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溜号

    %&*";|

    何小妖的一句话.险些把在场的人笑抽了过去.叶凌风一把捉住她的小手.“我的好老婆.你说话能不能过过大脑呢.怎么什么话都说.”

    何小妖现在贵为叶家嫡亲的外孙女.可早年在上烙下的习一点也沒有改.为此.让叶老爷子跟叶凌风倍感头疼.哪有这样的富家千金啊.简直就是一地痞女流氓嘛.

    “老娘说话就这样.听不听.”

    何小妖见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心里有点不快.但她是个要面子的人.虽然心里不愉快.可还用做出一副我愿意.你们管得着吗的样子.

    “得.我看死妖精这臭脾气是改不了.叶少.您就等着给她做善后擦股吧.她简直就是个惹事精啊.”

    为了顾忌腹中胎儿的感受.吃了那么多的任飘飘站了起來.慢慢的晃悠着自己的体.笑呵呵的说.

    何小妖翻一个白眼丢过去.“你才是惹事精呢.在我老公面前说我的坏话.你安的什么心啊你.”她像往常一样扬扬手.拳头就要打过去.

    任飘飘赶忙做出一个停止的动作.神特别紧张.“停.停.停.我现在是特别时期要特别对待哈.”

    何小妖看了一眼她臃肿羽绒服下微微起的肚皮.笑笑.“看在我干儿子的份上.就饶了你这一回.”

    “切~~”任飘飘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

    “好了.你们聊吧.我要回去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

    五朵拍了拍有点酸疼的腿.站了起來.她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堂堂女副总裁.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就今天來看叶凌风.还是忙里偷闲.推掉了一个上百万的业务.硬是“闲”过來了.

    “等我一下.我跟你一道.正好把我捎回去.”

    任飘飘说着就开始找自己的围巾手帽子.大堆小堆的防寒东西就往上捂.用她现在的话就是她现在是特殊时期压迫特别对待.这么关键的时刻可千万不能感冒.

    “五朵.她自己走确实让人不放心.你就绕个道把她送回去好了.”

    想起任飘飘冒冒失失的个.让她一个人走.确实让人担心的.更何况.现在已经是深冬.昨天刚下了一场雪.好多地面都结了冰.走在上面很是艰难.

    “好嘞.保证安全的把她连同她肚子里那一坨球送回家.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现在的五朵自从从新给自己的人生定位.人开朗大方了很多.说话语气跟方式跟带着爽朗豪迈起來.

    他们之间确实已经好到不需要语言交代的地步.有些事在他们心里早就不用语言來表达了.

    任飘飘夸张的拍拍肚皮.“宝宝.咱们现在要回家了.跟干爹干妈再见.说下次再來看他们.”她还故意挥挥自己的爪子.权作代表了她腹中的胎儿.

    何小妖笑笑.故意作出不耐烦的样子.“赶快走吧.走吧.怀个孕到处显摆.真是让人受不了.”

    “嘿.你要有你能耐.你也怀一个啊.”

    任飘飘故意鼓起自己的肚皮子她面前.作势不忿咱就比比.看看谁怕谁.

    “又來了.又來了.好了.走吧.”

    五朵恐怕两个人再因为孩子沒完沒了的扯到一起.赶忙拉了任飘飘的胳膊.硬是拖着出了病房的门.

    “切.谁怕谁.我死沒怀上.我要是怀上.准是双胞胎.而且还是龙凤胎.气死你小丫的.”

    何小妖叉着腰.很不服气的对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任飘飘大喊大叫.

    叶凌风放下手里的报纸.揉揉太阳的位置.一下午他光拿着一张报纸当摆设了.一个字沒看进去.净听三个女人扯皮了.摊上这样的老婆已经够倒霉的了.而且还摊上了跟老婆一样个的老婆朋友.

    “老婆.外面是不是又下雪了.”

    叶凌风看了看窗外.透过半掩着的窗帘看见一片一片白色的东西飞來飞去.

    何小妖一听.赶忙跑到窗前.把窗帘全部拉开.开了半扇窗户.斗大的风立刻冲了进來.她被猛呛了一下.然后关上.兴奋冲说:“是啊.是啊.果然又下雪了.好几年.h市都沒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她趴在窗台上.对着窗外的漫天飞舞的雪花无限神往.她从小喜欢下雪.每次一到下雪的时候.就跟一帮子的人撒丫子东跑西跑.因为她总是沒有耐.总是堆不成雪人.所以不管哪个同龄人堆成了雪人.她总是恶作剧把它破坏掉.为此.惹得好多女孩子流着眼泪骂她是小混子捣蛋鬼.

