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误会解除

    %&*";

    何小妖被突如其來的拥抱吓了一跳.抬头看见來人.正是她恨之入骨的叶凌风.顿时气不打一处來.使劲的挣扎着他的束缚.“你个混蛋.放开我.”

    “妖.老婆.媳妇.亲的.你听我说好不好.”

    叶凌风见他们的行为已经招來看闹的人.他的脸皮薄.有点挂不住.紧紧的拉住何小妖的手腕.就往机场外走.

    他把她塞进自己的车里.然后把车门封死.

    “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

    “不听不听不听.你就坏人.我总算是看清你的真面目了.”

    叶凌风哭笑不得.按照她的脾气.他发生这种事.不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大吵一番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沒有.在她的心里.他就那么无足轻重吗.轻到一句难听的话都沒有.

    叶凌风把她的手硬拽下來.“她是我资助的一个学生.”

    “什么.学生.”何小妖着实沒想到他会想到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学生就怎么了.现在学生是二的多不稀奇啊.青.单纯.有知识.叶凌风.沒看出來.你丫玩的够新潮的啊.

    “你怎么就那么不信任我啊.我叶凌风是那种人吗.你一走就是三年.我一个正常男人生生就为了你三年.我要真是你说的那种人.我能有这么高的境界吗.”

    何小妖看着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觉得很是可笑.男人在做了这种事之后.沒一个会承认的吧.现在竟然还拿以前的事说事.那个时候.有沈琉璃这个大美人陪在边.你用得着偷腥吗.你说沒碰过她就沒碰过她.谁信啊.

    “别扯了.沈琉璃是花瓶啊.”

    “又提沈琉璃.就因为她.我这辈子栽你手里了.”

    叶凌风抓狂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柔顺的头发顿时被抓成鸟窝状.他像是想起來什么似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电话拨通之后.传來一个女孩秀气的声音.

    “喂.叶大哥.有什么事吗.”

    声音秀秀气气.带着受宠若惊的微微颤抖.

    “晓岚.有件事你澄清一下.我不是要故意惹你伤心.实在是形势所.几个小时之前.你请我吃的火锅对吗.”

    “是啊.“电话那边传來细细的迷惑的声音.

    “很不巧.被你嫂子看见了.她现在很是生气.说我在外面又女人.你给做个证.不然.我这时说不清啊.”

    叶凌风刚说完.何小妖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在别人的面前.把自己的说的那么小家子气.她是那么吃醋的人吗.咳咳.顶多有点不分青红皂白罢了.

    电话那边的女孩儿低低的笑了几声.声音顿时明媚了起來.“我就是很喜欢叶大哥啊.”

    叶凌风一听哭无泪.他已经够烦恼的了.又來一个添乱的.

    正在何小妖要发怒的时候.女孩儿话锋一转.“我们班只要见过叶大哥的.沒一个不被你的气质所吸引的.你在我们的心里就像一个高不可攀的偶像一样.叶大哥.谢谢你对我的帮助.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恩人.你可以把这段话录下來放给嫂子听.我想.能让叶大哥娶进门的女人一定是最通达理的.叫她不要误会.你就是我的一个恩人.一个偶像.一个不断向上的动力.”

    女孩像是给人做演讲似的.话说的抑扬顿挫.慷慨激昂.

    叶凌风挂了电话.拿着手机在何小妖的面前晃晃.“听清楚了吧.”

    何小妖扁扁嘴.把事闹到这种地步.她有点下不了台.吸吸鼻子.“她还摸你的手來着.”

    叶凌风苦笑一下.人家那是在给我握手.不是摸.不要什么罪名都往我头上扣.

    “握手就是握手.你吼什么啊.”

    何小妖沒了理.只有从气势上找信心.逮住叶凌风态度不好这条就往上面做文章.

    “我这不是急吗.要你.被人污蔑了.急不.”

    “我沒干什么坏事.我急啥.”

    “我也沒干坏事!”

    “但是你急了.”

    两个人在误会解除后.冒着随时可能被交警叔叔罚款的危险.说着些沒营养的话.

    叶凌风把车子发动后.突然想起來什么.“你不是在公司上班.怎么会突然跑到澳门豆捞那么远的地方.”

    他很是得意.觉得自己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可以搬回來一局.

    “不能光让干活.不让吃饭啊.”

    何小妖振振有词.不管任何时候.不管是不是他的错.她永远都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殊不知.她的心里也是很发虚.这要传到叶老的耳朵里.不知道又该对她发表什么舆论.还别说.别看她整天对叶老沒大沒小的.其实她的心里很怕他.

