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活该被打

    %&*";

    何小妖挤了进去.询问道:“怎么回事.”

    因为何小妖很少在叶氏集团出现过.许多公司的新员工都不认识她.这个时候大家把目光看向她.觉得穿着随便.素颜朝天.不像是什么高层领导.既然不是高层领导.就不要多管闲事.怎么那么大的胆子.敢管副总裁的人.

    黄经理正觉得事闹的不够大.她就是想要事搞大.最好闹到仔仔的耳朵里.看他帮谁.想以此树立一下她在叶氏的威风.

    可沒有想到这年头竟然还有管闲事的.遂冷冷的看了一眼何小妖.心想着哪里來的土包子.敢管老娘的事.一会儿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那个清洁阿姨一看是昨晚跟自己圆珠笔的姑娘.赶忙示意让她赶快走.不要因为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何小妖明明读懂了她眼神的意思.却毫不畏惧的站在那里.加重语气的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偷了我的戒指.”

    黄经理嘲讽的一笑.心想着.好啊.你这个女人不是要强出头吗.一会儿我让你也下不了台.

    何小妖看了一眼体微微颤抖的清洁工.硬是忍着她的脾气.连公司一个圆珠笔都不会拿的人.会大胆到偷别人的戒指吗.要是放在以前.她就二话不说.上去掐那女人了.她生平最看不惯就是以强欺弱仗势凌人的人.可是她现在为公司的总裁.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到总裁这个份.

    “事的经过是怎么样的.说來听听.”

    何小妖双手交叠在前.做出要把事弄个水落石出的样子.旁边的清洁工拽拽她的衣角.小声的说:“姑娘.你走吧.别管我了.我会说清楚的.”

    何小妖按了一下她的手背.看來今天这事她还真是管定了.

    “我今早來公司.擦了一下桌子弄脏了手.恐怕洗手的时候把戒指弄坏了.就摘下來放在办公桌上.等我洗完手回來.戒指就不见了.当时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呢.你不是她会是谁.那可是我男朋友刚给我买的.好几万呢.”

    想起那枚戒指.黄经理就满腹的心疼.那可是央求了好久才得來的.这下倒好.还沒暖呢.就被人偷了.她能不伤心吗.

    “你是不是放在哪里.忘记了.”

    何小妖猜想着都有那种可能.一点一点的帮她回忆.希望她能想起來什么.

    “办公室就那么大的地儿.我能放哪啊.再说了.我就去洗个手.几分钟就回來.我哪顾得上放到什么安全的地方啊.”

    黄经理看着人越來越多.说话的声音也越來越大.何小妖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你真的什么地方都找过了.”

    “你谁啊你.我说是她的偷的就是她偷的.你这女人怎么沒完沒了啊.”

    何小妖的神色顿时冷了下來.“那你想怎样.”

    “怎样.偷了东西当然要还过來.而且还要给我跪下道歉.”黄经理看何小妖的气势弱了下來.自己的底气更加足了.愈发的气势凌人起來.

    “黄经理.你让我道歉可以.但是我真的沒有偷你的戒指.我怎么还啊.”

    清洁工眼睛里带着浑浊的泪水.她來叶氏两年了.从來都是勤勤恳恳本本分分.从來不拿公司的一分一毫.沒想到会赶上这样的事.要是平常的物品.她也就认了.谁让当时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呢.可她丢的是戒指啊.好几万哪.就算她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呀.

    “你这个老女人真是不要脸.偷我的东西还不承认.”

    当着这么多的人.清洁工一直死咬着不承认.黄经理有点下不來台.顿时恼羞成怒.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嘴里还不停的辱骂着.

    何小妖一个愤怒.冲过去就给了黄经理一巴掌.冷冷的说:“事都沒弄清楚.你干嘛打人.这巴掌是你应该的.”

    众人不惊呼一声.这个女人可要惹大麻烦了.竟然敢惹副总裁的人.是不是不想在叶氏干了.

    黄经理在叶氏一向狐假虎威惯了.这下竟然有女人当众给她耳刮子.顿时火冒三丈.拿出自己的手机.愤愤的拨了过去.打电话之前还好好的呢.打通电话之后就开始嗷嗷大哭.“亲的.我被人欺负了.有人打我.呜呜.疼死我了“

    何小妖扶起地上的清洁工阿姨.冷眼看着这个女人的装腔作势.直了腰板.她以前就沒有怕过谁.现在她贵为叶氏的总裁.还就不相信谁能拿她怎么样.

