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孩子取名

    %&*";%&*";

    正在他六神无主觉得天都要塌下來的时候.冷浩然从走廊的尽头拖着一个行李箱急匆匆的赶了过來.看见叶凌风像是见了救世主一样.忙问.“怎样了怎样了.我家飘飘怎样了.”

    叶凌风上前赶忙握住他的手.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附心的人.“进去了.两个都在生.”

    “什么.小妖也要生了.”冷浩然这个时候表可以用悲喜交加來形容.

    叶凌风还沒有回答.走廊的尽头就慌慌张张的走來叶老一帮人.

    叶老拄着木杖.神甚为激动.苍老的脸顿显得荣光焕发.“我的重孙子出來了沒.出來了沒.”

    他能不激动吗.叶氏这么大的家业.总是要后继有人才行.叶氏的第四代继承人直接关系着叶氏的荣辱兴衰.他当然得激动.

    因为在何小妖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实在拗不过叶老.专门找了妇科大夫.查了一下孩子的别.当叶老听说怀的是男孩时.可把他乐坏了.逢人就说我要当祖爷爷了.我要当祖爷爷了.高兴的像是个沒有分寸的孩子.

    可任飘飘就不高兴了.因为她怀的是女孩儿.自从怀孕起.她就盼望着自己能生个男孩.她一声颠沛流离.不希望将來的孩子像她一样.男孩子一般强大一点.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很强大.强大的可以保护她不再受任何的伤害.

    冷浩然倒是一副喜滋滋的样子.女孩儿好女孩儿好.我就喜欢公主.

    半个小时后.何小妖跟任飘飘被推出产房.累的精疲力竭的两个人相视一笑.好像完成了生命中就艰难的事后的解脱.

    “不容易啊.”

    “是啊.不容易.”

    两个人很少有这样惺惺相惜的时候.沒想到生个孩子.把两个人的心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何小妖跟任飘飘分别被送到不同的病房.叶凌风跟叶老赶忙赶了过來.叶凌风眼睛红红的.他上前握住何小妖的手.很是心疼的说;“辛苦了.”

    何小妖苍白的一笑.“为人民服务.”

    叶老看了她一眼.觉得沒什么大碍.就开始着急的找重孙子.“我的重孙呢.重孙在哪.”

    管家询问了大夫之后跑过來.拉住心急的叶老.“老爷.小宝贝被送进保温室了.医生说二十四小时后才能让见.您稍安勿躁.”

    “我怎么能稍安勿躁.那可是我叶家的宝贝.“

    切.说的跟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一样.

    既然孩子现在不能见.大家就开始想孩子的名字.按照何小妖的说法.让孩子叫叶壮壮.预示孩子将來健健康康的.叶凌风不以为然什么壮壮的.幼稚死了.还是叫叶子鸿.子鸿紫红也.预示孩子将來大紫大红!

    何小妖不满意瞟他一眼.孩子将來又不当明星.什么大紫大红的.不好不好.

    叶老怒气冲冲的挤了进來.大手拍在桌子上.”你们到底把我放沒放在眼里.孩子的名字都是长辈起的.那样我的福分才能沿袭到孩子上.什么壮壮紫红的.统统靠边.我早就想好了.”

    他说完.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两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名字.眯着眼睛搜索了半天.最后展颜大笑.“就这个.叶思飞.取自李白的俱怀逸兴壮思飞.上青天揽明月.好听有气魄更重要的有意义.就这个.”

    何小妖跟叶凌风尴尬的一笑.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个家里.只要是叶老决定的事.沒人是能更改的了的.再说人家也是熬了好几个通宵.千挑万选才选出來的名字.叶思飞就叶思飞吧.不必要跟一个老人家较劲.

    何小妖难得的开明一回.但是强烈要求孩子的名她來取.还振振有词的说不能剥夺她作为孩子***权力.

    “壮壮.我觉得还是壮壮好.有再多的钱也不如体壮.”这个俗不拉几的名字也是她绞尽脑汁想出來的.自然不会轻易的放弃.

    “孩子又不是猪.叫什么壮壮.我觉得啊.”叶老又拿出刚才的那两页纸.在上面苦苦搜寻着.然后嘴角一裂.“嘿.找到了.大智怎样.大智大志也.寓意多好.”

    何小妖嘴一撇.不耐烦的挥挥手.“不行.不行.你已经取过大名了.孩子的小名应该我跟凌风取.你靠边去.”

    叶老自知沒了希望.讪讪的收回那两页纸.自言自语的说:“不取就不取了.这个剩着下次用.”

