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阵痛

    %&*";i^

    众人一阵欢呼.刚才紧张尴尬的气氛终于在任飘飘的英明决断下开始缓和了.

    叶凌风松松双肩.“你这不是纯属刁难我吗.沒看见我受伤了吗.”

    “切.少装.就你叶少的力大无比气盖山河的气力.莫不要说单脚抱一个小虎.就是两个小虎加起來.你也不在话下.”

    任飘飘一看气氛被挑了起來.越发的兴奋.走过去.亲自把叶凌风推到小虎的面前.跟着大家伙的节奏.不停的说:“抱起來.亲一个.抱起來.亲一个.”

    叶凌风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虽然亲男人有点让他放不开.可总比当着何小妖的面亲女人强吧.再说他把小虎一直当成孩子看待.就算亲一下也沒关系.

    紧张的反倒是小虎.只见他双手紧握.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呼吸也变的急促起來.

    叶凌风亲切的张开双臂.笑着说:“來.小虎.让我抱抱.”

    小虎的脸一下子变的冷的可怕.他怒视着任飘飘.然后转眼看向叶凌风.把餐桌中间的那个酒瓶子狠狠的摔在地上.酒瓶啪的一声粉碎骨.然后他恶狠狠的说:“疯子.都是群疯子.”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小虎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任飘飘迷糊的眨眨眼睛.“不就是玩个游戏吗.干嘛这么生气.”

    然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说:“小虎的脑袋构造不同于常人.难道取向也跟我们不一样.莫非他真的喜欢叶少你.”

    她的话刚一说完.就被冷浩然捂住了嘴巴.冷浩然狂向她眨眼睛.你个傻瓜.别人大概都猜出來了有这种可能.可人家都不点破.就你个傻子口无遮拦的什么都说.

    何小妖见大家又沉默了起來.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惊叫道:“马上就十二点了.大家准备放焰火迎接新年吧.”

    她的话一说出來.大家立刻附和.“好啊.好啊.放焰火.”

    jackyan有点不高兴的撇撇嘴.小声的嘀咕着.“你们的都玩够了.我的真心话还沒说呢.”

    “什么真心话.难道你喜欢何小妖.”

    “你怎么知道.”yackyan睁大了眼睛问.

    任飘飘使劲掐了他一下.见大家都忙着往院子里搬焰火.并沒有谁注意到他们这边.她才放下的瞪他一眼.“您就打住吧.现在的况已经够乱的了.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你还说什么真心话.”

    “起码让她知道.我喜欢过她啊.”jackyan眨眨眼睛.萌态十足的说道.

    “喜欢个.听我的.有家庭的女人别去招惹.否则你会背上千古骂名.”

    任飘飘恶狠狠的说.

    jackyan做出我好害怕的夸张表.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快点帮忙.”何小妖站在大门口朝他们两个大声的喊道.

    随着十二点钟声的敲起.大家把焰火点燃.五颜六色的礼花随着新年的钟声飞上天空.夜空顿时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真漂亮.”

    夜空下的人们是一片欢呼.大家在闹的气氛中迈向了崭新的一年.刚才所有的不快与尴尬都随着新年的到來儿被他们 抛到脑后.

    新的一年來了.什么不痛快的事都统统忘记吧.人总是要往前看.不能总沉浸在以前的悲伤岁月里.

    何小妖一帮人玩到凌晨两点多钟才散去.原本何小妖想着让大家都在叶氏别墅休息的.可是他们都以过年要在自己家为借口离开了.

    “我们也去睡吧.”何小妖打着哈欠说.

    “我早就困了.”叶凌风迷糊着双眼回答.

    六个月后.正值夏天.

    何小妖着一个大肚子悠闲的在空调房里吹着冷风.对着超大屏幕的正乐滋滋的看韩剧.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來.一看是任飘飘的号码.

    “喂.干嘛.”何小妖一惯懒散的口气.

    “出來逛逛呗.冷浩然去参加巴黎参加什么服装展览会了.我一个人在家都快闷死了.”

    “我看电视呢.”

    自从何小妖怀了孕.越发的懒了.当初还一直嘲笑任飘飘每天过着猪一般的生活.后來的事实证明.她比她更像一头猪.

    “电视重要还是我重要啊.”任飘飘拿话压她.

    何小妖沒辙.看了一向逐渐西落的太阳.挠挠油乎乎的太阳.“好吧.你在街心公园公园等我吧.”

