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最强的力量——宇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欧拉和继夜早已离去。一年才出现一次的满月时空阁的王、怎会错过这样一个难得的美景。

    哥……欧拉突然回过头来。她似乎也能感觉到黑狱之门的那种诡秘可怕至极的力量。

    继夜,放了我哥。欧拉定睛看着他。

    他不是你哥!继夜冷冷的说。

    可是他也是一个生命,我希望你……欧拉肯求着。继夜看了看她。然后定睛在海资的(身shēn)上,眼睛突的闪出一道寒芒。

    随后海资就倒下了。他瞪的很大的眼睛挂着一丝不甘和绝望。欧拉拼命的跑向海资,忧伤的说:哥哥……

    海资的尸体和他的那几个惊魂未定的同伙,消失了。欧拉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没说什么,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她甚至觉得在杀人和被杀之间,杀人的会更加难过。

    她觉得继夜难过,难过的快要死掉了,可是他为什么难过呢。

    王!一片叶子说: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继夜说。

    王,你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她恨你!难到不谎谬吗?叶子说它为此而感到心疼。

    继夜咧开干燥的唇轻轻一叹:也许。

    那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叶子它退进了黑暗,它对黑暗私语。

    它只说了句:去吧。继夜不知道叶子可以控制黑暗,他也不知道这天这地都是属于叶子的。但他知道叶子的能力大的无边。他总感觉叶子和他所认识的童是同一年代的人。

    黑暗居然汇成了一个人形,它对欧拉说话。它告诉欧拉怎么进黑暗之狱。黑暗之狱是关押那些犯了错误的灵的监狱。从重到轻,各分八个层次。而海资他们却没有在任何一层受罚,他们呆在第一层。

    火yù的门外cháo湿和冷气侵蚀着他们的灵体,恐惧和不安占居了他们的心灵。当欧拉走进黑暗之狱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已经死去的海资现在居然正在她面前说笑。

    哥——。欧拉唤着。

    海资愕然:是你吗欧拉。

    是我,我是来救你的。欧拉说。

    你们还是等一会到*中谈(情qíng)好了。幽魂使者莫少插言他一脸坏笑。

    莫少!莫多瞪了他一眼说道:别听他瞎说,你们谈你们的。

    欧拉没有再意他们的话,而是一直盯着梦魂看。那个很少说话的人他仿佛刹时就会被忧伤给融掉一般。死寂的眼眸中一片蓝蓝的厌倦。他为什么那么厌倦生命呢。

    你们好。黑暗之中突然间响起了一个优美的声调,尾随其后的是一个漂亮的不得了的人。

    托您的福,我们都还没死。一直静默不语的梦魂说话了。他的声音携带了不知名的兴备。

    是他——幽魂使者恐惧的惊叫着。

    继夜看着他们的眸中浮出一丝寒意,呻吟了一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恶魔,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呢?莫少理直气壮的站直了(身shēn)体。

    恶魔?我吗?继夜笑着说:其实我(挺tǐng)喜欢这个词汇的,所以、你把这个词按在我(身shēn)上,我也不生气。但是不知道你们新的君王,他会不会为这样一个可笑的说法而感到不安呢。

    莫多、莫少不约而同的回头看着海资良久才慢慢的说:你的这话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呢?他轻轻的说完,不屑理会他们。独自定睛在梦魂的(身shēn)上轻语:厌倦了生命吗?但你可曾想过有多少人希望你们活着?莫少顺着继夜的目光望去。梦魂死寂的眸中shè出一缕寒光。

    请把话说明白了!莫少言道。聪明的他知道害怕是没有用的,只有战斗。

    莫少……海资突然开口,他的声音沉重、犹郁。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他和欧拉(身shēn)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欧拉已经离开了他站到很远的火狱门前。她忧伤的看着继夜,空白的记忆不断的扭曲。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他是他应该是的。可是,他如果是的话就不会肆意的伤害自己了不对吗?

