怪异之法,都闭上了嘴,执行了命令,他们退到了冰棱。这是过去冰城耸立的地方,冰棱终年有雪,地上到现在居然还残留着城堡倒塌时的瓦砾,皇族的兵乘胜追击杀到了冰棱。天马的洁白羽翼铺了一路,战士伤亡无数。谁带的兵居然这么凶悍和强大,他们的统帅是谁。五大神将惊讶着,因为他们攻城的速度超过了600年前的自己,当他们看见漂浮在天空上的孩童时,就更加的惊讶了。10岁的孩子居然也来带兵,好大的一个笑话。皇族的兵是哪里来的,600年前不都被斩尽杀绝了吗。比罗为此而感到疑惑,他看着英寒问“你真的将他杀死了吗/?”英寒知道他父亲指的是继夜,他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心痛。‘是的’他说,声音苍白而又无力,他至今都不敢相信那一幕曾真的发生过。

    六茫阵态依,七星君听令,比罗举起了手上的法器,那是把雪亮的神兵,曾经皇族的王就是死在这把叫圣雪剑的神兵之下,传说这是圣神创世之时顺便造出来的一把宝贝。‘是’二人齐声应着。此时,已不需要在多说什么了,他们二人要做的就是尽快冲上战场扭转局面。

    紫sè的法术,雪亮的神兵拼出的光环,瞬间在战场上淹没了那些敌人的脸。他们绝望的哭唤的倒下,金sè的jīng元在空气中分解流失。英汗也上了战场,他白sè的宽大衣沾满了血腥。此时他听到了一个可怕的声音,他几乎都不敢去想那声音是谁的,战场上除了嘶杀唤叫声和法术碰撞声,竟还多出了一个女孩的哭声。她唤着‘英寒哥哥——英寒哥哥’。‘幻女,是幻女’,他撑起了一个能源圈将自己包住,然后回过头去,果真是幻女,她原谅我了,英寒兴奋的忘记了自己尚在战火之中,他就那样的看欧拉向她跑过来。

    飘也看见了她的女儿奔跑在战场上。她害怕着,幻女她可从来就不懂法术,也不具备任何幻力的。透明的空间白光闪闪,凭空出现了一个门,比罗拉住了飘‘等一等,英寒会照顾好女儿的,你急什么呢’他说。他的话包含着从来没有过的温柔之气,使飘最终没有出去。

    哥——哥——‘欧拉大叫着穿梭在战火之中。

    ‘幻女——我的幻女——’英寒开始拼命的奔跑,紫sè的法术缠绕着他的双足,他的速度如电,如雷。在这时敌军的一把剑指向了欧拉,欧拉立在那,仿佛在等冰冷和死亡降临,飘,冒出了一(身shēn)冷汗,但那剑并没有挥下去,直到英寒抱住了欧拉时也没有挥下去。持剑的人眼里泛起湿气,他(身shēn)穿一件凡间很新cháo的休闲服,他笑着,兴奋而又异常,“谢谢手下留(情qíng)‘,英寒非常感激的说,但那个人却什么都没有说,像冰溶解了一样,在他们面前消失掉了。”欧拉,没有事了“英寒抚摸着欧拉的头发,亲吻着她的额头,他的唇齿之间拼出五彩的光华。’哥——,我们快回家,我知道你不(爱ài)杀人,我们走吧‘欧拉将脸埋在英寒的(胸xiōng)下哭着说。’他们的魔法好厉害,剑一指我就不能动了‘英寒仔细的听着,但没有说话,他的眼睛也没有去看欧拉,而是朝欧拉的(身shēn)后看去。

    一双绝世好看的双眸映在他的眼睛里,那个人微笑着,笑容像冬rì里的阳光,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和善。‘弟弟你要小心他的笑,他每笑一次,就会有一颗繁星坠落,一个神死去。哥——危险——冰善用意念对英寒说话,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英寒抱紧了欧拉,那人拔剑,银sè的剑光滴血般凄然。他是一个那么美丽的男生,美的不切实际,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却知道他很美。他的(身shēn)躯,仿佛已把这天地融为了一起,英寒感到自己的眼珠碎裂了,因为他看见了那个人颈上带者的,血红sè的钻石。血钻怎么会在他手里的。那个人盯着英寒怀里的欧拉,英寒觉得不对头,他用意念说话’请不要伤害她,杀我也一洋的‘那个人没有回答,眼睛里流泻下来永远也化不开的忧伤,此时他已不在笑,但他也没有说话,面上挂着令人难以接近的冷傲,他还是盯着英寒怀里的欧拉,但眸中却飘过一缕湿气,仿佛他已经念动了咒语,’别——别——请别杀她‘。英寒抱着欧拉无论她怎么挣扎也不放开。’哥——哥——‘欧拉只是无能为力的叫着哥哥,英寒没有使用幻力自卫,也没有驱动任何法术,因为他知道他敌不过眼前这个人,他周(身shēn)弥漫着可以毁灭整个天界的神力。’放开我‘,欧拉推开了英寒,然后她看见了一个人,一个俊美的不象话的人,一个拥有绝世好看双眸的人,一个(爱ài)穿黑衣的人,他的白sè头发散落下来,像武侠片里的大侠。欧拉怔住了,本来谁也看不清的美丽的容颜被她给清楚的看见了。黑sè的天空,金sè的墙壁,回宏云光的建筑,和黑暗中急促的呼吸,那些疼痛的记忆喷涌而来。

    欧拉她张开红唇想要说话,但却发现她忘记了所有的语言。

    继--夜

    她慢慢的咬出这两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七章战争岁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