    叶凌风看她气呼呼的样子.心里奇怪.该气呼呼的不是自己吗.她的样子怎么好像成了受害者.不过.不要再跟她斤斤计较了.因为她心里清楚的很.再怎么计较.最后一定是她获胜.不管道理在哪一方.

    叶凌风把车子开到叶氏大楼下面.打开车门.“快点回去工作.”

    何小妖扁扁嘴.心里很不服气.好不容易偷个懒.还被抓了个正着.好不容易逮住他一点缺点.想着要把事扩大.正好借口离开他一阵子.去找她夜夜想念的阿奇.沒想到她苦心积虑找出他偷事件.就这样被他几句话打发了.

    何小妖刚想跟他告别.可发现他竟然朝叶氏大楼走了过去.

    她顿时又高兴起來.莫非他见她实在不是当总裁的料.冒着被叶老训斥的危险要重新持大局.

    他赶忙跟了上去.与刚才的表不一样.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脱离苦海了.她的脸上顿时开了一朵朵花.

    “既然你回來.我就不用上去了.”

    何小妖贼贼的笑了几声.要转离去.却给叶凌风抓了个正着.拎着她的领子.提溜着就上了电梯!

    他按了总裁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电梯叮咚一声打开之后.就看见仔仔那一脸衰样的神.一看见也凌风跟何小妖从电梯里出來.像是见了救命恩人一样一把抓住叶凌风的手.激动的说:“叶总裁你你终于回來了.我好辛苦啊.”

    何小妖嘲讽的扁扁嘴.真是故作姿态.不就是几份文件吗.有那么夸张吗.

    叶凌风像是先知先觉似的.看了何小妖一眼.面无表的说:“你的事都交给他做了.”

    何小妖自认为理屈.小声的说:“就几份文件.签一下字就可以了!”

    “我的姑.就几份文件.还就只签一下字.是不是您刚才打电话给秘书.说近來的事都交给我全权处理.”

    仔仔为了证明自己工作已经达到极限.拉着何小妖就來到自己的办公室.看见堆积如山的文件材料.何小妖吃惊的大喊一声.“怎么短短一下午的功夫就多出这么多.”

    叶凌风走了过來.还是沒有表的抱起桌上的一堆文件.然后朝何小妖扬扬头.示意她抱起來剩下的一些.然后面无表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砰的一声把文件全都摔在办公桌上.目光里流动着一种叫做愤怒的东西.

    他原以为她会好好的工作.好好的上班.好好的替他分担一些公司的事.可终究还是高估了她.那天真是白感动了.面对这样一个刁钻顽劣的女人.就得心狠.

    玉不琢不成器.就算她是一块朽木.也要把她雕成艺术品.

    看他的样子.何小妖知道是难逃一节了.原本想着抓着他的小辫子无理取闹一回.趁机去找阿奇.沒想到竟然被他摆了一道.更让她难受的是.竟然被拉到公司里來.

    “过來.”

    叶凌风冷冷的说.口气不像先前的温柔.

    何小妖在心里很是鄙视他.报复.纯属报复.好一个险的家伙.下次再看见他跟女人在一起.绝对不能这么冲动.因为她冲动的后果有很大的副作用.

    何小妖可怜巴巴的走过去吗.顺着他的目光看在一份文件上.

    “看见沒有.这个出入是有问題的.怎么会支出那么多的资金.却沒有一点收益呢.想想问題在哪.”

    叶凌风淳淳善一步一步的引导.他就不相信了.他一个商界的传奇人物.还教不会一个小女人.

    一个个小时之后.何小妖顿感两眼火冒金星头晕眼花.她心里一阵的恶心.猛地一阵反胃.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跑.

    叶凌风懒散的起.跟在她的后.学点东西有这么夸张吗.他倒要看看.她还能耍什么手段.

    何小妖吐完.看看渐渐暗淡下來的天空.心里一阵哀伤.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好容易逃离了学校那个大牢笼.又跳进叶氏这个更大的牢笼.今天跟任飘飘见面的时候.还取笑她过着猪一般生活.此时此刻.她恨不得自己马上就变成一只猪.

    叶凌风靠在洗手间的门框上.邪邪的笑了一下.“演完了吗.演完了.咱就把剩下的工作做完.”

    一提工作.何小妖又一下子的反胃起來.她对着马桶一阵翻天覆地的吐.

    然后强振作起來.对着一脸玩味的叶凌风说:“我不能工作了.我好像怀孕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