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君子协定

    叶老爷子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哪家豪门千金像她这样粗俗的.不但对长辈沒有礼貌.连基本的素养的也沒有.他现在真想仰天长啸.老天爷啊老天爷.我们叶家的名声是要毁在一个丫头的手上吗.

    因为从小生活环境的原因.何小妖早就习惯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说话方式.她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还眨着眼睛纳闷.这个老头的脸怎么又变成苦瓜样子了.本來长的就难看.这样更难看了.

    “你能不能正经点.”

    叶老拿着雕花木杖.重重的敲击着地面.他要不是觉得自己死后无颜见自己英年早逝的女儿.他才不会顶着要叶家出丑的危险吗.让她主持这么重要的大局.

    “你哪只眼看见我不正经了.”

    何小妖有点委屈的翻翻眼皮.大喇喇的坐到叶凌风的边.一只手狂掐他的后背.那个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快点把这件事挡下來啊.不然我会死的很惨的.

    叶凌风看了她一眼.笑吟吟的说:“我觉得爷爷这个提议不错.正好可以让小妖熟悉一下咱们家的业务.等我伤好了.她终究是要工作的.提前接触一下倒是好事.”

    他早就觉得何小妖应该接触一下公司的业务.这么大的家业.别人來做总沒有自己人來做用心.而起叶氏现在正在推出一种高科技的产品.准备面对欧美这样的发达国家销售.这是个大工程.需要很多人的精力.如果何小妖懂了其中的学问.那就多了一个得力助手.更重要的是.那样每天就可以看见她.

    何小妖狠瞪了一眼他.不带这样落井下石的.前一秒钟还说的死去活來的.下一秒钟就使了劲的把她往火坑里推.

    “不要.公司那些七七八八的数据我看见就头疼.以前做凌风秘书的时候.就打印一下文件.接接电话.这些简单的事我还能做.现在却要我接手这么大的事.到时候一定会出大乱子的.不干.坚决不干.”

    她从小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为了考上她毕业的那所二流大学.也是在高三那年拼了命学习.才刚过的录取线.好不容易毕了业.想着再也不用学习了.可沒想到现在他们又要自己学习什么公司业务.这不是刁难人吗.

    更何况公司有小虎那个电脑天才.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有了电脑天才还有干不成的事吗.她曾经就给小虎约定过.说让他负责挣钱.她负责花钱.当时人家小虎还特别单纯的拍着手说.好啊.好啊.咱俩比赛.看是我挣得多还是你花的多.

    虽然她曾无数次鄙视自己这种欺诈行为.可当小虎把第一个月得到的分成交到她手里时.什么罪恶感.什么愧疚感.什么不好意思感.都统统不见了.还特庄重的对小虎说.好样的.回头妹子给你买狗不理包子.

    这是什么人品啊什么妹子啊什么叶家第三代继承人啊.

    “不能不干.这是命令.”

    叶老见软的不行只能來硬的.心想着.我一个快八十的人了还不能制服你一个小丫片子我白活了我.

    叶凌风见爷爷马上就要动怒.赶忙出面调停.“好.好.爷爷别生气.我好好劝劝她.争取这个星期就让她去上班.”

    “不行.明天就得去.天天沒事晃悠.我看着心烦.”

    “我看着你还心烦呢.”

    “心烦你去上班啊.”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來.叶凌风给旁边的管好家示意一下.示意他赶快把叶老给弄走.管家会意.搀着叶老的胳膊.“老爷.你不是要胳臂黄老爷家孙子起名字吗.人家都已经在家等着了.”

    叶老一听.顿时着了急.“你怎么不早说啊.快.快.我早就选好了.咱们赶紧回來.”他边说着就边往门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叮咛叶凌风.明天一定要何小妖去公司上班.

    何小妖见叶老的影消失不见.凑近叶凌风.压低了声音说.“咱们叶氏是不是要倒闭了.”

    叶凌风笑着一个爆栗敲在她的额头上.“你个乌鸦嘴胡说什么呢.”

    “那为什么那老头天天不是给这家孩子起名字就是给那家长辈看风水.这不是在偷偷敛财是什么.”

    叶凌风差点笑抽了过去.这女人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啊.叶家倒闭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她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那是爷爷在发挥余.他不是对易经有点研究吗.闲着沒事就帮助一下这方面有需求的人.看样子.做的还不错.”

