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偷腥

    %&*";

    黄经理灿然的一笑.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就在她转离去的时候.仔仔扔了手里的文件.拉住她的手腕说:“我是真的喜欢你.”

    黄经理微微一笑.轻轻挣脱他的手.“这样的话.你对多少女人说过.你现在.还有的能力吗.”

    说完.她捡起散落一地的文件.重新放到他手里.然后微笑着转离去.

    仔仔颓然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上.望着素白的天花板.他心里很是烦乱.

    他或许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可是他现在已经不敢确定自己的那种喜欢能维持多久.习惯了跟不同的女人上.习惯了沒有痛苦的分手.习惯了对每一个刚认识的女人说我你.

    可他现在却猛然发觉.自己根本不知道曾经到底过谁.那些女人的脸有的甚至都不再记起.

    仔仔慌乱了.自己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说不清到底哪一个.看來.他真的是失去了的能力.

    何小妖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看那么多的文件了.她高兴的打开电脑.找出上次沒看完的那部韩剧.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正在她看纠结万分.痛骂男二为什么还不被车死掉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不会又是叶凌风查岗的吧.

    她看了來电显示.心里暗喜了一下.是任飘飘.不是叶凌风.虽然在这个时候不想任何人打扰.但对于任飘飘.她向來模样什么抵抗力的.

    “喂.找我干嘛.”

    “你在干嘛呢.”电话那边的任飘飘好像在吃着东西.声音很是含糊不清.

    “我还能干嘛.当然是在公司上班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吃了睡.睡了吃.简直就成了一头等待下崽的猪.”

    何小妖跟任飘飘贫嘴贫惯了.哪天说话不贫上两句.那他们两个人心里都会难受一整天.

    “嘿嘿.你说的这话我听.曾经我有号称一段时间的梦想就是当一头猪.每天过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沒想到这种生活还真让我等到了.”

    任飘飘一向恬不知耻惯了.尤其在面对何小妖的糖衣炮弹狂轰乱炸.她早就产生了免疫.这多年也早就练就一张机关枪打不透的厚脸皮.把节神马的全都当饭吃了.

    “你去死吧.我沒工夫跟你贫.正忙着呢.”

    何小妖边接电话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狗血韩剧.脑子还想着等自己有钱了.是否也要把自己的故事拍成一部电视剧.自己就剧中的女主角.男主角呢.叶凌风.不行.不行.他太无趣了.一定要找个超帅的.超有魅力的男人当男主角.

    “喂.喂喂.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沒.想什么呢.”

    任飘飘那边说了好几句话.可何小妖的正神游天外.完全不知道她刚才说了什么.只听见耳边一阵刺耳的重复语.她掏掏耳朵.有点不耐烦的问.“你说什么了.我正忙着呢.”

    她是忙的.一边忙着看韩剧.还一边忙着yy.完全把总裁办公室这几个字不放在眼里.

    “你就别装了.还忙着呢.唬谁呢.赶快出來.我家的羔羔想吃好吃的了.跟我出去觅食去.”

    何小妖一听任飘飘形容自己腹中的孩子为羔羔.顿时乐了.这个称谓还新鲜的.

    “我说猪. 你是真的不能再吃了.将來营养过剩难产就不好办了.”

    何小妖这可不是吓唬她.他现在虽然沒有生过孩子.可自从任飘飘怀孕.也开始有意识的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消息.据报道.有好些孕妇唯恐孩子营养不够.在怀孕期间.就使了劲的吃.最好造成胎儿过大.顺产不下來.有的甚至威胁到孩子的生命.

    “你个乌鸦嘴.就不会说点好听的.”

    人家任飘飘正在享受着怀孕的快乐呢.她倒好.竟会往人家上泼凉水.说些不吉利的话.任飘飘也知道她是好意.就沒有跟她斤斤计较.只是一味的催促着何小妖赶快下來.陪她到外面吃饭去.

    何小妖看了一下时间.不到十点.这半上午的.吃什么饭啊.可实在拗不过任飘飘的脾气.再说剩下的事都交给仔仔处理去了.她现在确实沒事可做.于是只好关了电脑.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给办公室外面的秘书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公司.

    何小妖见到任飘飘的时候.快要笑翻了.她里面穿着保暖衣毛衣.外面穿着直到脚踝的羽绒服.这还不够.外面又加一个长宽的白色羽绒马甲.带着绒线帽子.脖子上的围巾绕了好几圈.只把眼睛露在外面.

    “我说.你干脆去南极考察得了.还吃什么饭啊.”

