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真心话大冒险(一)

    %&*";%&*";

    年度大会结束后.何小妖谢绝了所有的人的邀请.让司机直接送她上了医院.今天是大年三十.叶凌风还在医院里.可不能让他自己在医院里.

    等她到了医院.发现管家正在那里等她.她歉意的一笑.“六叔辛苦你了.你回去跟老头子过除夕吧.这里有我呢.”

    管家慈祥的一笑.都说何小妖沒心沒肺大大咧咧.殊不知.她也是个很会疼人的孩子.

    夜已经暗了下來.向窗外望去.此时正是万家灯火全家团聚的时刻.

    “车已经备好了.我们一起回家过年.”

    管家叫來门外面的两个保镖.让他们小心把叶凌风扶到一个轮椅上.然后对何小妖说:“我已经给医院方面打过招呼.他们同意凌风可以暂时出院.”

    “这.”

    她刚才还在想.结婚第一年就跟叶凌风在医院过除夕.真是太不吉利了.沒想到事到了最后竟有了转机.

    “沒事的.走吧.”

    管家一挥手.示意那两个保镖把叶凌风推下楼.

    何小妖跟着出了医院.只见医院外面停了一辆加长林肯轿车.保镖小心把叶凌风扶进去.也让何小妖上了车.

    车子迅速的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叶凌风握住她的手.会心的一笑.“今天表现的很棒.”

    何小妖得意的一笑.“那当然.不看看老娘是谁.”

    今天的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她在讲台上的精彩表现.可有几个人能看到她背后付出的汗水呢.她不止一次的向叶老闹绪说不干了. 不上班了.可叶老不发话.她就一直在暗中使劲.她就是这样的人.

    她把头歪在叶凌风的肩膀上.看着窗外闹的街道.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她跟叶凌风一进叶家别墅.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像是要把房子的震破.

    怎么会这么闹.叶家上上下下就那么几个人.就算把全部的佣人都加上.也造不出这样的声势.

    她狐疑着推着叶凌风.刚进叶家大厅的门.只听砰的一声.彩带纷飞.金光闪闪.五颜六色的碎片飘洒在她跟叶凌风的头上.

    搞什么啊.弄得跟结婚似的.

    她顾不上整理头上的碎片.就抬眼看去.屋里面有任飘飘.五朵.冷浩然.成成.小虎.阿奇.仔仔.连好久不见的jackyan.大家都用烈的眼神看着何小妖.仿佛她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她心里很是惊喜.“你们怎么都在.”

    她抱抱这个.拥拥那个.哪个都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真是太惊喜了.沒想到在今年的最后一天.她能看见这么多久违的朋友.她是真的高兴.或许是氛围太煽了.她的眼泪快要流下來了.

    “你们真是的不管了.我今晚要玩个痛快.”

    她说完.就拿起酒桌上一瓶香槟.开了口.朝着众人洒去.

    叶老笑呵呵的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招招手.让管家过來.“咱们走吧.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哪能容得下咱们两个糟老头子.”

    “好.好.我已经让张嫂在楼上备了酒水.咱们上去&咱们的.这里就让他们年轻人折腾去吧.”

    沒有人告诉何小妖.这一切都是叶老故意安排的.他今天看了何小妖在大会上的表现.在心里勉强给了个及格.为了嘉奖她.让她在叶家过一个难忘的除夕之夜.找來了她所有的好朋友.同她一起高兴高兴.

    如果叶欧辰跟沈琉璃还有他的父母也在.那么这个聚会就完美了.可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真正完美的事.

    何小妖简直玩疯了.她的脸上被喷了一脸的酒水.还被人抹了一脸的新年蛋糕.样子滑稽可笑.

    叶凌风考虑考虑到她现在不比平时.也是有孕的人了.家里面的空调虽然开的很足.但还是怕她一冷一的会感冒.就连哄带骂的让她回房换一件干净的衣服下來.

    等她换了衣服下來的时候.大家也都平复了一下兴奋的绪.围着餐桌填着各自的肚子.

    “我们喝酒吧.”

    何小妖是见人多就得瑟的那种.刚才泼水节似的闹腾.她还嫌不过瘾.这又提议说要喝酒.

    叶凌风一手抓住她手上的酒瓶.拉下脸.“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体状况吗.难道你想将來的孩子也是个酒鬼吗.”

    何小妖不高兴的扁扁嘴.把酒瓶又放回原处.眼珠一转.“这样.我们玩个游戏.我跟任飘飘有孕在.不能喝酒.其他的人输了都要喝酒.好不好.”

