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杀死朋友的哥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海资,梦魂,还有湿站在他的(身shēn)后,风带动他们的长袍,无数个如萤火虫一样的光芒,在半空中闪烁着,空气中弥漫者着浓重的花香。海资看见欧拉在不远处倒下去了,倒下去了,仿佛体力和思维都已经散尽了一般,血红sè的光芒自他体内拼出来。

    欧拉怎么会在这里的,他奔过去拥她入怀。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呀?他吼着,过去的种种反反复复的在他眼前上映,他第一次碰触女孩的肌肤,他充当她哥哥,他去夺皇位,以及继夜将他打败。他们本来已经到达水镜斟蓝,一切秘密即要揭晓,可是却被一个鹤发童颜的人挡在界外合三人之力都无法将他击败。但后来他却突然停止了攻击痛苦不甚,一不流神落入了我们的陷阱。

    他瞪大眼睛告诉我们,继夜遇到危险,并难逃死劫。他很惧怕,可却在也无力驱使自己到那里去了,我们不信。但蒙沙利亚的到来,让我们知道了这是事实。从未有过恐惧和不安穿(身shēn)而过。但一想到继夜灵术力超凡,我们又放心了许多,但那时我们还不知道他服食了幻花的种子呢,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他真的死了么?

    海资,还不快来帮忙,梦魂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他正撑开jīng元术,收集继夜被打散了的元神。而利亚却摊在地上觉得他做的这一切很多余。终于所有的人都放弃了,他们面朝天的躺着,仿佛继夜消失时,抽走了他们体内一直支撑他们站立的东西一般。

    天上一抹淡红慢慢的散尽。纷雪英寒闭目,他的心在流泪。他的脸在滴血。他杀了谁,他觉得他杀了他自己,他自己死了,永远的死了。谁也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凭他们的力量又怎能察觉到他的存在啊。

    欧拉就躺在海资的(身shēn)边,自他的(身shēn)体里依然不断的拼出了光芒。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他们的记忆和生命,包括灵魂底部的一切都被哀伤给浸没了。

    欧拉缓缓的睁开双眼,她的眼睛出奇的冰冷,空气里弥满着幻化花醉人的香。突然,英寒jǐng惕的睁开了双眸,他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坐了起来。所有的人都骇然的盯着一个方向,欧拉的那个方向。她的(身shēn)体居然悬在半空,并不断的吸收着宇宙间一切生物的灵气。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她体内汇集,清澈的眼睛里浮现了一丝jīng致的忧伤,如女神一样的光泽和不可遏制的怒火。似可以毁天灭地

    欧拉——欧拉,海资轻唤着她的名字,他很害怕,他突然觉得他看见的不是欧拉,而是另一个人。这种强烈的念头抓着他的灵魂,使之喘不过气来,他怎么可以让欧拉受到伤害,他曾经已经在心底默默的许诺给继夜,要好好的照顾她了。他怎么可以让继夜死不瞑目呢?一股无形的压力铺天盖地的压下来,所有的人都因无法承受得住,而唤起法术屏蔽。纷雪英寒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他在护住自己的同时也护着他的那些将士。

    在濒临新年的一个飘雪的rì子,庞大的神力,将天空染成了淡红sè,像是火烧云,但又比那柔和,人们看见它时,首先想到的却是血。力量停止了汇集,欧拉缓缓的降落,寒风掠过她过腰的长发,赫然变成了白sè,发间耀眼的光泽有生命一样的上下跳动着,她的眼睛望向天空的某处寒光一闪而末,清纯的气息飘在她的眉和齿之间,倾国倾城。

    欧拉,海资唤着:你没什么事吧。

    欧拉慢慢的回过头,隐约的瞥见唤她的人。我吗?我是圣尼休罗丝她用人从未听到过的语言说着,她眼底的那些奇怪的神sè证明着海资不敢相信的事,他感到了自己死后从未有过的现实。

