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法力流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他知道,像他们这样的神仙,是不需要食物来增加体力的。但是,如果在能量枯节之时吃上一点,那么他会比较有力气,至少可以说话。继夜把它塞进那老者的嘴里命令道

    马上吃掉。老者服从了,因为他知道吃了这个,加上那一滴幻化花的血液,他至少可以活命。

    你食了幻化花种“那上面还浸了忆莲。那老者平静的说。

    是的,所以,我才能救你一命,快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吧。继夜迫切的问。

    那老者斜了一眼继夜(身shēn)边的人默默不语,仿佛在示意他离开。继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没事的。他说,我断定他什么也不会说,就算会也无妨。

    闪电看了看继夜,开始有点惶恐,他可不想做他们的同党。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着他的(身shēn)体化成了一道电芒飞驰而去。

    可以说了。继夜有些迫不及待想听听他讲故事了。于是老者开始轻描淡写的描会了一番。

    你的父亲是圣光大帝,唯罗。他是天界里的神,是冰城的城主,而天界很大,同时存在着另外两个神族,它们分别为幻族和星夜族。幻族的首领是‘比罗’,而星夜族的王是个年迈的老者,他叫‘咤尔特’。他有个女儿美艳绝轮;倾国倾城叫-飘,幻族王在一次宴会上与她相与从此便深深的(爱ài)上了。而飘早以(爱ài)上了你的父亲那时你刚出生不久你的母亲就病逝了,这刚好给了飘一个意外的希望。比罗为了得到飘,与你父亲大打出手,以至反目成仇。从此,天界、人间、的灾难就降临了。

    那圣光大帝败了?继夜问。他安静而又平和。

    是的,你父亲输了,可是你父亲本来会赢的,怎奈他们把你掠走。

    魔鬼的做法,继夜接过话不屑的道。那老头瞅了瞅他,继续说道

    神和魔的区别是在于他们的本xìng和法术的纯正度。你父亲和你一样,虽然你们表面冷淡,但内心却燃烧着那(热rè)(情qíng)的火焰,和所有人类一样,也和所有人类不一样。那种火焰可以随着你们的意愿而燃烧,被你们成功驾驭。

    你们不曾拯救过人类对吗?继夜话风一转。那老者不语,并低下头去。那为什么那些愚蠢的人类,还对你们顶礼模拜了这么多年。

    继夜追问着,仿佛这件事比他的(身shēn)世更重要。

    我要调查什么呢?他问自己。他仰起头深呼吸,感觉着那人间的空气。他只想知道自己的死跟这些神仙有什么关系,是他们按排的吗,他仍记得那种暴裂((逼bī)bī)近时的恐惧。他仍记得那入骨的冰冷,还有很多个寂莫的年头。

    是的,我们从未涉世,只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也会帮助某些人度过危机。称王,称霸。但那只是协助。凡是还得靠他们自己,至于生死轮回倒是由我们按排的。老者低头深思了一会,忽又抬头问道:你还想知道些什么,细(情qíng)吗?

    那当然,你还没告诉我,圣光大帝怎么样了呢。老者在努力得使自己变的平静。然后平静的说道:他死了——

    怎么会死的。继夜怔住,骨头似断裂了一般,发出霹雳啪啦的响声。

    好长时间他都不确定自己的灵魂在不在了。

    继夜,是你吗继夜?有人在叫他,突然的话语叫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声音会出现在这里,他没有回头轻唤了一声:利亚。

    继夜,你等我,我会救你出去的。

    救我,救我——继夜在心理默念这两个字。利亚的脸上展放出奇怪的笑容。

    那种笑容似乎只有在一个将士打完胜丈之后才会展开的。但这种笑容很快的就僵住了。真是可笑,继夜说。他凝重的(身shēn)形正走向囚牢中的深处,他的心很冷。他的耳边不断的闪现那句——他死了。