    半个小时后.两个胖胖的穿着睡衣大妈模样的女人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大口大口吃着大桶冰激凌.

    “你说你这肚子怎么回事啊.预产期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还不生啊.”何小妖边说边看了一眼任飘飘气球似的肚子.

    “估计嫌外面太.”任飘飘挖一口冰激凌放在嘴里.沒心沒肺的说.

    “你家的公主的名字起好了沒有.”

    “好了.叫冷飕飕.”

    何小妖听了这个名字.差点沒笑趴下.她轻轻的在任飘飘的肩膀上打了一拳.“滚吧你.哪有叫这样名字的.将來孩子上学了.不得被小朋友取笑死.”

    “冷飕飕就怎么了.多独特啊.绝对沒重名的.”

    她的话刚一说完.手上的冰激凌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不行了.妖儿.我肚子疼.好像要生了.”

    “什么.”何小妖顿时方寸大乱.赶忙从包里翻手机.翻了半天才想起忘在家里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六神无主的看着疼的死去活來的任飘飘.她还想着孩子不会生在大街上吧.

    这女人的思维不是一般的强悍.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想到这些.

    “送.送我去医院.”

    任飘飘咬着牙说.

    何小妖像是得到了命令.小跑到马路边.伸手拦出租车.可现在正值下班的高峰期.出租车根本供不应求.她在心里一遍遍的责怪自己.刚才为啥要把司机撵回家啊.还说他一个大男人跟着两个孕妇算怎么回事.现在由生不了.

    都怪她这张破嘴.说什么中什么.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向她这边围观.她急中生智.双手抱拳.向着围观的人们说:“我姐姐马上就要生了.哪位行行好.让我用一下手机打个电话.就一分钟!”

    其中一个小伙子一看况十分的危急.立刻掏出自己的手机.“给.赶快联系你们的家人吧.”

    何小妖感激的差点给人跪下了.她颤抖着手拨了叶凌风的号.可那男人像是故意似的.电话响了好几声.就是不接.

    “他娘的.回去非宰了你.”何小妖急的大骂起來.

    她拨了叶氏前台的电话.一嗓子喊过去.“叶凌风那个王八蛋呢.”

    前台小姐一听对方敢直呼叶凌风的名字还破口大骂.心里顿时拿不定不住.犹犹豫豫的说:“叶总在开会.请问您哪位.”

    “我是何小妖.就说我快死了.马上叫他派人來接.”

    何小妖挂了电话还沒一分钟.叶凌风的电话就打了过來.“老婆又怎么了.我正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有事我们回头再说好不好.”

    从他的声音分贝程度可以听得出.叶凌风是压低了声音小心的说话.

    “好个.任飘飘马上就要生了.赶快派车过來.我们在街心公园大门口.你要是晚來一分钟.就等着.等着哎呀呀啊”

    “老婆.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叶凌风还在电话那边呼喊.何小妖却肚子疼的瘫倒在地上.

    不会这么巧吧.她也要生了.

    七分钟后.三辆小轿车外加两辆救护车赶了过來.

    医务人员把任飘飘迅速的抬到救护车上.就要去抬何小妖时.她却借着阵痛的空隙.飞速的跑到叶凌风的边.抓住他的领带就使了劲的撕扯.“你个混蛋.非要我生孩子.快疼死老娘了.”

    她扯完领带就去抓他的头发.那个样子俨然一个骂街泼妇的形象.

    叶凌风则是一脸内疚的连连说.“对不起.老婆.真是对不起.生完这个.下一胎就不生了.”

    “还要生下一胎.你去死.”何小妖抓着他的头发就使了劲的扯.

    “啊~~~~~.”一阵剧烈的阵痛又蔓延她全.她吃疼的松开了手.

    叶凌风指挥着医护人员赶快把她抬到车上.他双手握着何小妖的手.满眼都是伤心愧疚加心疼的神色.男人这么强大.可是上天为什么要女人生孩子.

    “医生.她的预产期还有十天.怎么现在就要生了.”叶凌风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担心的问一旁的急救医生.

    “沒关系的.像这种提前十天八天的很常见.”

    医生虽然这样说.可叶凌风仍然很担心.看着何小妖疼的死去活來的样子.他甚至有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想法.

    很快就到了医院.何小妖跟任飘飘被送进妇产科.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又被推进手术室.

    叶凌风见抬头看鲜红的三个字.手术室.心里顿时沒了方向.他依稀还能听见手术室里两个女人嘶声力竭的呼喊声.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