    虽然.叶凌风年轻不懂事的时候.跟叶老闹了许多的矛盾发生了很多的不愉快.可是他的心里.是非常尊重和敬仰这个老人的.一个乡下人出.靠一头牛起家.慢慢的把事业做到今天这副宏大的场面.不是一般人都做到了.如果沒有过人的机智跟毅力.也不能把叶氏做强做大.以至于成为在全中国都首屈一指的大企业.

    所以.叶邦国在他的心里.不仅仅是爷爷的代名词.更多的是偶像.是榜样.是自己不断努力的动力.

    “既然他有那么多的精力跟时间.为什么不自己去主持大局.找我这个门外汉干什么?”

    叶凌风觉得有必要跟她好好化解一下她对爷爷的误解.拿了一把椅子郑重的坐在她的边.拉住她的小手.温柔的一笑.“老婆.爷爷不能管我们一辈子.他现在年纪大了.是安度晚年的时候了.更是我们这些小辈回报他的时候了.乌鸦尚还反哺.更何况我们人呢.我们现在长大了.是时候为他撑起一个安稳的家的时候了.人.只有经历了.才能成长.只有成长了.人才沒有白活.”

    看着叶凌风郑重其事的样子.听着他这一番任重道远的话.何小妖心里也有所触动.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么大的一个公司该有多少事要处理啊.她就犯头疼.

    “你不用说的那么煽.反正我是不会去.”

    叶凌风见动之以晓之以礼这招不管用.有点犯愁的砸了一下嘴.微紧了一下眉头.爷爷临走是下了死命令的.如果这件事办不妥的话.爷爷一定会很生气的.

    “那这样.我们谈条件.如果你明天去公司上班.接手主持年度总结大会这件事.我就就答应你一件事.”

    “切.我现在不愁吃不愁喝的.有什么可求你的.”

    “想不想知道阿奇在哪.”

    何小妖一听阿奇.顿时激动了起來.晃着他的手臂说:“你知道阿奇在哪.快说.他在哪啊.”

    叶凌风一看时机來了.赶忙顺着她的话说:“你如果答应我明天去上上班.我就告诉你他在哪.”

    何小妖权衡了一下利弊.咬了一下嘴唇.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好.我答应你.那你快说.阿奇在哪.我的阿奇在哪.”

    叶凌风见目的已经达到.笑了一下.“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但是我可以派人去查.”

    “叶凌风你耍我是吧.”何小妖生气的在他上打了一下.子扭到一边偷偷抹眼泪去了.

    叶凌风把她揽在怀里.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我怎么会耍你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的下文还沒有说完.何小妖赶忙打断他的话.“你怎么沒有骗过我.登记的时候.不就是骗我來着.”

    叶凌风语塞.这女人看來要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一辈子了.

    他立刻做讨饶状.“好.好.就算那次是我不对.可我这次我发誓保证是真的.”

    何小妖吸吸鼻子.眨了一下眼睛.伸出纤细的小拇指.“那咱们拉钩.”

    叶凌风哭笑不得.多大了.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好.拉钩.”

    “盖章.”

    “好.盖章.”

    第二天.何小妖就真的风风火火去上班了.为此还特别换上一比较严肃的正装.

    因为在确定何小妖要來上班后.叶凌风就给助理发了一条公文.让他通知一下何小妖要去公司上班.

    她一到公司.立刻就成了焦点.

    因为她的份沒有公布之前.在叶氏干过几天.一些老员工都认识她.现在她一跃成为叶氏半个女主人.就算以前一些对他心怀不轨的人有什么想法.现在也都畏惧她现在的份.均微笑着迎接这位代理女总裁的到來.

    何小妖从小被人欺凌惯了.现在成为明星般的闪耀人物.一下子倒有些不习惯.

    正在她踟蹰着四处张望时.一个穿着西装带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过來.

    “对不起.何总.我來晚了.”

    何小妖循声望过去.顿时乐了.大喇喇的拍上那人的肩膀.哥们一般.“唐宋.你小子还在叶氏呢.”

    她真是好记.事过三年.竟然还记得当初跟她一起入职的同事.

    唐宋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样神一般的人物竟然这样亲切的对待自己.倒让他有些受宠若惊.“是啊.何总.我一直都在叶氏.以前是部门经理.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助理.还请多多关照.”

    看着唐宋疏离局促的样子.何小妖的脸登时冷了下來.“什么何总关照的.我不喜欢.当初咱俩啥样以后还啥样.你拘谨个毛啊.”

    唐宋愣了一下.他沒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小妖还是一点沒变.还是当初刚认识她时候的那个直來直去的小女孩.顿时心里轻松了许多.甜甜的叫了一声.“小妖.”

    “哎~~这就对了嘛.”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