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水镜的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我们先走吧,愿这家伙与冷莫长存!幽魂使者莫多说道。

    海资抱着晕过去的欧拉走在了最前面。他(身shēn)后是幽魂使者和残余的100多个将士,他们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但梦魂却呆立在原地,他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已消失不见。此时的梦魂似乎在等待什么,而莫多正因为他成为时空阁第二把神椅的主人而兴奋不已。

    要知道时空阁一共才三把这样的椅子,坐上去的人同时已拥有了一半的皇权,可命令时空阁三大军团和一个神灵队,神灵队里分五个部。每一个部里都有一个部长。拥有这样的一个地位谁能不开心呢?

    再怎么开心也得先离开这片苍凉的地方吧。莫多传音给莫少。他们是亲兄弟,自然彼此有几根筋都知道。

    好了、好了、走了!莫少说着抖开自己的灵力正要随大部队隐去。

    就这样的走了吗?一个温柔的不得了的声音飘了过来,这声音听在他们的耳朵里、却充满了愤怒和杀气。

    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梦魂低着头,止不住心里的那一丝兴奋笑了。

    这个声音的出现,让所有人喂惧和胆寒。那百来个将士更是在这声音出现之时,就倒下了。

    月光抚摸着他们的脸,俊美的轮廓清晰可见。

    胆小鬼、既然活了还不快现(身shēn)!莫多沉不住气道。

    继夜冷傲的(身shēn)形现在半空,寒冷的眸中装着整个宇宙。他的神(情qíng)忧伤,他那心碎的模样、脆弱的像个姑娘一般。

    为什么呢?愚蠢的人类!为什么呢——你们……

    他呢喃着声音宛如咒语一般深沉和伤感。追魂剑立在半空、银光四shè,周(身shēn)散发出王者的气势。银sè的忧伤、仿佛要破剑而出、软杀这世界上所有的罪恶和不公。可是他的主人却依旧忧伤着。那种致命般的忧伤,仿佛在控诉这天和这大地上所有的生灵。

    宇——宇宙——莫少说道。

    他的神(情qíng)已经僵硬。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人那忧伤的神(情qíng)和宇宙般的双眸,会让他感到说不出的恐惧!拥有这种恐惧的还不止他一个人,不过这种恐惧很快就被理智所淹没了。它只是一闪即逝。

    继夜,你受死吧。海资说道,随即一个手势,这次他们四人同时出击。鲜艳多彩的能量在空中急聚成一个光团,五彩斑谰的光团向继夜急速的冲去,空气里连续发出暴破的轰鸣声。

    他会怒的!他怒了整个世界就完蛋了!一片树叶对风私语。

    他是谁?

    不能说,但他现在他已不是继夜了。而是另一个人——。

    哦,这么说他被别人控制了?

    不知道。

    那谁知道呢?

    终于,继夜眸中宇宙的光泽开始慢慢的消失了。

    来吧,战斗!他五指交叉,瞬间空气里各种各样的元素开始汇聚。那庞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将天空撕裂,五彩斑谰的力量,被这突来的灵气给撞飞。

    接着他开始吟唱。美丽的歌声回((荡dàng)dàng)在这天地之间,聚成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天抖动了起来。大地扭曲着,他不断的驱动着手指、念动咒语!

    什么?海资他们惊讶的看着此时发生的一切。仿若站在梦中。随着咒语的完毕,欧拉的眸中shè出一缕红如血的光茫。她抬头看着继夜。仿佛彼此再也不认识了一般。

    不——不——梦魂跪倒在地,双手抱头痛苦的吼叫。

    毁天灭地神咒。他绝望的说,眸光渐渐的在咒语声中暗淡了下去。

    快——快叫醒欧拉,要不然我们都得死!梦魂又说。

    是!幽魂使者慌乱恐惧的应着。

    欧拉——小姐——

    此时大地开始出现裂痕了。快点!梦魂催促着。他似乎已经站不稳。海资怔着。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来的太快了,欧拉的眼中不断并出红如血的光茫。那血sè光茫汇向继夜的手上不断的有银光在他(身shēn)体里迸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宏伟和气势。

    在茫然的秋,你离我还有多远——多远——多远——

    多么好听的声音,但这美丽的歌声带给这世界的却是死亡。

    叶子,去帮助他们吧。那些人将来还有用!风说。

    是!叶子领命。

    欧拉正被一团银sè的光茫控制在梦中,叶子的呼唤让他醒来。叶子只说了三个子,他说:夜已生。

    欧拉猛的睁开双眼,然后她就看到了继夜。自继夜眸中散发出来的光泽让欧拉心痛。那宇宙般的眸瞳,那永远也化不开的忧伤。

    继夜,放过他们吧。人有罪!但世界无罪!欧拉*泪水说。

    继夜听见欧拉的声音后,渐渐的开始恢复神识和平静的心灵。宇宙在他的眼中消失,那可以催毁整个世界的力量顿然停止。继夜恢复成了原来的继夜。他看见了欧拉与大地上崩蹋碎裂的瓦砾和裂痕,但他并没有疯狂的奔向他(爱ài)的欧拉,而是平静的回过头去。