    圣尼。休罗丝,他自步间咬出这几个字,难以置信欧拉会有这么长的一个名字,天空中的某处,纷雪英寒口吐鲜血。

    小皇子——小皇子——

    没事的——英寒挥了挥手一笑。

    一闪而来的寒光,竟然有杀伤我的威力,她是谁?英寒倒了下去,倒下去。倒下去时他看见了少女,幻力散尽的倒在了一个男孩的怀里。庞大的能量可以瞬间汇集,也可以瞬间散尽。

    一场电影悄然闭幕,另一场(情qíng)节相似的电影又悄然的登场如今一切都已经顺风而去,纷雪英寒回到了天宫。

    海资他们被一股强大了力量吸走了。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欧拉呢?她平平静静的躺在地上,她体内的灵魂仿佛在寒冰中颤悚一般。每一根神经都在抽畜,每一寸灵魂都在痛苦,但不久后,她居然恢复了知觉,本应该因体内承受不住一种庞大的力量而爆死的人,居然就这样奇迹般的复活了。但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已经不在了人间,她的(身shēn)体和她的灵魂都被带去了地府。人类一直惊悚,却逃不过的地方居然站出了一个活人,这不能怪鬼差失职,因为没有谁会料到一个死了十天十夜的人她居然可以复活,然而她的躯体竟然可以在无任何魔法的驱动下,走到地府的大(殿diàn)上,让所有的人惊怛和骇然。过了一些时候她跪在冰冷,被雾气掩盖的地上被审,她一点也不害怕,她也记不清尘世上发生的一切了。

    她抬着头,她面前的那个人有几分熟悉,白sè的衣服,清渝的瞳人,他原以为他就是地狱里的王,可是她错了,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她意识到这些后移开了视线,正好看见了地狱的第一层,巨神火的图案。微弱的光打在上面显出鬼魂的气息,区区的一幅地狱图,就已经让人胆寒了。

    第一层,叫她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痛,那痛苦绝对不是因为害怕而产生的,她回过神来,开始听他们宣布自己的命运,因为没有查到她的具体(身shēn)份的资料,开始判断她不是三界之中的生灵,并宣告,欧拉永世呆在地府。

    从此,我就要永远的呆在地府里了。欧拉想着笑了笑。命运假如已经注定一切,那么那些她期盼着的美好的事(情qíng),也只有挥手说再见了,总是要离别的呀,可是那些美好的事(情qíng),她一直期盼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你是继夜的女人吗?她的思路被一个柔和的声音打断,是那个一(身shēn)洁白的文雅男子。

    继夜?她自口中呢喃,她不记得这个名字了,但却不知为何却应了一声‘是’

    声音的肯定程度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那个人走了过来,穿过众神鬼崇敬的目光,绕过与欧拉同时受罚的人群,蹲下来仔细的瞅着欧拉的脸: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下场吗?欧拉抬着头,为他的话而感到奇怪。

    怎么,我不应该受此惩罚吗?欧拉笑着说,感觉看着眼前这个人就仿佛是看着自己最亲的人,他(身shēn)上散发出欧拉从未闻过的花香。

    好香啊,你用的是品牌香水吗,众人惊骇。她竟敢对小皇子这样说话啊,底下议论四起,嘈杂的人声像海浪一样汹涌过后,又复于平静刹时间又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小姐你真有意思,香水是人间的低等外物品,我会用吗,我堂堂的未来国君会用吗?他的话有些不可一世,但欧拉却觉得,这并不是真正的他,他应该是那种善良的人,况且,他和自己拥有一样的双瞳,欧拉笑着她此刻的表(情qíng)居然那么像继夜的淡定和不惊。

    不为世事的(情qíng)景所动容,表(情qíng)冷淡,且傲慢的继夜,有时会淡定的面对自己的危险,像面对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这样的气质属帝王之气,可是继夜似乎并不喜欢那束手束脚的位置。

    我会被打入鬼道吗,因为那一句无足轻重的话吗?欧拉听到这样的话感觉是自己砍掉了自己的一只手。

    哥哥,我——欧拉不(禁jìn)的唤着,怎么也阻止不了内心因熟念而引起的冲动,似自己前世与他有某些关连。但她却不知道这种处于内心的反应,是无注时的倾向表现呢,还是在乞怜。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四章杀死朋友的哥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