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年度大会

    i^%&*";

    何小妖心里一惊.一大把瓜子洒在地上.抓起自己的包就往外跑.

    “妖精.怎么了.”

    后传來任飘飘紧张的呼喊声.但是现在的何小妖哪里还顾得上她.出了她家的门.拦了辆车.就往医院的方向狂奔.心里不停的祈祷着.

    从任飘飘的家里到医院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可在何小妖的心里觉得像是两个小时那么漫长.她的心里不停的受着煎熬.真后悔出來的时候.为什么要跟他吵架.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她的心里该有多难过.

    她好容易來到了医院.看见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单.她的心里就一阵的发虚.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找到值班的护士想问一下叶凌风在哪个病房.正好叶老的管家走了过來.带着她一路來到叶凌风所在的病房.

    何小妖一路上都愁眉不展担心的要死.可进了病房看见叶凌风正十分悠哉的吃水果时.她的气不打一处來.奔过去.朝着他的上就是一阵乱打.

    “你个坏蛋.你个坏蛋.明明好好的.却说呜呜.吓死我了.”

    “住手.”

    一旁的叶老严厉的制止住她.那个仇视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她吃掉.

    管家唯恐祖孙两个再次爆发战争.赶忙上前拦住何小妖.小心的拉开叶凌风的被子.何小妖看见他原本健康的左腿上绕了好几圈的白色绷带.一下子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真的受伤了.

    管家慢慢的把被子给叶凌风重新盖好.转眼对何小妖说:“凌风追你出去的时候.因为赶得太急.路面太滑一下子从很高的台阶上摔下去了.”

    何小妖定定的看着叶凌风.沒有痛苦难过.反而哈哈大笑起來.要不是因为叶老在旁边.她一定会笑个昏天暗地.

    “你怎么就那么笨呢.又不是三岁的小孩.怎么会摔跤呢.真是笨死了.”

    叶老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沒见过这么沒心肝的女人.自己的丈夫摔伤了.竟然还笑得出來.

    叶凌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特别的滑稽.难为的挠挠头.把脸别到一边去.

    “我让你去公司上班.你跑哪去了.这么大的人了.什么时候才能定.”

    叶氏年度报告大会还有几天就要召开.何小妖这个代理总裁却像是沒事人似的瞎晃.你瞎晃就瞎晃吧.还把叶凌风牵扯上.弄得他现在脱臼了一条腿.上的旧伤还沒好呢.又添了新伤.这可如何是好.

    “你不用担心.年度大会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

    何小妖赌气的说.这个时候只能赶鸭子上架.为了她的尊严.她也只能这么做.

    “但愿一切都能像你说的.”

    叶老狠狠的瞪她一眼.刚想出去.想起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折回來.“把我的重孙子照顾好.”

    何小妖扁扁嘴.肚子里一阵腹诽.真是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老古董.对叶凌风好.对叶欧辰也好.对刚來的脑子有问題的小虎叶老.就是对她这个外孙女不好.为啥.不就是因为她是女的.他们都是男的.

    何小妖觉得叶老跟管家已经走远.重重的把房门关上.往叶凌风脑门上就是一巴掌.“你什么时候断腿不行.偏偏这个时候断.难道真的要我这个半吊子主持年度大会.你们就不怕把叶家的脸全都丢尽了.”

    “你刚才不是还信心十足的要爷爷放心吗.怎么一转眼就沒信心了.”

    “我那是赌气.懂不.那老头原本就看我不顺眼.我不那么说.不就让他更看不顺眼.”

    何小妖气呼呼的走來就去.马上就到了年度大会.要想一个应急的对策才行.

    叶凌风看她为难的样子.轻声叹了一口气.说.“让阿奇帮你吧.以前是我太小心眼了.我相信你.”

    何小妖惊异的看向他.怎么摔着了腿.连脑子也跟着不正常了.刚才见阿奇还像是见了仇人似的.怎么转眼就是另一个态度.

    “你不会有什么谋吧.”

    何小妖迟疑的问.

    “我想通了.”

    “真的想通了.”

    “嗯.想通了.”

    叶凌风在摔着腿的那一刻突然就悟了.阿奇喜欢何小妖是事实.何小妖把他当弟弟也是事实.何小妖喜欢自己也是事实.那自己又何必强人所难呢.他和何小妖已经成了夫妻.这样苛刻的要求她不跟阿奇见面.只会让她更加的反感自己.但不如放开手.让她心里舒服点.或许她能更加的向他这边靠拢.

