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神秘的时空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女圣妮 书名:神魔界之影
    十天后

    水晶宫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已经在这呆十天了。欧拉说。

    海资站在角落里,无尽的黑暗裹着他的(身shēn)驱。不知是黑暗包裹了他还是他把黑暗来融入好或者是他创造了这一天黑暗。淡淡的,他的神(情qíng)看着黑暗中的一切。

    渐渐,有些不耐,海资打了一个指响,一团跳动的火焰从手上冒了出来。凭借那烛火般的明亮可以看清他俊美得如同天使般的面容,他拥有阳光般的笑容与一双饱含着无限空洞与寂莫的黑瞳,自他(身shēn)上散发出的隐隐约约的几份快乐气息仿佛,是被人强加进去的。

    很快!海资说了这两个字,然后微笑起来,神(情qíng)如同阳光。

    欧拉垂下了头,她仿佛自时空的另一端看见了对面的他手上沾满了的血醒……

    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事的她,都应该不敢说话才对,但是这几天她却说个不停。搞的海资一头雾水。

    欧拉开始想家,想在尘世里的妈妈和澈雪妹妹。

    此处的漆黑,让她恐惧和害怕。她只有不断的用说话来弥补内心的恐惧……

    湿冷的气流冲击着她的皮肤,渐渐的深入骨髓。欧拉缩成一团眼睛盯着默sè的天空,苍天与大地是通体黑sè,但偶尔这默sè的世界也会出现一点或红或紫的光茫来点缀。

    那是和她不一样的人,练习研究法术时,所散发的光芒,这里难道是地狱吗?

    海资手上的火光息灭了,欧拉又重新回复了黑暗,若不是她手上冰冷的触感,还真以为这是个梦。

    海资走近她,黑暗中她不曾察觉,:跟我走吧。

    语毕,他寂莫的双眼shè出一道金光。

    去哪儿?欧拉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说。

    去见我的王。

    我不去。欧拉瞪大了眼睛吼着,清澈的眼睛似是能净化掉人心底的邪气。

    对不起,你必须去。海资坚定的说,他的眸光比刚才更加寂寞。他拉起了欧拉的手,她的手很冷。

    你放开我,我不去。欧拉拼死的挣扎着。她感到了令人窒息的恐惧,最后她终于成功了。

    可是她的眼前,已不再是一片黑暗,她看到了美丽的花和草,还有闪着白光的岑树和长满青苔的古老而恢宏的建筑。这里的光古老建筑的顶部,一只大蝴蝶扇动着翅膀,维持着这里的光明。这座古老而恢宏的城却是座浮宫。

    走上去,你会看见你想见的人。

    海资离去了。他的眼神划过一丝痛楚。

    欧拉看着他,本来觉的很可恨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却变得非常可怜,她想到了海资临走时说的话。

    他叫我走上去。可是我会看见谁呢,欧拉犹豫不决,可是她似乎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现在她很饿,说不定里面有吃的,她踏上了长满青苔的石阶。

    石阶被薄雾缠绕着,走上去仿佛是走在云层里一样。

    推开了厚重的大铁门,灰尘从那上面掉下来落满她的衣服。

    是他——怎么会是他?又看见了一个熟悉而桀傲的(身shēn)影,和一双致命好看的双眸。

    你来了!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见王的。欧拉这样回答着继夜。如同一株寂寞的玫瑰,倔强中带着点枯萎。

    我想问他,我什么时喉可以回家,或者——或者——我就这样死了永远都——

    欧拉越说越难过。她突然顿住了,因为她怕自己在说下去的同时哭出来,可是已经有一滴泪很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我就是,继夜这么说。

    眼睛一住不住地着看着欧拉,他一直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把她带回来,但当他看见她的那滴眼泪流下来的时候。

    他似乎明白了一点,那种心痛的感觉可不可以称为(爱ài),他一直都是一个不懂(爱ài)的人,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在人世间活了22年,22年里他始终忧伤,始终冷酷和孤独。

    欧拉抬起头看他,恨意掠过她清澈的眼睛,但随后又消失不见像落在水里面的尘埃。

    随后她愤怒了,因为继夜轻轻的抱住她。他像一个孩子抱着他喜欢的玩具一样抱住了她,他体验着那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爱ài)的感觉。