    叶凌风看着一大家子的人都围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团团转.他的快乐承载着一家人的快乐.灵光一闪.说:“孩子的名不如叫布兜.兜着一家人的欢乐.这个可好.”

    何小妖一听.品位了一下.拍着手说.“这个好.好听可还有新意.就叫布兜.”

    叶老凑了过來.皱着眉头说:“不好.不好.难听那听.还不如叫大智了.”

    “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把叶思飞换掉了啊.说了一人起一个.你怎么总是越权呢.”何小妖翻一个白眼丢给叶老.有点不耐烦.

    得.她现在是叶家的功臣.叶老就是有再大的不满也得在心里藏着.

    布兜就布兜吧.反正就在家里叫叫.

    于是.在一个夏天的某.新一代的商业奇才出生了.叶思飞.小名布兜.

    就在何小妖准备要休息的时候.冷浩然苦着一张脸过來.头发支棱着.脸上还有斑斑血迹.他这个样子吓了何小妖一跳.“学长.你这是怎么了.”

    冷浩然哀叹了一声.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还不是因为孩子的名字.我父母打电话过來了.说已经给孩子取好名字了.可是飘飘她不愿意.硬说按照她取的叫.我父母的态度刚有点好转.还说明天要來看孩子.我就说了一句重话.看.她把我脸挖的.说我不她了.非要抱着孩子跳河去.”

    “你父母是不是给孩子取的名字让她不满意啊.”何小妖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父母也是查了黄历.才定下的.说是叫冷嫣淼淼.”

    “啧啧.到底是大学教授.连起名字都比平常人多一个字.“何小妖胡诌道.

    “再怎么不好听也比冷飕飕好吧.”冷浩然吸着腮帮子痛苦的说.

    何小妖一下子笑喷了.这个任飘飘不纯属找事吗.还以为她在街心公园的时候也就是随口一说.沒想到还真敢把冷飕飕往孩子上安.

    “她绪这么波动.是不是产后抑郁啊.”叶凌风好像找到了事的关键.

    冷浩然思索了一会儿.神色凝重的说:“我看像.她一直想要男孩儿.生了个女孩子心里一定不好受.”

    叶老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都什么年代了.男孩女孩不都一样啊.”

    何小妖心里笑他.故意都他说:“要不.咱们跟他们换换.正好我也喜欢女孩.”

    “不行.”

    “不行.”

    叶老跟叶凌风异口同声的说.

    何小妖怔愣了一下.“我就是说说.你们这么紧张什么.”

    “说说也不行.现在孩子都出世了.他一定能听见你说的话.要是让他知道你不要他.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何小妖笑笑.一个刚出生的小毛孩子懂什么啊.说的跟真的一样.

    “学长.你回去好好的安慰她一下.别跟她硬着來.多顺着她点.或许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嗯.我试试吧.”冷浩然沒办法的叹一口气.站起來就去照顾任飘飘了.

    一个年轻的护士走过來.微笑着说:“现在你们的孩子醒了.家人穿上无菌服可以到里面看一下.”

    何小妖一听.马上就要穿衣服.在她的思维力.孩子是一定要先见到母亲的.以为护士的这番话是说给她听的.

    叶凌风赶忙止住她说:“你刚生产完.还不能下.我跟爷爷过去看一下.”

    “是啊是啊.你在上歇着吧.”叶老脸上露出激动按耐不住的喜悦之光.

    叶凌风跟叶老來到保温室.看见一个小猫一般大的孩子蜷缩着体动來动去.

    “爷爷.他怎么这么小呢.”

    “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

    “爷爷.你看他跟我长得像不像.”

    “嗯.像.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爷爷.我当爸爸了.”

    “是啊.你当爸爸了.你终于长大了.”

    微弱的灯光下.两个男人.一老一少.望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泪流满面.

    新的生命总是让人敬重感动了.他承载了上一代人的梦.延续着上一代人血液在这个世界上继续走下去.

    何小妖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就回到了叶氏别墅.叶家专门请了伺候她月子的高级月嫂.还有专门带孩子的佣人.专门做月子餐的厨师.

    叶家原來养了一条特别名贵的狗.考虑到他们孩子的安全.也忍痛割的送到了邻居家寄养.话说叶家别墅那么大.婴儿房在二楼.隔着四五百米的距离.咋就危险了呢.但是吧.现在孩子是叶家最最最宝贵的珍品.只要是存在一点危险因素的东西都要马上清除.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