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地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继夜屹立着,巨神火汇成火龙,向他猛扑过来,他的灵躯在刹时间就会破灭。在这种(情qíng)况下,他却笑着唱起歌来。他的歌声比仙乐还要动听。他脑里想着欧拉,口中唱的还是欧拉。他从未发觉,原来他是这么的(爱ài)她的,可是她已经走了,这一切都已经太晚,过了今天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们都遗忘了吧,

    遗忘过去的城,

    城中住满蓝sè的jīng灵。忧伤的字眼飘((荡dàng)dàng)着,飘过巨神火的龙头,飘到地狱的深处藏在了黑暗之中,雷鸣和电茫刹时停住了,巨神火的火龙头温顺的在继夜的头顶上盘旋。本该死去的人却还完好无损的活着。继夜终于惊讶了,因为他不感相信,也不愿相信自己没有死去。他不想活着,活着就有可能和欧拉成为敌人,但他最不想发生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二皇子一脸怒容,而他那两个手下都开始对继夜产生一种莫名的尊敬,他们赞许的目光久久不肯消退的,盯着地狱里的一个地方。他站着,悲伤的站着,那么是什么会令他如此的悲伤呢?他的歌已被忧伤深透。真执的(情qíng)感,已改变了巨神火的元神,他已经可以控制巨神火了,可他却全然不知。

    此时人间的欧拉正趴在澈雪的病(床chuáng)上熟睡着,两张苍百如纸一样的面孔,较浩神奇的月和月柔中带刚的光。

    欧拉啊,欧拉——你累了吗?是的她很累。此时一个有雾的梦已经将她包围,她看到了继夜,继夜在雾的那一头吟唱,飘缈虚幻的(身shēn)形和绝世美丽的双眸,叫人见了觉得心痛。

    继夜,你是不是很冷?欧拉想要唤他,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继夜忧伤的唱着,汹涌的火焰包围了他,雾被烤散,闪电雷鸣破天般狂妄的吼叫着。欧拉看着他被火包围很心痛,很害怕,可是她却像一个木头人一样,什么都做不了,无奈,惨忍和尖啸,最后是满天的火光。在那巨神火将要焚烧一切的时候,她终于吼了一声——-继夜

    魔法的元素在空中汇聚,血钻的红光破体(热rè)出,大地上的光明开始复出,她双手虚握着,缓缓的睁开双眸,一切竟都只是梦。

    地狱深处无边的黑暗。

    继夜停止了歌唱怔住,因为他突然听见了欧拉痛彻心肺的嘶吼。她吼着他的名,她啊。

    巨神火的龙头在他的头顶上温顺的盘旋着,偶尔发出一声长而沉闷的低吼。继夜闻着四周的烧焦味,看着横尸遍野的土地和灵体溃散的元气,平静的面上掠过一丝厌恶和怒气。

    他开始向前走,几十个人正从他(身shēn)边疯狂的跑过,他们一边跑一边痛苦的惨叫。烈火燃烧着他们罪恶的灵躯,他们离死亡是那么的近,可是却永远都不会死。他们会在烈火的烤、炼下,过无数个秋冬,惨忍而又麻木的永不停息的在烈火中奔跑。

    继夜扫视着周围的火,火芒在他走过去的时候主动的让出一条道来。他笑着停下了双手,抬指合拼念动咒语,头脑迅速的闪过那些疼痛的记忆的同时,巨神火慢慢的退去。晴朗的天空取缔了无边的黑暗,他每驱动一次魔法,那些美妙的,他不想遗忘掉的东西就会渐渐的在他的思维里变淡,他痛苦着,他不想忘记欧拉。温和的rì光打在人们的(身shēn)上,洗涤着他们的恐惧和疼痛。

    刹时间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人惊慌的谈论事(情qíng)的经过,他们都安静的坐在地上,偶尔抬头看一下天上不切实际的阳光,或偷偷瞄一下站在不远处看起来很孤独的继夜。他们生前大多数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死后还要受这十八层地狱之苦。没有人算过从第一层走到第十八层的时间。他们不敢,因为那是个没有尽头的rì子,继夜站在他们中间问苍天,他又犯下了什么错呢,是他那不真不假的(身shēn)份吗,

