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永远分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真的,一切都结束了!突然间他变成了白头发,黑衣服的人。这个人同样的令我熟悉。

    继——继夜——是梦吗?我在对我自己说。一分钟前我明明已经倒下去了,一分钟后竟还站在这里。湿的背影显出一抹暗黑sè。

    欧拉她亲切的叫我哥哥,她说:我喜欢你,但我想你更喜欢的是湿,记忆并不重要,让我们现在开始成为朋友吧。

    黑暗被她的善良感动着退去,我诧异的看着这一切竟也顺其自然的离去。突然,我转过(身shēn)对继夜说:我要恢复记忆。

    我知道他会说什么,真会和那个梦境一样吗。我有点害怕。可我非常想证明一下。紧张中我听见他在说:可以,但你必须自己去找。

    我惊愕着,灵躯在不断的颤抖。虽然我仍然怀疑这是谁制造出来的游戏,但我却连忙说:不,我不去,永远也不会去,那是个梦,那真的是个梦吗。他们都离去了。

    黑暗里只剩下了一双孤独的(身shēn)影,她与他都孤独的站着。梦魂他们已经离去。欧拉疲惫的站在他的(身shēn)旁,凝视着他傲慢的背影,他变得好遥远,好陌生。他的神力已经可以控制天下的苍生了么?。他如神一样了么?神都是遥远而又陌生的。他也是麽?

    欧拉的眼皮突然很重,她很想睡去,但是她突然觉得这一睡就永远不会在醒来了,所以,她努力的将双眸睁大。她看着继夜黑暗里清冷的(身shēn)形,希望就这样一辈子的看着他,可困倦的感觉越来越重了。她倒下了,她倒在了继夜的怀里。

    欧——欧拉——继夜焦急的摇着她,希望可以把她从黑暗的地方唤醒。继夜其实在欧拉觉得眼皮很重的那一刻,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欧拉会在这个地方生病,一种平凡人才有的恐惧将他包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无论自己怎么催动法术,欧拉都不见好转。难道她不能在这里生存吗。

    继夜怔着,谁也无法里解她此时的感觉,欧拉死了。将他的心从黑暗中挽救出来的欧拉,就这样的死了吗。

    突然一恍神,他想到了jīng元术。但那种可以救人,却不能自救的法术只在梦魂的体内流传着。那个家伙已经成了一个死人,死人又怎么会听话?

    继夜皱起眉毛,空气里残留着急速隐退而造成的流光。

    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有水,水上开满了黑荷。梦魂站在水上笑着,笑声震开了水面上的波纹。黑sè夺命般的纹络在他脚底缓缓的穿过。有很大的风,风过之时荷茎急速的生长,把梦魂牢牢的缠住。

    他愕然,然后很兴奋的喊到: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继夜站在荷叶上,仿佛一点重量都没有、

    我来了,你将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他说。他的声音平静,神(情qíng)淡定。

    梦魂已知道自己该去用什么来换取这点zì yóu了。继夜的表(情qíng)平静,但他的心已乱成一团:真的要这么办吗——

    他右手的拾指一弹,粗大的黑荷茎迅速的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梦魂拍打着(身shēn)上的落花,在嘴角浮起寂莫的微笑。

    安静的水晶宫的汉白玉(床chuáng)上,散发着和谐的光茫。继夜站在幽光之下,愁肠百结地问:她怎么样了?

    梦魂扭过头露出猎奇的微笑:没事。

    继夜吐出一口长气,放松了说:那就好。

    梦魂牵动唇角,难得兴奋的说道:你好像很在乎她吗?继夜面sè平静,平静的眸中寒光一闪而来。

    好了,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她会在一小时以内醒来。梦魂淡淡的说。说得很自信。

    继夜的浓眉舒展开来,梦魂注视着他,有些忌妒他脸上的因自己的一句话而产生的红光。恐怕在这时空阁里所有的幽魂都会为这(爱ài)的光茫,为之羡幕不已。这就难怪海资忌妒他了。梦魂冷冷的开口:你知道在这世上什么才是最大的幸福吗。

