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真心话大冒险(二)

    %&*";%&*";

    何小妖的问題一出來.众人一阵唏嘘.这次玩大了.

    仔仔的脸色像是六月的天气一样.晴不定.说变就变.他求救的看了一眼叶凌风.好歹他也是叶凌风下属.大家一起共事多年.关键时刻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可是他忽略了叶凌风跟何小妖的关系.同事关系再好.能赶得上夫妻的关系好吗.

    叶凌风对着他两手一摊.耸耸肩.做出无可奈何的动作.好像他也特别想知道这个问題似的.

    “真心话.真心话”

    众人一致吆喝起來.气氛一度被点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仔仔真是进退两难.

    他有过多少女人.这个恐怕连他自己 都不记得了吧.最的是谁.是谁呢.他偷眼向任飘飘的看去.见她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心里不嘲笑起來自己.

    这算什么.他这样的人.承载不了任何女人今后的幸福.为了让自己心的女人有一个好的归宿.他处心积虑的把她往许哲的怀里送.为的就是能成就一段好姻缘.能让那个可怜的女人有个好的归宿.可谁能想到呢.非但沒有成就了任飘飘.反倒把她害到一个绝望的地步.他只是一个给人打工的高级打工仔.就算当事故心里十分想救她于水火.可他本的能力.怎能跟黑道的势力抗衡.

    好在何小妖及时的回來.才让她脱离了苦海.当他再想接近她的时候.试着做一个居家的男人时.她的边却有了真心她的人.

    他她.却就是这样错过了.

    他有时想想.其实这样好.她就是需要冷浩然这样的男人.像他那样体贴细致的关怀.他是做不到的.她.就祝她幸福吧.

    仔仔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端起桌上那杯高浓度的伏特加一饮而尽.众人一阵欢呼.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人.说了不愿意喝酒.最后又以喝酒了事.她定是不愿意的.可当她看见仔仔朝任飘飘深深的一撇时.她心里就猜出了七七八八.

    既然大家现在都是安好的样子.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來的好.

    “下面可要轮到起了.”

    仔仔白皙的脸上闪着一丝醉态的红光.邪邪的看了何小妖一眼.想着报仇的机会终于來了.

    他大概掌握了一下酒瓶转动的频率.想着怎么才能在酒瓶停下來的时候.瓶口正好对准何小妖.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酒瓶停下來的时候.对准的是阿奇.仔仔的气馁的坐在椅子上.兴致有点锐减.说;你选择哪一样.”

    “真心话.”阿奇从來沒有玩过这样的游戏.不知道游戏就是游戏.他此时显得特备严肃.时刻准备着要说的真心话.

    “你最的女人是谁.”仔仔随口的问道.

    “何小妖!”阿奇几乎想也不想的回答.

    仔仔一听.这次也有喜嘛.顿时來了精神.

    “可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你还会一直下去吗.”

    “当然.一直都会她.直到我离开人世的那天.”

    房间里一下子静默下來.每个人都怔怔看着他.像是他踩了雷区一样.

    何小妖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他当众说出这么露骨的话.不是公然挑衅叶凌风吗.

    叶凌风的眸光变得深沉起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他看了一眼何小妖.笑意更浓了.可他那个笑.在别人的眼里总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呵呵.阿奇是何小妖的弟弟.他当然会一直她.”五朵见每个人的神色迥异.赶忙打圆场.

    “不是这样的.我对她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我这辈子就只会她一个人.”

    阿奇不领五朵的轻.给了台阶硬是不下來.死活在上面端着.

    何小妖偷偷的看了一眼叶凌风.脸上的表有点尴尬.冲着阿奇说:“你还怎么喝酒呢.怎么就醉了.再胡说八道就不带你玩了.”

    阿奇委屈的吸吸鼻子.“你们不是说了一定要是真心话嘛.”

    “真心话就好.來.咱们接着玩.阿奇该你了.”冷浩然察言观色.推动者游戏继续.

    再停留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阿奇笑着转动了瓶子.不偏不倚真好对准了何小妖.众人心里均一惊.游戏玩的还真让脸红心跳gaochao迭起啊.

    阿奇见瓶口对准了何小妖.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來.“丝丝.这次你逃不掉了啊.”

    何小妖端起旁边叶凌风的酒杯.阻止阿奇下面的话.“别.啥都别说.我喝酒.”

    “你现在有孕.不能喝酒.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叶凌风把她的酒杯多了过來.目光变的更加深邃了.他倒是要看看.岑奇这个家伙能折腾出什么事來.

    “那我大冒险.”何小妖急急的说道.