    为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死,继夜说。他把利亚的话给截住。利亚叫着,他的眼睛放大了数倍。这句话压垮了他的每一段骨,没一根神经,那崩塌又碎裂的响声,简直就像地狱里的雷鸣。

    他们是有条件的是吗?继夜冰冷的话又响了起来。

    是的。利亚说。她甩着头,美丽的头发飞舞着。她看着继夜渐去渐远的(身shēn)影,好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囚牢很深、很黑、很冷、很可怕。

    继夜,她唤着。继夜——继夜——。她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强烈,仿佛她很快就要失去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般。她拼命的跑了过去,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的老远。继夜停止了脚步,箭一样的冲了过来。可是——

    利亚妹妹,你充当说客的表现很不好哦,他好像并没有回心转意呀。(身shēn)着紫衣的男人指着继夜说。

    你是——继夜怔着,好半天才说出这一句。

    二皇子啦,我没想到你的记xìng竟然这么差的哦。

    继夜用很奇怪的眼神盯着利亚道:你是幻族人。

    利亚站了起来,她没有回答继夜的话,而是径自向二皇子走去。她挥动了她的拳头,绿sè的长指甲灵活的伸了过去。二皇子很灵敏的躲了过去,目光泛起怒意。

    神皇有旨,邀星族的王子,游历地狱。利亚又重新坐回地上,仿佛支撑她站立的骨架全都散了一般。

    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地狱和炼狱,谢谢了!继夜一扬眉,面不改sè。一抹浅笑挂在唇边,颇有些嘲讽之味。

    囚牢中所有闭着眼休息的人,此时全部都瞪大了眼睛。惊恐布满了他们的双瞳。继夜回过头去看着他们一个个疲备的目光,因恐怖扭曲的唇。在唇角上他读到了有关地狱的一切知识,他在课本上也学过。

    继夜走了过去,还是那样的从容旦定,不慌乱,不失温雅与威严之气。他笑着,他的笑就像冬rì里的阳光。沾满污水的脚踏在光滑的玉石上,轻蔑的目光扫视着这一群带着长剑的卑劣生物。那明晃晃的剑,似乎都沾满了冤魂的血醒,地狱竟可悲到容纳免者的地步。天空只是一处住满老鼠的洞,无论地面怎样捕的华丽,无论白云上开满了怎样绚丽的花朵,这九重天,这万刹塔也都掩不住天空上的空虚和悲凉。

    他踩着一流而过的光,每一束光都集聚着不同的能量。感到可悲的是他的父亲曾经是这座天宫的主人。这里与时空阁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光明与黑暗的反差会让人产生错觉罢了。没有(爱ài),再华丽的宫(殿diàn),也只不过是座废虚。欧拉啊,欧拉,你在那里呀,他的心唤着,他渴望,他的呼唤具有超强的魔力,可以穿透天宫,直抵人间欧拉的心里,如果,她还能站在他的面前,那么……

    周围的环境在继夜的相思下有所改变,空气沉闷,从地里冒出一滩滩血水。远外传来凄惨的叫声。黑暗降下来掩盖着那些圣使的脸。他们的眼睛在黑暗中zì yóu的发着光。有很多个人群慢慢的游((荡dàng)dàng)过来,和继夜走在了一起,那是一些生前有罪的凡人,然而继夜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一味的向前走着,完完全全的沉浸在欧拉(娇jiāo)美笑容的梦里。

    第一次令他完完全全心动的人。是一个凡人。

    恐惧似要压破天地般压在每一个人(身shēn)上,他们都走得很慢,很慢没有人敢大声喧哗,似是怕震掉被恐惧包住的心脏

    你们在干什么,干吗走得那么慢?继夜突然站住大声唱道。那些人张大惊恐的嘴唇不敢说话,他们脸上流着虚弱的汗,但他们却没有停下。不停下的原因是(身shēn)后二皇子的铁鞭。

    此时二皇子也惊呀的张大了嘴,刹时间竟忘了指挥。半响:你们再不快走我就打的,你们魂飞魂散。他大声的说,然后对(身shēn)边的继夜说:你就那么想死吗?