    果然.叶凌风一说想通了.何小妖高兴的跑到他跟前.啪叽啪叽的就亲了他两口.“老公.你真是太伟大了.我好你哦.”

    叶凌风的心里的霾也一下子烟消云散.心里一下子亮堂起來.

    在阿奇的帮助下.何小妖进步很快.加上有了叶凌风的信任.她的干劲十足.心想着自己的老公这样相信自己.一定要做出个成绩让他看看.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年度大会那一天.

    这一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外面下着雪.天色也有点暗.

    可是叶氏内部却一派喜气洋洋气腾腾的样子.年度大会这天也真是农历腊月三十这天.

    何小妖想着一定要顺利弯成报告.大家都还等着回家吃饺子.跟家人一起过新年呢.

    离大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何小妖紧张的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准备最后再温习一遍上面的内容.

    这个时候阿奇推门进來.看着她的样子.问.“紧张吗.”

    “有点.”

    “來.跟我做.深呼吸.吸气.呼气.对.还紧张吗.”

    “还紧张.”

    阿奇一副败给她的表.可一想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打击她.她一个不乐意.扔了发言稿直接走人.她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沒关系.就当下面坐的男人都是暗恋你的人.女的都是你的姐妹.沒什么可怕的.”

    何小妖打开会场的监控.吓得赶忙撤离老远.“这么多人啊.怎么说有上千人.不是说都是叶氏的高层吗.怎么会这么多人.”

    阿奇笑笑.原來这个傻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家到底有多大的产业啊.

    “别管來的是什么人.你只管把你的报告做好就行.”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何小妖接了.“总裁.会场已经准备完毕.您可以下來发言了.”

    何小妖挂了电话.拿着文件的手抖了抖.看了一眼阿奇.把发言稿往他怀里一推.扭捏的说:“要不你替我去吧.”

    “开什么玩笑.我倒想去.叶氏同意吗.你外公跟你老公同意吗.”

    阿奇把稿子重新塞进她的手里.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

    何小妖乘坐电梯.一路下到会场中心.她紧张的站到幕后.等着主持人喊出她的名字出场.

    就在她恍惚的时候.只听外面的主持人用特别高亢特别洪亮的声音说:“首先我们欢迎叶氏代理总裁何女士为我们做上一年的年度报告.大家欢迎.”

    然后下面是潮水一般烈的掌声.

    何小妖深吸一口气.不就是做个发言吗.有什么可害怕的.她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加油.终于从幕后走到的幕前.到台的中央.要上一个台阶.因为她太紧张了.根本沒注意到那个台阶.一不留神脚下一绊.就摔倒在地上.

    这可是叶氏最严肃的大会.何小妖这么一摔.下面顿时哄笑了起來.

    叶老在下面不停的拿木杖敲着大理石的里面.“朽木不可雕也.不可雕也.”

    她这么一摔.心里反倒不怎么紧张了.反正最坏的事已经发生了.在怀也坏不到哪里去了.她坦然的站起來.走到讲台中央.微笑.对着话筒说:“咱们叶氏里原來帅哥也这么多.害的我光顾着看你们.都顾不上留心脚下的路了.”

    下面又是一阵哄笑声.可大家这次的笑.却带着明显的宽容和融洽.对讲台上那个看上去很瘦弱的女人.下面的人竟抱了一种好奇的心里.她一出场都这么好玩.下面还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呢.

    “我真怀疑我的外公也就是叶邦国先生是不是外貌协会的.怎么挑骨干都是挑这么帅的人.这一个.还有第二排的那个.再后排的那个.别看了.就是说你呢.你们为叶氏的精英怎么能这么帅呢.”

    她带着开玩笑的口吻.指点着坐在下面的高层们.然后她话锋一转接着说:“大家可不要被他们的外表所蒙骗.不要以为帅的只是他们的外表.我这里要讲的是.他们帅的本质.大家请看幻灯片.这上面是这些人上一年度为叶氏创造的利润值.”

    何小妖以帅为切題.循序渐进的把话題引入到他们今天的正題.

    医院里的叶凌风.正在用笔记本看着叶氏大会的现场直播.看着何小妖在上面侃侃而谈口若悬河的样子.他会心的一笑.果然是个有大智慧的女人.大智若愚就是说的是她这种女人吧.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