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我是孩子亲爹

    %&*";%&*";

    叶凌风白了她一眼.这女人忒能装了.让你上个班.至于什么借口都编吗.怀孕.她还真敢说.她咋不说马上要生了呢.

    “哎呀呀.叶凌风.不行了.我还要吐.”

    何小妖一个反胃.趴在水池旁边拼了命的吐了起來.

    看在这女人演戏演得真的份上.叶凌风走了过去.踢踢她.“好了.别演了.到了下班的时间了.今天就算你糊弄过去了.”

    何小妖用水在嘴上抹了一把.笑笑.“我就听下班这句话.不过刚才胃里真的很不舒服.”

    继续编.继续编.看你能编到何时.叶凌风双手插兜.嘲讽的吹了一声口哨.率先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何小妖赶忙追了过去.在电梯快要关上的一霎那.闪钻了进去.

    “拜托你以后不要什么话都说.”

    叶凌风的话音刚落.何小妖一下子双手捂住肚子.慢慢的蹲了下去.

    “电梯马上到了.你赶紧起來吧.”

    叶凌风真是无语了.这女人今天这能折腾.先是说人偷.而后要离家出走.好容易被抓來上班了.又闹着头疼.头疼还沒好呢.又胃里难受.现在倒好.纸巾蹲在地上装肚子疼.要她上个班咋就那么难呢.

    叮咚一声.电梯的门打开.叶凌风先走了出去.看见何小妖愣是不起來.眼看着电梯的门就要关上.他一个箭步窜过去.双手挡住电梯的门.“老婆大人.您今天犯戏瘾了还是咋地.我快饿死了.我要吃饭.”

    叶凌风说完.一直等着何小妖自己站起來.心里还想着.只要说到吃.她一定会很快的站起來的.可是他等啊等.这女人今儿的耐力够强大啊.连美食都引不了.

    “你再不走.我自己走了啊.”

    他一天下來被何小妖折腾的够呛.忍耐力已经快要达到极限.可是何小妖就像是钉在了电梯里.死活都不出來.

    叶凌风感觉出她的异样.慌忙的蹲了下來.撩开她的头发.只见她额头上渗着汗水.眉头紧皱.双唇不停的颤抖.两只手捂着肚子的位置.

    叶凌风吓傻了.赶忙抱起來她.边跑边着急的问:“妖.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何小妖的肚子现在虽然很疼.可她的脑子还是非常的清楚.让你再怀疑我.就是不开口.怎么问就是不开口.

    叶凌风见她一句话也不说.心里更加的着急.脚步又加快了一些.

    好在今天他是开车來的.把何小妖放进车里.就朝着最近的医院开去.

    半个小时后.医生从检查室里出來.

    叶凌风赶忙上前询问.“我的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中年女医生摘下口罩.不满的看了叶凌风一眼.“你是怎么照顾孕妇的.你太太差点流产.”

    “什.什.什么.流产.”

    叶凌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说话也跟着不利索起來.

    女医生看叶凌风的反应.神显得更加的不满.“她怀孕两个多月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什.什么.怀孕.”

    叶凌风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來了.她怀孕了.她怀孕了.天啊.她怎么就怀孕了.

    “医生.医.医生.你确定我太太怀孕了.”

    那个女医生白了他一眼.她当这么多年的妇科医生了.难道诊断还会有错.就算人会弄错.难道b超机器也会弄错.连自己的太太怀孕了都不知道.他这丈夫是怎么当的.

    “千真万确.进去看看她吧.以后可要小心了.这次算是她幸运.孩子算是保住了.如果还不注意.那谁也不敢保证孩子会怎样.”

    “好.好.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叶凌风激动的握住医生的手.感激的泪盈眶.

    何小妖见叶凌风走了进來.赶忙把被子盖在头上.头捂在里面怎么也不出來.

    “老婆.老婆.你这是干嘛.”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叶凌风自知理亏.在办公室的时候.真不该怀疑她.这次幸好他发现的及时.如果他硬是先走了.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坚决不会怀疑你了.你快点吧被子拿下來.小心闷着咱家的小宝贝.”

    何小妖听他这么一说.赶忙把被子扒拉下來.转了眼珠.突然想起來什么.拿起手机就给任飘飘拨了过去.

    任飘飘因为何小妖坐立不安呢.这么长时间了.她把叶凌风是争了煮了还是吃了.总得有句话.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怎么还沒一点动静呢.这也太不像她的风格了.

    她正在犹豫着是否再拨一次何小妖的电话.何小妖的电话就大了过來.

    任飘飘赶忙接了.“喂.妖.你在哪了.你把叶凌风怎么样了.我给你说.男人都有这毛病.你教训他一下.让他跪个搓板睡个凉板凳洗两次内裤这事就让它过去吧.怎么着你们也结婚了.你要是不依不饶吃亏的是你.你一沒工作二沒长相你说要是离婚了你可怎么办啊你.”