    继夜傲慢的(身shēn)形里显出几份寂寞。他不语,只是微笑着,露出让人羡慕的神(情qíng)。

    你不觉的你和她不可能吗?梦魂的声音更冷了。

    继夜怔着,这个他又何尝不知道。但是(爱ài),一旦染上了就很难割舍。他一直期待着,有朝一rì,他能修成真体,做不了人,做一个有人体,又有神力的亡灵也是不错的。但是那究境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她死?还是自己死?继夜刹时如遭雷击,全(身shēn)僵硬。

    欧拉很不舒服的翻了个(身shēn),然后睁开惺松的睡眠。继夜!她唤他过去。

    继夜把她搂进怀里,欧拉看见了他,他的脸上有一行金光闪闪的泪,她很伤心的说:继夜你害怕了吗?你怎么哭了?他从来就没有哭过,无论有多悲伤也不会哭,尤其是在他死了之后,这种麻木破碎了吗?是什么事令他哭得这么伤心呢?欧拉努力的伸出一只手抹去他腮边的泪。然后,她把头转向梦魂。

    她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梦魂耸了耸肩,微笑着道:不要那么看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呢。说完梦魂就离去了。

    我送你回家吧?继夜突然说。他的表(情qíng)平静了好多。欧拉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抓紧他的衣服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那里有阳光和你的亲人。继夜又说。他的表(情qíng)更加的平静。

    你(爱ài)我吗?欧拉说。如果我不回去,你能把我怎样呢?她的目光极其执着。

    别任xìng了,又不是小孩子了。继夜站起(身shēn)抚摸着她乌黑的头发笑着,他的笑像冬rì里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阳光倾泻而下。

    你不(爱ài)我吗?欧拉像丧失了所以力气般垂下头。

    我……我……他继夜无言以对。他从来都没有对谁真正的说过那三个字。

    我(爱ài)——我永远(爱ài)。他俯下(身shēn)深(情qíng)的望着她。可是——我们不能(爱ài)!他说。他的双眸垂了下去。

    好了,现在我就送你回家。他又说。

    现在吗?那我回家了我还能记得你吗?欧拉说,显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继夜颤抖着,他非常害怕。再也无法平静下去了,压抑了好久的事似乎就要暴发。

    不、不能了!他说。他残忍的说。他的声音像是遥远的天际,深远而美妙,美妙的东西都是很短暂的。

    他的眸光忧伤,美丽的眼眸倒映出整个苍穹。星辰在他的眼睛里跳跃。

    继——继夜——你……欧拉唤着。这是她第三次看见他宇宙般的眼睛。但实际上已经出现了四次,每出现一次,他的灵术力都会大增。

    说再见吧!继夜说,他的声音已恢复了往rì的平静。

    命令吗?欧拉轻声说,她仿佛早已习惯了他的这般无常。

    美丽的光芒罩住了欧拉,她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就要分别了——就这样的分别了。继夜宇宙般的双眸映印着她的摸样,宇宙在他眼里开始渐渐的失去了光泽。欧拉——他呢喃了这一句,呆在原处伸出一只僵硬的手臂。欧拉在他面前涣然水释般消失,就像睡梦中的公主突然醒来、又突然睡去。

    嗨、你怎么了,醒来和我们玩啊——快啊——快醒来呀。她平躺在一张单人(床chuáng)上,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洗去了她黑sè天空里的记忆。黑sè的浪渐渐的从睡梦中退去,露出她纯洁善良的明净心灵。一个似是天使般的声音,把她从另一个世界唤回。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已泪流满面,止不住的竭斯底里传遍了她的每一个神经。她知道自己做了个噩梦,可是梦里的内容她却记不清了。她只记的一个美妙的声音唤回了她险些失去的灵魂。那是天使的声音,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是她觉的冷!冷的莫名其妙。