    他没有杀害利亚。海资继续说道。

    什么呀,海资你脑子灌水啦!莫少跑到海资的面前挥舞着他的大手。

    海资,你该不会是怕死吧!莫多将手至于(胸xiōng)前弧疑盯着他。而梦魂却一直盯着继夜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仿佛他早就知道利亚不是继夜所杀一般。

    是的。海资肯定的点着头。他的声音如同惊雷一样霹在大家的(身shēn)上。幽魂使者顿时冒火三丈,他们俩在手上急聚起火芒,站在火狱门前的欧拉第一个反应过来。

    她吼道:住手。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继夜。但他却没有出手阻止。眼看海资就要死了,光芒临近海资时化成了一柄长剑。但这柄长剑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档住,是魂未归体的海资保护了自己吗,好像不是的。他仿佛刚反应过来一般怔着。

    莫多、莫少不要太过份!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死寂的蓝眸只是轻轻的一斜一切就都终止。继夜看着落破的海资和冰冷的梦魂笑着。他笑的很开心。他还故意把这个笑容露给欧拉看,欧拉看见他的笑容后,心如刀绞一般。

    对不起大家了!海资低着头,他没有想到会把事(情qíng)弄成这样。

    幽魂使者将灵气收回体内,五彩斑澜的灵气在他们体内跳跃着。

    王,他们五指交叉并拢跪在了地上:请降罪。

    回去吧,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去!继夜说。他们眼中的悔恨和忠诚他看得懂。

    幽魂使者惊讶的抬起头。就这样的放我们走了吗。他们不懂,他们似乎永远也无法懂得。

    是!他们恭敬的应道。随后,四周散发出耀眼的白光。

    你们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继夜突然说。他的表(情qíng)僵硬冷酷。

    什么——什么意思?海资惊讶的看着他。

    三十分钟,如果你们逃出去的话。可以生还!。继夜的话更冷了。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欧拉。欧拉的眼睛清澈的叫人看了心疼。

    快走。我感到这快要塌了。海资惊叫着,他很快就从惊讶中醒了过来。最近所发生的事都很令他意外。他跑了出去,但又跑了回来。因为有两个人像木偶一样呆在原处一动不动的站着,一个眸光忧伤、一个眸光兴奋不已。大地颤波不止,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开一般。他咧开干涩的唇,走到欧拉的(身shēn)旁。大地的颤动带着欧拉摇晃。临死时的笑容而感到不解,那种微笑似曾相识。那是一个人在为另一个人得到满足时才会展放的笑容,那种笑容静静的在她脸上浮现。

    多么美丽、多么灿烂,死亡原来也有花。

    她的美决不低于那些阳光下的多(情qíng)与绚丽。海资背过(身shēn)去,超能源光片从他手上缓慢的解散。湿睁开双眸,一种悄然降临的温暖包围了她,她奔了过去抱住了海资,美丽的鱼尾打击着黑暗中的气流,她努力克制了好久的事终于失败了。海资为她的举动大吃一惊,他抓起她的手,将扑过来的她甩在一边,告戒着:离我远点,否则我会杀了你。他骂她但她却高兴温柔的笑着。

    你为什么不杀我,我杀了你最想保护的人,你为什么——不杀我!她重复的问,每重复一句她就心疼一次。在那一刻她恍恍惚惚的看到了海资的温柔。海资不语,托起梦魂尚未消融的灵体,悲伤的走向黑暗。突然他顿住脚步,回头看着湿、低低的说了一句:也许你才是我想要保护的人。

    湿感到很凉的液体轻轻的滑落到了脸上,那——那就是人的泪水吗,我难道也流泪了吗——我只是一只鱼啊我也流泪了么?

    我可以救活他。突然湿说,她将泪水装在一个瓶子里,很宝贵似的收藏了起来。对于人鱼、泪水比珠宝更加珍贵。

    海资愕然:这样的慌话还是不要说了!他说。声音冷冷的。

    不是的,我没说慌。我要与你们一起去水镜斟蓝,找回我们的记忆。难道你不高兴吗?

    湿喊道。她向前走了两步,玫瑰sè的长裙很有节奏的抖动着。海资没说话,因为他已看见了湿的魔法——白魔法。

    可以覆盖一切黑暗的白魔法出现了。一阵清凉的风卷着很多的花瓣破空而出,那花瓣竟有五种颜sè金、白、绿、蓝、红。

    难道是——难道是——

    海资瞪着眼说不出话来。梦魂渐渐的苏醒,所有遗失的jīng元纷飞着从很远的地方注入他的体内。灵没了灵液可以不死,但没了jīng元就真的化成虚无了。五种颜sè的花瓣飘着,静静的静静的……

    听不到风声,听不到魔法打击空气的闷响,静的仿佛一切生命都在这么美丽的花瓣下化做了虚无。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一章最强的力量——宇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