    何小妖打趣她说.今天是入冬以來难得好天气.虽然路上还有积雪.可阳光温暖.晴无风.

    “我们家冷浩然说了.胎儿跟大人头三个月是最关键的时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现在天气这么冷.多穿点.预防感冒.”

    何小妖跟任飘飘沒有打车.在路上慢慢的走着.边走边说着话.其实她是有意让任飘飘多锻炼一下.她现在吃的那么多.等生孩子时真的难产了怎么办.

    “你什么时候开始听冷浩然的话了.这有孩子的让你跟沒孩子的人就是不一样.看你那眼角.幸福的都快细纹撑平了.”

    “有你这样赞美人的吗.我本來就沒有鱼尾纹.老娘就算到了八十岁.也是漂亮的一朵花.”

    任飘飘的转变.何小妖全都看在眼里.以前那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任飘飘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带着点气的小女人.的力量真是伟大啊.它能让堕落的人重新振作脱胎换骨.

    “臭美吧你.对了.冷学长的父母怎样了.接受你了吗.”

    “别提了.我想着这样一直别扭着.浩然夹在中间也为难的.就买了一篮水果.做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到他老家看一下他的父母.”

    任飘飘还沒说完.就被何小妖打岔问道:“怎么.沒见着.”

    “见是见着了.我还沒刚进门呢.就把我给推出來了.还我买的东西隔着窗户扔出來了.说他们就是死也不会认我这个媳妇.”、

    说道这里.任飘飘的眼里滑过一丝的暗淡.其实这样的她.已经算是不错了.要是合着她以前的脾气.别说去看冷浩然的父母了.不挑拨着冷浩然跟他父母断绝关系就算不错的了.她勇敢的迈出了这一步.却沒有被他的父母接纳.实在是太伤她的心了.

    “或许有了孩子就好了.”何小妖宽慰道.

    “我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任飘飘嘴角撇了一下.她这次是真的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可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何小妖见她的神色黯淡下去.不想给她增加烦恼.赶忙转移话題说:“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澳门豆捞.”

    “走.“

    何小妖跟着任飘飘來到本市最有名的火锅店.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刚想点菜.任飘飘的眼睛却定在远处的某个位置.何小妖问了她好几遍话.她都沒有听见.

    “喂.你傻了.”

    “我不想吃火锅了.咱们走吧.”

    任飘飘说着就慌忙的去拉何小妖.她始终挡在何小妖的面前.不想让她看见前面的人.

    “为什么啊.刚才还闹着快馋死了.怎么转眼的功夫就不想吃了.”

    她越是想遮掩什么.何小妖就愈加的奇怪.她这个朋友她是最了解的.沒有沒缘由的舍得放弃一次宰人的机会.

    当何小妖意识到她刚才奇怪的反应來源于前方的某个事物时.她用了一个巧劲儿闪开任飘飘.看见就在最前面的靠窗位置.赫然坐着叶凌风.如果只是叶凌风自己也就罢了.他竟然还跟着一个女的.

    那个女的正好对着何小妖这边的位置.让何小妖有机会看见她真实的容颜.年龄不大.好像只有二十岁的样子.长的不是特别漂亮.却是特别的秀气.是那种一看上去给人特别舒服的秀气.

    “妖.你别生气.或许有什么误会.”

    何小妖冷哼一声.怪不得他一直同意叶老爷子让她來公司上班呢.她來公司上班.他几句有机会在外面偷腥了.果然天下男人一般黑.沒一个好鸟.

    何小妖那出手机对着那个方向咔嚓咔嚓的照了几张相.然后把手机放进包里.咬牙切齿的说:“飘.咱们走.”

    任飘飘有点意外.以她对何小妖的了解.遇见这种事.是一定要闹个翻天覆地不死不休的.可现在竟然却表现的如此淡定.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真走.”

    任飘飘有点不确定的问了一遍.却遭來何小妖一个愤恨的白眼.

    就在何小妖跟任飘飘准备下楼离开这里时.那个秀气女双手一把抓住叶凌风的手.眼睛里带着斑斑泪光.

    叶凌风却表现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嘴角还竟然带着浅浅的笑.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看样子还很享受呢.这才结婚几天啊.在外面就养了人.好.你够狠.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丫就等着下地狱吧.

    “还走吗.”

    任飘飘弱弱的问.在问完之后.还特英气的把外脱掉.想着要是真掐起來.何小妖顶不住的时候.她就算怀了孕也要上去帮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