    欧拉,你醒了吗?不远处传来了银铃般的声音。

    天亮了当然会醒来了,你这笨蛋。欧拉笑着爬了起来瞪了一眼她最要好的朋友澈雪。

    欧拉、你脑子坏了?澈雪瞪大眼睛说。

    你才脑子坏了呢!欧拉还嘴。

    好了,好了,我脑子坏了!先吃点我炖的鱼好了。澈雪说道。

    有鱼吃啊,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讨厌。欧拉眉开眼笑的盯着她手里的保温饭盒,她觉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吃东西了。

    说什么呀?要不是你病了能吃到我亲手炖的鱼才怪呢!澈雪小声音嘀咕着,走向她的(床chuáng)边。

    吃吧,我的好同学!好妹妹!她嘴上这么说,心了却在不断的喊着:撑死你、撑死你,花了我一个月的零花钱看病,还摆出毫不知(情qíng)的样子。撑死你、撑死你。

    澈雪,你干嘛发呆呀,一起吃呀!欧拉说。

    这家伙,难到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病了一个月吗?澈雪的目光游移,心中的结怎么也打不开。病了一个月,病的时候一直叫着一个死人的名字哦,难道——她中了那——那个。

    另一个地方,天漆黑。

    继夜闲散的玩着一个血红sè钻石,它应该属于那个长头发漂亮的女孩才对。可是错误的缘分注定它要飞到自己的手中。只要一看见它,他就会想起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继夜微笑着,他的笑容像冬rì里的阳光。血钻茫起红光,这里面装着他们所有的过去。那些魂牵梦绕的rì子就宛如一把锁,将他的心牢牢的锁住。他想起了树的话,他说:这个女孩已经对自己构成了危胁。这句话一直让他很不安。最近他经常做梦,梦到一个鹤发童颜的人去用手去拘水镜里的水。他对他微笑。

    继夜思索着,要知道他已经有1088天没有做梦了。他知道一个亡灵的梦,是另一个超过他好多的人幻化出来的,继夜恐惧了,他希望这一切都不要来的太早。

    此时,两种耀眼的光团显现在黑暗中。一蓝一紫的光,他们同时着地。化成了一条鱼和一个亡灵。

    王、海资不见了。是湿。她不安着。梦魂立在她(身shēn)旁嘲讽般咧着嘴唇。

    继夜站起(身shēn)形直走到湿的面前,神秘的笑笑。

    湿愕然:不、决不可能——,他是无法出去的。因为你说过,没有什么力量可以穿透时空阁的外壁。难——难道——她刹时明白了一切。但梦魂立在一旁似是早就明白了一般。

    你要杀了他吗?湿吼着。

    干吗这么激动呢?难道你不想出去走走?梦魂说。

    湿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想,但我是异类,是人鱼。是一条永远也无法蜕变chéng rén的人鱼!湿忧伤的说。

    没关系的,人鱼就应该生活在海里,地球上有海,风光(娇jiāo)丽,梦魂又说。他的语调惊奇的充满了生气。

    湿怔着,很难相信这就是一心求死,厌倦生命的左使。他变了,真的变了。继夜看了看梦魂。然后转头对湿讲:我答应过你,不杀他又怎么会失信于你呢,海资他是一个不甘寂莫的人。所以,我让他去地球走一走。随后,我们也会跟去的。

    湿的眼底泛起了一层层忧伤:那你曾经答应过我复活我的族人,你——

    是的,我答应过。继夜说。但是出了点问题。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去一下地球

    什么问题。湿说。去地球不是去找死吗?万一回不来的话——万一遇到神仙一族的话……湿激动的说。

    这你又何必担心呢?继夜说。他的声音充满了自信。最近我常常做梦,梦见一个鹤发童颜的人用双手去拘水镜里的水。他对我笑,像亲兄弟一般,然后他的脑袋就变成了蓝sè的地球。

    湿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们的王做梦了。那么,那个释梦者是谁呢,一个灵术力超过王的人。他怎么没听说时空阁还有这号人物,难道——一个想都不敢想的事竟出现。梦魂一点也不吃惊的呆在原处,偶而会无聊的摆弄几下他的头发,他的头发和他的眼睛一样蓝。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四章永远分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