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爱的痕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是谁离去了?留下浅浅的脚印和(身shēn)影。他去那里了,无从知道!满目间只剩下了苍白的城堡和大地上的荒凉。

    那一个个的人呢?是死了吗,连灵魂都没有了,只是在这荒凉的地方,还存在着他的亲人。

    他孤独的活着,遥望着地平线上的阳光。

    欧拉从很长的阶梯走上去,她觉得继夜需要她。他的琴声仿佛是某种召唤和命令,他的眼睛是那么的忧伤和脆弱,那种无奈和麻木,已经将他渗透

    王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没有把她给忘记——。欧拉楞住了,她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那个声音仿佛要将她融掉一样,悲伤啊,除了悲伤就是绝忘。

    欧拉已经走到台顶,她看到继夜现在的样子感到心痛。

    她的眼——脆弱不堪。

    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她的四周慢延,她突然间认出了他,他是她的全部,是这个世界和苍穹。她突然感到那无奈而又悲伤的声音就是自己的。

    继夜,你别怕——,欧拉无意识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她把脸贴在他的背上,从背后抱住了他。几百年前似乎也是这样。

    怕——他会害怕?一个国家的王会害怕吗!况且他还拥有着超越凡人的法术,他的术力决不低于天上那些自命高贵的神仙,他会怕吗?

    是的他害怕,他害怕黑暗和永无止境的生命,包括这高贵的位置和他手上急聚起来的术力与灵光。

    一曲毕了,一切俱回归自然。

    继夜拉开她转过(身shēn),盯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她的眼睛让人看了心疼:下去,你不该上来。

    语气依旧是这么冷漠。

    半晌,见欧拉没有反应继夜又重复了那一句:下去!

    这句比刚才那句还要冷上100倍之多。欧拉用用一种难以说清的目光看着他,她的眼睛还是会叫人看了心疼。这样的目光将继夜灼痛。

    我不喜欢别人违备抗我的命令,你相不相信,我可以杀你?继夜冷冷的说。万年的玄冰冰冻一切都声音。使得两个人都有些疼。

    欧拉下了一个台阶,步行中感到背后窜着叟叟的冷意。他的目光和言语,都让人恐惧,她不敢停下脚步,甚至都不敢走的过慢。

    继夜站在一片黑暗的寂寞之中,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么。

    是月光,是那一年一次的满月,为了重生他还要做最后的努力。

    欧拉出了庭院,慢步在芳草之间,那些草永远都是那么绿、那么新鲜,生长在旁边的岑树,散发出苍白的冷光!

    岑树代表一切苍白和死亡。

    欧拉发出一声长叹,她感叹世事无常。昨rì的音乐天才,已变成了今rì的的这般模样,那么自己呢,十年后会不会变得和他一样。

    而继夜他好像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是一个音乐天才了。他的眼里除了仇恨再无其它。

    树的光是那么悲哀,就像继夜手下的曲子一样,这世界,这宇宙岂非都这般无力和可笑。她流着泪水,突然间她发觉自己流的不是泪,而是血,鲜红的血液,自眼底渗了出来,慢慢的变冷、凝固,

    眼皮突然变的很重、很沉!有种感觉她几乎就要睡过去了,睡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

    可是,继夜他出现了,他的目光凶狠,这又让她醒了过来。

    我没(允yǔn)许你出来!

    对不起我——

    你会受到责罚!他说。他的眼睛是那么的可怕。

    我不要,你别过来。欧拉嚎叫着后退,可是继夜离她越来越近了。她向后退着——退着,危险的气息包围了她,她拼命的嚎叫

    别过来——

    还有五步远,可是她不能再后退一步,脚底下是无底的黑暗深渊,那黑暗之中不知道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说不定她一掉下去,就将粉(身shēn)碎骨,化为烟雾了。

    顿了顿,欧拉忽然作出一个决定。纵(身shēn)一跃跳了下去:我宁死,也不愿在看你这样,你跟本就不是你!