    欢迎你来到地狱的第二层。

    天空上泻下来万丈的红光,一扇透明的门在他们的头顶上缓缓的打开。不知名的花横在那许久,然后像雾一样分散,光消失殆尽,留下了看似很短却很长的梯子,没有谁想要走上去。可是他们都被什么能量托着,无奈的走进了那扇天门。第二层不同于第一层的沉静,一个沸腾的湖周围是铁壁铜墙和白sè的天,水不是很深刚刚淹没到(胸xiōng)口,但水是(热rè)的达到了洗桑拿的程度。水中站立着一个怪兽,他的头小,手大,脚大,看起来很滑稽,并不十分可怕。但人们都不敢看见他滑稽的样子,继夜安静的低着头想他自己的事,他想的当然是欧拉。

    他现在不想,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不幸死了最好。一旦活了下来谁晓得他体内未觉醒的庞大力量会不会也伤到欧拉。

    他好象对我们的巴达巴拉不感兴趣哦。两个神将议论着。

    水好象不太(热rè),难道你们没有加我特制的吸食粉吗?二皇子突然插了进来,他的紫衣隐末在空气的暗流中。

    加了,王子。两个神将慌乱的应着,有人小声念动了咒语,人们都开始惊慌。因为他们发现水不但更加(热rè)了,而且未沾着水的部分,(身shēn)躯居然开始像冰一样,一点一滴的融化,他们大声吼叫着‘救救我’他们真的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自己心底的恐惧和那种无法形容的疼痛感。

    继夜扣动拾指和中指,想要使用法术击退此地的魔法,但他想到自己会因为施法,而加快幻化花的神力在体内运转,不由的开始恐惧和不安。他的手缓缓的滑了下来。他放弃了。

    住手。小皇子,英寒飘在空中喊道,他那(身shēn)洁白的衣服此时已换成了米黄sè,清雅的瞳仁中飘起朵朵温柔。

    弟弟,你怎么到我的界地里来了,还喊什么停。二皇子惊讶的问道

    哥,如果可以的话,请把他叫给我,相信我,我会处理的很好。英寒说道。

    二皇子冷笑,狐疑的打量着他的弟弟,神态厌倦而又无奈。为了掩盖他(爱ài)报复的私心,装腔做势的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这小子,哥是很疼你的,但是有些时候也不可以肆意的纵容。但是只要这小子曲膝于我,我便不再追究。

    哥哥看来我是当不成合事老了。英寒走进了一步文雅的笑着。

    你也当不了说客。二皇子的紫衣飞舞着,他平淡的话似是幻化成了一柄刀插入了英寒的心里,使他露出了难过的表(情qíng)。

    哥哥,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别怪弟弟无(情qíng)。英寒依然文雅的笑着,他顿了顿又说,你擅自修改了地狱里的程序,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吗。

    那有怎样?二皇子的无动于衷令英寒惊讶不已。

    你不怕?英寒说。

    为什么要怕?二皇子说。

    食灵粉,难道不是利用灵树的树叶炼就成的吗。

    是又怎样,有什么不妥吗?二皇子淡淡的说。

    英寒沉默好久,才道:父亲会罚你的

    你去告状的话,这小子会死的更快。二皇子狠狠道,唇上浮起丝丝兴奋的笑容。

    这只是个实验罢了,我只是想知道食灵粉在融入湖水后,会产生怎么样的作用。二皇子说。

    魔法的作用,皇族遗失很久的补术幻法就是由此而炼成的,哥哥,你该不会是——英寒的神(情qíng)疑重了起来。

    哥哥变的更加强大了你不高兴?

    但愿如此。

    什么意思。

    语落,继夜突然间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苦笑着。他俊美的(身shēn)躯,融在空气里成了和他们两个一样的无形的东西。死灵们仍未察觉这一切的发生。

    英寒的目光与继夜的纠缠在一起,生出莫气。

    你——你——怎么,

    怎么能冲破魔法对吧。继夜与英寒齐声说。他们看着二皇子吃惊的神(情qíng)高兴不已。

    我是有一件事相求才窜出来的。继夜缓缓的说,他的眸光黯然。请拿走我全部的神力吧,这样对你修炼皇族的补术,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你说什么?两个人都等大了眼睛异口同声的问,英寒更是难以置信。继夜的凝空一跃,为的竟是说这句话。

    有时生活就像一场梦,神仙也在这梦的其中,当梦醒时,一切——竟都是一场虚空。继夜呢喃着,他那完美的双眸中,映显了整个宇宙,世界——尽在其中。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二章地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