    你干什么呀,欧拉怒吼道,然后她一口咬住了继夜的手,她仿佛还不知道继夜感觉不到疼,咬的很起劲。继夜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很好笑,他第一次这么开心,真真正正的开心着,欧拉挣脱了他的怀抱,向后面一步步退着。

    继夜追过去,他想追回那种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陌生的,是人间每一个和他一样大的男孩都体会到而偏偏自己却没有体会到的那种感觉。

    他曾经问过别人:(爱ài)是个什么样的。

    异样的眼光将他淹没,自灵魂里冲出来的寂莫和轻微的疼痛将他包围。别人他们笑他是弱智,是天才的音乐家弱智,他的这种与众不同,曾让他的父母认为,是过份的音乐天赋导至了他这样的与众不同。

    现在他终于有了那种(情qíng)感,他不是不懂,他只是体会不到,然而他对这一切,从来都不做任何解释。

    你不要过来,否则我就跳下去,欧拉的泪水奔出来了。她觉的继夜坏透了,他是一个魔王。

    继夜看着她流泪的样子,很心疼,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他没有想再去伤害她,他只是想体会一下那种他生前未能体会到的感觉而已。欧拉的反应,让他感到了冷意。欧拉,你还在恨我对吗,我是一个坏透了的人这我知道。他这样说。话落之时,一束白光将欧拉罩住了。

    你回答我,我那里做的不对了。继夜走近她。

    欧拉准备跳下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这加剧了她内心的恐惧。

    回答我!继夜看着她。

    两个人的眸光撞在了一起,欧拉没有低头。

    是的!你是个坏人中的好人!我没有觉的你那里不好,只是你抱住我,我觉得不自在。这句话出口竟然也出乎欧拉自己的意料。在这一刹那不知道为什么她说了!继夜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带出一抹忧伤,似乎在嘲讽整个世界。

    是吗——那——你能不能让好人吻你一下呢。他说,然而又露出了那种忧伤和嘲讽混在一起的笑容。

    他嘲笑着这世界的生灵,喜欢这大地上黑暗中呼啸而过的风!

    只有恋(爱ài)了,才可以接吻的。欧拉小声说,她觉得继夜笑的样子还蛮好看蛮温暖的。

    那我们就恋(爱ài)吧。继夜继续说。可是刚才那种拥抱的感觉却已经消失不见。现在是他戏弄着她取乐。

    欧拉也没有(爱ài)过,她没说话,通常女孩不说话就答应了。

    继夜静静的看着她,他的唇轻轻的贴在了欧拉的唇上。

    这时候,欧拉还想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他!

    继夜——继夜——她怔住了,不是因为那个吻带给她的那种失去灵魂和自我的感觉。

    而是因为继夜哭了,继夜的泪水像血一样的有点粘稠。

    继夜推开了欧拉,皱着眉头说道:真是的,刚才那种感觉跑掉。他说完就走掉了。

    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这冰冷的声音也是他的。

    宇——宇宙——

    欧拉瞪大眼睛怔住,她看见了继夜眼底缓缓升起的星辰,另一个世界出现在她的眼中,她的眼睛装着整个宇宙。

    继夜走了,走上很高的阶梯,阶梯很长,顶端是一个平台,台子上有把古琴和一架现代最名贵的钢琴,还有一柄悬空而立的宝剑。那剑仿佛是在迎接他,他走上平台时,剑芒四shè,灭世般的光泽如雷如电。

    欧拉站在空旷的庭院中目视着这一切。可她却只记得自己站在梦中,遥远而又深沉的梦。在梦里她看到继夜坐在了平台上,拨动了那古琴的琴弦,那种优雅高贵的乐曲,自他的指尖飞出……

    你还没有忘记音乐吗?继夜你还没有死心吗?王啊……

    欧拉陶醉着,她都不曾察觉耳边有人在说话。

    音乐使人忘记了忧伤和(身shēn)边无尽的黑暗。她闭上了双眼,突然间琴声变了,变得无比悲凉和哀伤,她仿佛又看到了一堆一堆的白骨,黑暗的两旁生长着岑树,树下埋着之灵。

重要声明:小说《神魔界之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章神秘的时空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