    想起童年的往事.想起她童年的小伙伴.她不自觉的笑出声來.

    “笑什么.”

    叶凌风见何小妖一个人趴在窗台上傻傻的笑.狐疑的下了.看见外面粉妆玉砌的世界.心里也顿时欣喜起來.他摸着何小妖柔顺的长发.看见医院楼下的场上有好多年轻人在嬉戏打闹.他握住她的手.对上她的眼睛.“想去吗.”

    “嗯.想.”

    等她把这话说出口后.才后悔不已.叶凌风现在还在住院.自己说想出去不是给他添乱吗.想到这里.她马上使劲的摇摇头.“不想.不想.外面冷死了.”

    叶凌风拿了外.换上鞋.勾住何小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据可靠消息.今天护士长休息.咱们可以溜号出去玩一下.”

    “不行.不行.你上有伤.”

    何小妖的立刻把头摇成拨浪鼓状.这里的医生早就交代过她了.叶凌风现在虽然你恢复的不错.但是子弹伤了内脏.不能再出什么意外.这一出去.万一得了感冒.感染什么并发症那就不好办了.

    “沒事的.我已经好了.你看.”

    叶凌风故意扬起了肱二头肌.显示一下自己健美的肌.表示自己完全可以出去玩一下.

    其实看到外面闹闹的样子.何小妖心里早就蠢蠢动.可考虑到叶凌风上有伤.硬是把这种绪压抑着.此时见叶凌风不断的怂恿着.她的心里就开始活动起來.

    “走嘛.走嘛.这半个月來我也憋坏了.正好出去透透气.”

    叶凌风拉着她的胳膊.像是孩子一样做撒状.

    何小妖见他实在可怜.就点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翻出來自己的一条白色的围巾.踮着脚在叶凌风的脖子上.一圈一圈的围上.然后又找出一顶绒线帽子.把他的头扒拉下來.硬是给他戴在了头上.

    然后是手.口罩.

    最后又找來一双黑色的棉袜子.让叶凌风坐在上.扒下他的鞋.在原來的袜子上又了一双袜子.然后拍拍手.如释重负的说:“好了.这样就可以出去了.”

    叶凌风自己提上鞋.因为带着厚厚的棉口罩说话也是瓮声瓮气的.“我这副武装.可以去南极考察了.”

    何小妖笑着拿了自己的手.挽住他的胳膊.嘿嘿一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现在是特殊时期要特别对待嘛.”

    “敢你也想让我怀个娃.”

    “那再好不过.那样我就不用受苦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出了病房的门.叶凌风这副装扮.以至于经常给他换药的小护士都沒有认出來.还的给何小妖打招呼说:“跟朋友出去啊.”

    何小妖又不是傻子顺着她的话说:“是啊是啊.出去打雪仗去.”

    小护士望着两个人远去的影无限的神往.都是女人.为嘛她边的男人都是那么有型啊.

    他们两个人顺利的來到了外面的场上.叶凌风大吸一口气.仰天长啸.“老子我终于重见天了.”

    何小妖笑着推他一下.狼嚎什么.被人认出來就惨了.

    叶凌风长臂一伸.把她搂在怀里.“有你在.怕什么.”

    此时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多数年轻的侣跟学生.人们來回跑着.闹着.笑着.喊着.气氛非常的烈.

    何小妖考虑到叶凌风的体状况.因为伤口正在愈合.不能剧烈运动.对于打雪仗的一群人.躲他们远远的.唯恐叶凌风一个按捺不住就找人疯跑了去.

    “你让我参加战斗让我下來干什么.”

    看别人玩的火朝天.叶凌风却只能像是木头一样待在旁边观战.毅他争强好胜的格.心里顿时觉得不爽.

    “你现在上有伤.是个病人.不能做剧烈运动.”

    为了打消叶凌风那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何小妖加重了语气.特别强调的说.

    “不能做剧烈运动.那昨晚谁一直喊着让我一直快点快点.差点沒让我累死.”

    自从叶凌风受伤之后.何小妖特别自责.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因为她受伤的.所以在照顾叶凌风上.费劲了心思.只要他的说的话.她就尽量满足.谁知昨晚.叶凌风一时沒哟按捺住自己男人的生理需求.腆着一张脸非要她跟自己同.何小妖怀着愧疚的心里拒还迎一番之后.就跟他睡在了一张上.也不知道是久沒有人事还是咋地.昨晚她表现的特别亢奋.一度让叶凌风沒了信心.

    “你真是坏.”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