    说着,她纵(身shēn)一跳(身shēn)体开始无限制的向下坠着,坠着。思维也跟着就变成了空白。

    我为什么还没有死呢,欧拉这样问着、她的(身shēn)体仿佛永远都触碰不到地面。

    你在干什么。一个很严厉的声音打破了黑暗。

    我还没有死吗。欧拉睁开眼看见了默sè的天空和(身shēn)边闪着白光的树,然后,她又看见了继夜。

    原来,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罢了。她站了起来,可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下的。

    继夜走近她,她特别害怕。有人说梦里的一切都是会发生的。梦中那种仿佛要灭掉整个宇宙的双瞳,会不会再次的出现?她害怕,可是她却动不了,喉咙也像被冻住了一样叫不出声来。

    怎么啦。继夜抓起了她的一只手,那只手冰凉的就像死人。

    你害怕了。继夜的声音突然间柔和了起来。继夜看了看她恐惧的眼神,又看了看远处散发着幽光的岑树。

    你睡着了?

    恩!

    还做了个梦,

    你怎么知道的。

    那是个恶梦,你被吓倒了。说着继夜放开她,走向岑树。

    他走路的姿势和动作,都带有几份讥笑之意。欧拉看见这样一个他,像看见某张挑战书一样,不再恐惧了,还有什么可以令她害怕的呢,一个凡人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早已不懂什么是恐惧了。

    你以后不要做这些事(情qíng)。继夜站在岑树的前方,背对着欧拉。

    岑树似是有了生命一样,见了他显得毕恭毕敬:是,我的王。

    继夜可以听到它的声音,因为这树生长在这几百年,的确有了生命。继夜用意念对他说话。

    王,他是凡人。树说。

    那又怎样?继夜说。

    凡人在这呆久了会死!树说。

    死了又怎么样?继夜冷语。

    难道你不心疼。树继续说着。

    继夜无话,片刻间又道:我怎么会心疼,我已不是我了,我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概念在他死时就已形成,直到今天才说出来。

    那你就应该去杀了她,取回她体内的东西。

    继夜不语。

    你难道还不知道你(爱ài)上她了。树兴奋地说着。

    怎么说?继夜恼怒地问。这种事他是决不会承认的。他是一个王。冷冷的,高高在上的王。

    你关心她所以才出来找她的不是吗?

    是的我很关心她(身shēn)体里的血钻!继夜瞪着它,眼神突然间变得锐利了。

    你受伤了王,伤得不轻。树又说。它显得顽古不化,这样追问下去,也许是因为寂莫。也许是因为它老了。它不想想难道真要一个王,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凡人吗?难道真要一个王承认他犯了这个错误吗。

    你为了她而负伤。树又说。

    为什么你偏偏不说,是因为海资?继夜开始疾言厉sè了。

    王,我想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树说

    是的,我很清楚,但我更清楚,只要我一挥剑,你就死了。树闭上了嘴。每个细胞都在收缩,因为她看见了继夜握剑的手,他几乎已经准备拔剑了。

    突然树笑了,它说:你知道的。王,我寂莫。所以……。

    继夜没有拔剑,剑决不能轻率地拔出来,因为剑一但拔出来就一定要有人死。

    我也是在为你着想。树放松了语气说道。

    哦,是吗!继夜露出讥笑的神(情qíng),浓而弯的眉向上轻扬。

    是的,因为那个女孩已对你构成了危胁。树说。

    继夜怔住,面sè有些深沉的可怕,他用力的握了一下他的剑。像是决定了什么。

    别——别——请别……树哀吟着继夜不要来杀它。

    继夜,你干什么呢?欧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shēn)后,继夜回过头来看看他。此时剑已出鞘,银白sè的剑光忽的一闭,犹如夜空中的一道闪电,然后他听到那棵树的惨叫声。而欧拉却只看得见掉在地上的几根树枝,可是她已经明白了一切。

    你杀了它!她的声音很小,因为她害怕。

    它该死!继夜面无表(情qíng)的说。

    它是不对,但罪不至死。欧拉很悲伤,她的话因此而变得有力。

    它迷惑你,你不恨它?继夜问道

    不恨!

    为什么?继夜显得很惊呀。

    我……欧拉看着握紧双拳的他顿了顿又想说些什么可是没开口。

    我杀它所以我可鄙对么?继夜的话轻轻的静静的像薄雾一样

    欧拉怔住,她不明白继夜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

    继夜走了,她的(身shēn)影在他一步步的离去时凝重起来,不知名的疼痛落在了她的(身shēn)上。

    他不可鄙!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我们的王?一个声音从心底响起。谁?是谁?欧拉猛地一定,慌忙地问着。

    四下里没有人影,只有一棵残树。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爱的痕迹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