    他的声音轻柔了许多,仿佛被什么神奇的东西力量一般。继夜不语,他脸上着不屑和讥笑。

    二皇子愤怒的脸上带着凶狠。他发现继夜这个人已经——他无法忍受了。

    他就像黑暗中的一颗发着光的宝石,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同时也夺去了他好胜心里的无尽力量。那种让整个生命都摊塌下去的人。

    继夜淡淡一笑:我已经是死人了。继夜用纠正小孩的病语一样的口气提醒着他,二皇子瞪着愤怒的眼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真的很想活着,可是我已经死了。继夜又说。但他的语调却伤感了许多。

    二皇子咧开嘴一抹讽笑,抽畜着的嘴角yīn险而鬼魅。

    你知道地狱的第一层是什么吗?他笑着。第一层地狱在他心底揭起了狂喜,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那熊熊的烈火烧化眼前这尊冷傲的(身shēn)体了般在巨神火的魔法下,他那幅漂亮的躯壳变成了一摊血水,在玉石上流下去,流下去。第一层足以要了他的命。

    我知道是臣神火。继夜突然说。二皇子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很好奇吗,我竟然知道,继夜指着暗处的一块、即不漂亮、也不会发光的玉石说道。他冷笑着,二皇子怔住。因为继夜所指的正是地狱入口的开关。那些人惊慌的四处张望着,可是由于内眼凡胎,只得放弃自己怦怦乱跳的心想要寻到的一些答案,那怕是险恶,只要自己知道,就不会由于太过担忧而爆死,他们都太害怕了。

    二皇子愤恨的看了他一眼,抬起右手念动咒语,一张一合的唇很像湿念动黑魔法时的样子,原来、他拥有女孩一般的樱桃红唇。

    地狱的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推开,看得见的是一片旷野,是一个有天,有一个地,却没有生*。

    雾气四起,透过雾云隐约的可以看见天上的一轮不太明媚的太阳。这时周围的人松了一口气,因为实在看了有什么可怕之处。

    突然,一缕光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有两个英气((逼bī)bī)人的家伙漂浮在空中,向二皇子行曲膝礼,他们长得也不算漂亮,只不过眉间都有一个闪电图形。继夜看着他们笑——讥笑。

    你好像很开心嘛!二皇子地压低了声音说。继夜也不看他径自去了那不像地狱的地狱。

    呆会、你会更高兴的,我保证。二皇子低语。他美丽的唇扭曲成一条很难看的刀疤,在一束紫光下,他的(身shēn)形和他那丑恶的一切,终于消失在了继夜的眼前。

    地狱的门在众多个人群涌入的时候合上,两扇门碰撞出来的响声,很像寺庙里敲起的丧种。

    静——可怕的静。逾时,一道电芒横在了空中,把天劈成了两半,两位门神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隐去。众人的心在雷鸣声和电芒下恐慌了起来,他们知道灾难来了,去经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死了。

    天在雷鸣声和电芒下起着莫大的变化,乌云涌动、黑暗降临。继夜笑着。他说:终于来了。那凶如海涛的火焰,它在黑暗里燃烧,仿佛想要把所有的人都炼成灰一样。继夜笑。

    快来烧死我吧。他说。他是那么的想死,因为死了就不用在做别人的傀儡了,他又想到了欧拉,想到了她过腰的发和清澈的双眸。欧拉啊欧拉,我在也见不到你了吗?他的法力已经开始恢复了,他的记忆也已经开始模糊了,他很快就会忘记这是上一切美好的东西了。

    此时,火焰已经将他包围,灼伤他的灵魂,同时也灼伤了他的心。巨神火是有生命的火,是问罪的火,大地在震动,巨神火在咆哮。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一章法力流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