    任飘飘一口气把话说完.中间都不带打岔.

    何小妖原本是想向她炫耀自己也终于怀孕了.可那女人一接通电话就霹雳巴拉的说了一通.弄得好生郁闷.一嗓子喊过去.“丫的叶凌风都快那我弄流产了你还向着他.你脑子有病是咋地.分不清孰轻孰重不是、.你就算不跟我亲近不向着我.你也得向着你将來的干儿子不是.沒同胞的.”

    任飘飘越听听越迷糊.她是喝多了还是咋的啦.说话怎么驴唇不对马嘴的.什么流产.什么干儿子.哪跟哪啊.

    她弱弱的问了一句.“妖儿.你是不是受了刺激.脑子有点那个啥了.不怕哈.姐对这事有经验.叶凌风不是对不起你了吗.你心里不是不平衡吗.木事.回头姐也给你找个帅哥.让你也刺激一回儿.那样你心里就好受了.”

    何小妖的电话扩音很大.叶凌风在旁边也听了个大概.气愤的把她的手机多了过來.“你为她最好的朋友.怎么就不教她学好呢.我外面又女人这事子虚乌有.纯属造谣.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现在我最想说的就是何小妖.你最好的姐们.怀.孕.了.”

    手机那边的任飘飘一下子沉默了.半晌悠悠的飘过來一句话.“叶少.我知道这种事.是男人都不容易接受.可你也站在她的立场上想想.她经常一个人在家.长夜绵绵.多寂寞啊.”

    叶凌风哭笑不得.何小妖这等级的女人咋就这么难聊呢.说了半天.她早就抓不住重点呢.

    “我的说的是中国话.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的意思是.何小妖怀孕了.”

    “我知道了.你不用再强调了.可你也不能拿着孩子出气啊.也不能拿她的生命开玩笑啊.也不能用些卑鄙的手段要她流产啊.孩子不是你的就怎么了.你也不能侵犯人权利啊.谁沒有的权力.你还跟别的女人出去吃豆捞呢.我家妖有了别人的孩子也是被你的.要是你对他百般温柔呵护有加夜夜满足她.她能跟别的男人生孩吗能吗.”

    叶凌风简直快要崩溃了.强压着满腔的怒火.一嗓子喊过去.“我是孩子亲爹.”

    何小妖在一边简直快要笑抽了.任飘飘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简直是太有才了.怎么能把前因后果推敲的如此荒唐呢.费洛伊德都沒她这思维.

    何小妖见叶凌风挂了电话.赶忙绷住自己的笑脸.就算心里早就原谅了他.此时也要拿出强硬的态度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相信她的话.

    “老婆.我错了.你就别生气.这样对胎儿不好.”

    “你还知道对胎儿不好.你说我装说我演戏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对胎儿不好啊.现在孩子都聪明.两个月都能听懂人话.他一定也听见了.你这样诋毁他伟大的母亲.他将來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叶凌风一下子被唬住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何小妖的腰.百般忏悔.“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宝宝.都是我不好.我下次绝对绝对不会再怀疑何小妖太太了.我发誓.宝宝.你就原谅爸爸这一次吧.”

    何小妖被他抱在快要透不过來气了.把他推开.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 好了.起來吧.宝宝说了.就先原谅你这一回.下不为例.”

    叶凌风站起來.抽泣一下.泪眼汪汪.感恩戴德.“谢谢宝宝.谢谢宝妈.我以后坚决改正.”他说完还特别滑稽的敬了一个军礼.

    叶凌风对着窗外大声欢呼一声.拿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通知众人何小妖怀孕的消息.】

    “爷爷吗.睡了.睡了再爬起來.何小妖怀孕了.恩恩.真的怀孕了.还不知道呢.估计是男孩.”

    “喂.小虎.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的意思就是何小妖怀孕了.不懂.真笨.”

    “欧辰.你还沒起.我们还沒睡呢.知道是因为时差.我告诉你一件事.何小妖怀孕了.当然是真的.你就要当叔叔了.阿不.是舅舅.不管了.叫什么都行.关键是何小妖怀孕了.”

    “喂.琉璃.何小妖怀孕了.你已经知道了.知道了再给你说一遍.”

    “喂.仔仔.别给我打岔.何小妖.我老婆怀孕了.哈哈.谢谢谢谢.明天你到公司把这件事的主要精神下达一下.对.所有叶氏的分公司就要下达到.恩恩.”

    “喂.张嫂.何小妖怀孕了.咱家狗也怀上了.哈哈.赶得还真巧.明天多做点好吃的.什么营养做什么.人参燕窝海马什么的.多做点.”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