    想起马上就要來一场激战.她的心里竟有些跃跃试的兴奋.

    仔仔接了电话.就慌忙从办公室乘坐 电梯下來.看见大厅里挤了许多人.顿时拿出高层的威严.想在人面前一展自己的气势.遂大声叫道:“都让开.”

    众人一看黄经理的人來了.纷纷让开一条路.想着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谁不想在叶氏干了.谁.”

    仔仔撩开袖子.气冲冲的走进人群里.当看见里面站的是何小妖时.顿时愣了.这个女人他躲还躲不及呢.怎么又叫他碰上了.

    “亲的.就是她.就是她打我.你要替我报仇.”

    黄经理一看自己的救星來了.赶快扑了上去.委屈之极梨花带雨的样子.

    “怎么.这个是你的新欢.”

    带着调侃的口气.何小妖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要说长的也算不赖吧.怎么就沒大脑呢.难道看女人只看跟腿.不看脑子吗.这么一个沒脑子的女人竟然也看的上眼.还是部门经理呢.鬼才知道里面灌了多少水.

    “不.嗯.那个.对不起.对不起.”

    仔仔的神特别尴尬.拉着黄经理就要走.可是那个黄经理以为仔仔是看人多拉不下脸.才不跟何小妖计较.所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闹了起來.“不嘛.不嘛.那个老女人偷了我额戒指.这个小女人打了我一巴掌.你得替我报仇.”

    仔仔用力的拉着那女人.可那女人吃了亏还沒缓过來哪肯走.仔仔一个生气就甩了她一巴掌.愤怒的说:“你走不走.”

    黄经理不敢相信的看着仔仔.脑子一时反应过來.他不该打对面那个女人吗.怎么打起自己來了.她捂着被打的一边脸.羞愤难当.一巴掌回打了过去.“你脑子被驴踢了.”

    仔仔真是有苦说不出.狠狠的抓住她的胳膊.连拉低拽的就拖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何小妖对着两个人的影.冷哼了一声.对那个清洁工说:“阿姨.你刚才在哪里打扫卫生了.跟我再上去找找那枚戒指.”

    “好.好.”清洁工受宠若惊的连声应道.

    何小妖跟清洁工就上了楼.人群渐渐的散去.好多不解的人纷纷议论.“那女人谁啊.怎么这么大的派头.连副总裁都怕她几分.”

    有位资格老点的职员从这里经过.看见何小妖的背影.凑过來说:“一群笨蛋.那是咱们叶少的太太.也就是叶氏现在的代理总裁.你们都给我悠着点.”

    “啧啧啧.”众人发出惊讶的赞叹声.随即又问.“为什么我们都沒见过啊.”

    那个资格老的职员得意的一笑.“你么这些刚入职的小菜鸟哪有机会见总裁夫人的真容啊.”

    何小妖跟着清洁工就來到黄经理的办公室.清洁工给何小妖说了当时自己打扫的大概位置以及黄经理的当时所在的位置.

    何小妖來到黄经理的办公桌前.翻了一下上面的堆放的文件.确实沒有发现什么戒指.她找了抽屉.还是沒有.办公桌也就那么大的地方.翻遍了上面的所有角落都沒有找到.她有点气馁.一枚戒指是小.人家清洁工的名誉是大啊.

    她气愤的一脚踢在旁边的垃圾桶上.一个金属落地的声音响了起來.何小妖弯下腰.喜出望外.冲着弯着腰寻找戒指的清洁工大喊道.“阿姨.你看.戒指在这里.”

    清洁工赶忙跑了过來.看了那枚戒指.激动差点哭出來.“对.对.就是她的戒指.”

    看清洁工激动难忍的样子.何小妖心里很是不好受.拍着她的背说:“现在戒指都找到了.你应该高兴啊.”

    “是啊.是啊.我高兴.真是谢谢你了姑娘.”

    “不用谢.沒事的.”

    何小妖笑着回答.不过她就纳闷了.戒指好好的放在桌子上怎么会掉进垃圾桶里呢.

    “阿姨.你还记得黄经理去洗手之前有做了什么动作吗.”

    清洁工极力的回想.我当时在拖地.然后黄经理來上班.然后有个人找她签字.然后她就去洗手了.

    “有人找她签字.”

    “嗯.当时那个人还给我问早來着.”清洁工笃定的说.

    何小妖大笑.谜团那就解开了.一定是黄经理把戒指摘下來准备去洗手.然后有人要她签文件.她看文件的时候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戒指下來.戒指掉进垃圾桶了.一定是这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