    “冰凌宫”在那样庞大的力量下、只掉了一些灰尘,这荒废多年的宫(殿diàn),似乎象征着什么生命而存在着,他受到继夜莫名的喜欢。

    据史书记载,冰凌宫早在200年前就已经存在,而时空隔却在100多年前才开始形成。这样矛盾的说法不知道为何会记存于史书中。而记载这本书的却只是一片叶子。

    这荒废了几百年的宫(殿diàn)于某某rì新王继夜居住在这。几百年的光yīn里,有无数好奇的灵想要进入此地都死于非命。直到继夜的来临。

    叶子翻了翻手中的册子,笑着来到王的面前:王、欢迎你回来,王的灵力增加了不少哦,水镜斟蓝。

    继夜在口中呢喃着。叶子又翻了翻手中的册子笑着。水镜、神界、至宝、传说中记载有关人类、神类、鬼类、前生今世所有记忆的宝镜,他的镜片大如苍穹,也小如尘埃、是幻神所有。

    怎么只记了水镜?叶子楞着,他可不是一个粗心的叶子,他明明记得自己把斟蓝也记了进去的。王,对不起,我找不到斟蓝。只找到了水镜。

    我的叶子,好久不见。继夜莞尔一笑。他的目光温柔。

    我并没有让你在那本小到我看不见的书上找什么!他说。叶子退到空中的一个角落,他那没有人指甲大的手臂缩到了(身shēn)体里,海资他们看着空中的树叶都惊奇不已,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水镜斟蓝,蓝的耀眼的天和地面。那里面有一面水做的镜子。没想到吧,海资,我竟死而复生了。继夜的目光锐厉的如刀锋。

    是的,我没想到,更想不到的是。你穿越了时空!海资说。

    继夜看着他疑惑的双瞳笑道:想知道什么是水镜斟蓝是吗?下一任的王。

    当然!海资坚定的说。对继夜的嘲讽不屑一顾,想知道水镜斟蓝的可不止他一个。幽魂使者自然第一个想要知道。什么是水镜斟蓝!

    为什么。继夜从那里面出来,力量一下子大了那么多。

    欧拉站在继夜的(身shēn)旁,她不知道为什么继夜不理她。终于。继夜把目光移向她:欧拉,我们走。他说。

    去哪儿?欧拉说。

    回家!继夜说。

    但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的声音和语调像是在呢喃一个咒语一样深沉。

    但——他又说,可是这句话却只是一个“但”字。

    随后,大地上飘满了他优美的歌声,那歌声宛如仙乐。它响起时激起在场的人心中的一阵空鸣、平静、和谐、安详、还有无yù无求。它在大地上飘((荡dàng)dàng),驱散寒冷和绝望、污秽与邪恶。月光抚摸着他们的脸庞,月光下的水镜shè出缕缕温柔的光。众人都闭着双目,沉浸在这平静优美的歌声中。歌声没有赞扬什么,他只是在诉说、在描绘。

    诉说生命和花草。描绘孩子和老人、朝阳和落rì,包括大地上的灰尘和极少见的灵魂与神佛。

    那在生与死之间、在人与神之间散发出来的平静和安祥。只能意会。却无法言说。生与死、神与人,本有着如鸿沟般不可逾越的界限,但在这美妙的歌声中,这一切都是如此的亲密。

    生就在死的对面,神就在人的(身shēn)后。每一个人都是神和佛的化(身shēn)。它仿佛在告诉人们,无论你以什么样的姿态生活,无论你是个什么,你都是这天这地,这宇宙苍穹之中。一粒平凡的种子、生活就是平凡的。粗茶淡饭、柴米油盐,但这都值得我们细细的回味和品尝。

    无尽的生命,神和佛。香炉里的香火和那神奇的光泽,大地呀、拥抱着你们!他用这句结束了他的这次演唱。这是他第二次在时空阁唱歌。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唱了什么。他是不是被水镜斟蓝里的一切给感动了?而那些与他为敌的人,包括欧拉都还沉浸在歌声中没有苏醒,他们的神(情qíng)安祥、幸福。那些被毁坏的建筑与大地的缝隙,也在他的歌声中奇迹般的愈合。

    海资,醒醒啦。幽魂使者拍着海资的肩膀道。海资转过头神智不清的说:原来这一切皆不过是一场梦,我们做的所有事都是“徒劳”。

    什么?你在说什么了?幽魂使者疑惑的说。他不知到道继夜在他的歌声中下了一道暗咒,这个咒语是利亚小姐死前留给他的。咒语里,有利亚想要对海资和梦魂说的话。

    请吧!叶子对海资他们说。他的手指着一扇银sè的门,那门上长满了青苔,布满了恢尘。

    黑狱之门吗?海资低语。他紧张了,他和他的同伴们决不能到那个地方去,那是一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可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章水镜的秘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