    “好啊.來.我们法式湿吻.”阿奇笑的更欢了.

    这一幕要放在酒吧里朋友聚会上.必会让众人大闹一通.可现在人家何小妖的男人好好的坐着.谁也不敢拿他当空气吧.

    阿奇这个死孩子.就是來捣乱的.

    “要尊重游戏规划.”阿奇看了一眼叶凌风.加重语气说.

    “那我真心话好了.”

    “这次就饶了你.下面再玩的人.可不能变來变去的.那多沒意思.”

    还说阿奇第一次玩.这话显然一个游戏行家.

    “在我问你问題前.你必须保证回答的话是真正的心里话.”

    “问吧.真啰嗦.”

    何小妖一下子觉得有点.捋上去袖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你有沒有对我动心过.哪怕一次也好.”

    在座的人又都不说话.餐桌上顿时鸦雀无声.

    阿奇跟何小妖在莫比尔一起生活了整整三年.阿奇又是那样体贴华美的男子.就算比她小了五岁.可从來沒有年龄界限的.尤其对何小妖那样一个随的女人來说.她从來不觉得五岁是什么不可逾越的差距.两个人的真心才是最重要的.

    “回答啊.”阿奇对上何小妖的眼睛.波澜不惊随意的样子.可餐桌下他的手.却紧张的交叠在一起.

    过了良久.何小妖胆战心惊的挤出一个字.“有.”

    场上暗潮涌动.除了何小妖之外.每个人都正视的斜视的看向叶凌风.叶凌风微笑一下.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这有什么.我不是也跟沈琉璃一起生活过.一对男女在一起生活那么久.哪有不动心的.”

    他的话下之意就是他也曾对沈琉璃动心过了.

    此话一出.大家把目光又嗖的一下看向何小妖.何小妖脸上的表由愤怒恢复成平静.无所谓的说:“这很正常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现在她心里都后悔死了.好好的吃吃喝喝.为嘛提议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过关.过关.小妖继续.”冷浩然拿出掌控者的姿态.催促着游戏继续.

    何小妖用尽全的力气转动了酒瓶.心里还不停的腹诽.好你个叶凌风.胆子不小啊.敢对别的女人动心.晚上别上老娘的.

    瓶子停了下來.对上了任飘飘.任飘飘那女人一阵欢呼.猛吹一阵口哨.双臂在半空中兴奋的挥了一下.“终于轮到我了.哈哈.”

    不等庄家发话.任飘飘就兴奋的叫嚣.“你们丫的都太闷了.说什么真心话.我怀孕不能喝酒.我要大冒险.大冒险.”

    “那你亲一下学长吧.”何小妖兴致有点不高.随意的说道.

    任飘飘那女人不知道什么逻辑.何小妖放她一马吧.她好像还不领.撇撇嘴.“切.一点难度都沒有.我还想着气氛呢.”

    “就是.亲自己的人有什么意思.要亲.就让她亲仔仔.”阿奇一手执着酒杯.目光在何小妖的脸上徘徊.笑着说.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任飘飘跟仔仔的过往.他现在心里实在太闷了.为了找乐子.才这么一说的.

    何小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今天來就是來捣乱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早知道他这样.就不该让他來.

    “老婆怕什么.我相信你.愿赌服输.”冷浩然傻不拉几的特单纯特小白的还在鼓励任飘飘.

    任飘飘小手一挥.“就是.怕什么.玩游戏嘛在.“说完就大喇喇的走了过去.啪叽的在仔仔的脸上亲了一下.

    众人欢呼.气氛一下子烈起來.

    任飘飘倒是沒什么.仔仔却意外的脸红了.众人一看.笑的更欢了.

    何小妖在心里暗暗的叹一口气.有时候.人傻也是福啊.

    下面轮到任飘飘坐庄.到底是经常混场子的人.转酒瓶的动作都跟人不一样.她把酒瓶向上一抛.反手一接.腾空翻出好多的花样.乱了众人的眼.瓶子落在餐桌上.她眼疾手快.猛地按住飞速转动的瓶子.瓶子就在一刻嘎然停住.瓶底朝外.瓶口对上叶凌风.

    “哈哈.看來我宝刀未老啊.”任飘飘得意的一笑.计得逞的看向叶凌风.

    “我喝酒吧.”

    任飘飘那个眼神直让他头皮发麻.他知趣的说道.

    “不行.不行.这是你家.你哪能这样无趣.我替你决定了.大冒险.去把那个俊俏的小虎抱起來.然后转一圈.然后亲一下嘴.”

    

作者有话说

天佑雅安,我们一起为它祈福!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