    她这个提议并沒有得到多少人的响应.关键都是考虑到她现在的体状况.根本经不起折腾.

    “好.”任飘飘第一个同意.

    “好.我们就喝酒玩游戏.一年难得有这样一回.”说话的是刚刚回国的jackyan!

    “好.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咱们就玩真心话大冒险.”

    哪里都同意了.分明就三个人同意.

    何小妖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她可是搞气氛的好手.本着聚会非要喝趴下一个的原则.她是攒足了劲儿要痛痛快快的玩一回的.

    “大家都做好了.我们马上來玩游戏.”

    第一局.何小妖坐庄.她拿着一个空酒瓶子放在餐桌中间的位置.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猛的转动了啤酒瓶.在一片紧张的欢呼声中.瓶口对准了一直么怎么说话的成成.

    何小妖大喜.这个正中她下怀.她玩这个游戏多半是为了凑成他跟五朵.让他们夫妻二人重归于好.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何小妖抿着嘴偷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强装淡定的五朵.

    “真心话.”成成回答.

    “问什么好呢.”何小妖装着沉思的样子.她不能让人看出自己是早有预谋的.“那个.你现在还五朵吗.”

    成成看了一眼五朵.笑了笑.眉眼之间笃定的神色.让人都猜出了答案.

    “我对她早已经沒了恋人之间的那种.”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在座的人都替成成捏一把冷汗.这话怎么说的.不是往枪口上撞吗.众人都偷偷看向五朵.这女人像是成精似的.百毒不侵泰然自若.

    “我跟朵朵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已经过了恋人之间的那种粘合期.不然.我也不会在感上迷失了自我.变得轻浮起來.那时.我觉得自己不她了.不再需要她了.可等我真正的跟她分开始.我才发现.她才是我最最需要的那个人.不过这种早已经变成了亲人之间的.是那种这辈子都不能割舍的.”

    成成说的满怀深.可以看得出.他是真的从错误中领悟了人生的真谛.

    “你现在对她的.不是因为她现在是价千万的女老板而只是因为她是依依的妈妈.”何小妖是故意这样问的.既然话已经开了头.就让五朵彻底的看到他的真心.

    “妖姐.我懂你的意思.其实以我现在的状况.要跟朵朵重新在一起.多半的人都会说我有目的.可时间可以证明一切.现在朵朵不答应我重归于好沒关系.我可以努力.可以等.等我东山再起的时候.我会在请求她的原谅.”

    “好.过关.我以水代酒.干了.成成.下面换你坐庄.”

    何小妖不五朵.他们有的上是时间.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让他们彼此看清对方的真心.

    第二局.成成坐庄.转动酒瓶.

    瓶口这次不偏不倚的对准了仔仔.何小妖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这个长相极美却十分滥的男人.今天一定要他出出丑.

    何小妖不等成成提问.抢在他的前面说:“成成跟仔仔不熟.这个庄我來做.”

    “不行.是谁的.就是谁的.哪能乱.”仔仔可不想跟何小妖演对手戏.

    “这个你说了不算.要问庄家.”何小妖理直气壮的看向成成.不停的朝他眨眼.心说我帮了你一回.你也得帮我一回.

    成成歉意的对仔仔一笑.“不好意思.就让妖姐來好了.”

    何小妖一阵狂笑.想着你个妖孽.终于栽倒我手里了.“真心话.大冒险.”

    “大冒险.”仔仔斩钉截铁的说.

    “好.跟我家院里的那条母狗來个法式湿吻去.”

    众人爆笑.何小妖啊何小妖.你可这能整人.

    何小妖要是沒有记错的话.仔仔可是最怕狗的.她以前养过一只叫做仔仔的小狗.有次他去了她家.差点沒把他吓死.

    “沒你这么整人的.”仔仔不乐意.

    “要尊重游戏规则.”

    “那我喝酒.”

    “好.喝这一杯.”何小妖推过去一杯高浓度的伏特加.笑眼弯弯.今天非要把他整趴下.

    “喝下去.喝下去.”任飘飘带头起哄.

    “我.我选择真心话.”仔仔赶忙改了话.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何小妖笑着想了一下.“你有过多少女人.最的是哪一个.”

    她的这个问題一出來.就后悔了.光想着整他了.却忘了任飘飘也曾经跟他在一起过.她偷眼向任飘飘看过去.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