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认贼作父

    !>|

    何小妖坐在宽敞明亮的总统房里.对着一言不发的沈飞鸿说:“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要挟得了叶凌风了吗?以为有了那五百万美金就可以东山再起了吗.”

    旁边一个沈飞鸿下手模样的男人终于看不下去了.“这个臭女人.你能不能别说费话了.你已经说了快两个小时了.”

    何小妖理不理的瞟他一眼.“我这是废话吗.我这是在挽救迷途的羔羊.不对.是老羊.你说.他现在也一把年纪了.留的那些钱就算不多.也够养活他下半辈子了.还折腾什么.难道还想着东山再起.打到叶邦国那个老头.”

    她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刚才还不觉的.现在觉得口很渴.看见桌子上有放着干净的茶杯.踢踢刚才那男人.“你.去给我倒杯水.”

    男人刚想发火.却被沈飞鸿一个眼神制住.他不敢反抗主人的命令.只要很不愿的给她去倒了一杯水.

    “放在桌上干什么.你们绑着我的手.我怎么喝啊.”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男人沒有办法.只好拿了水杯对着她的嘴.喂她喝了起來.

    她喝了水.口不渴了.又开始说话.“叶邦国是你能对付得了吗.你用了多少年建立了沈氏企业.恐怕耗费你大半生吧.可叶邦国那个老狐狸.不费吹灰之力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大半生的心血毁之一旦.你把这一切.不能只归结为他运气好吧.”

    那男人迷惑了.这女人谁啊这是.怎么这么大的口气.竟然连商业上的一代神话叶邦国都不放在眼里.老头來老头去去的.更让他不解的是自己的主人.计划不是要绑架人吗.人质的待遇怎么快赶上慈禧老佛爷了.衣來伸手茶來张口的.不带这样绑架人的.

    “喂.我说这么多.你到底听进去沒有.你现在就是在自掘坟墓.赶快放了我.快点.”

    何小妖觉得自己已经够晓之以动之以理了.可是沈飞鸿那个老头就像是一尊木刻一样.始终沒有什么动作.两指夹着一根香烟.从点燃到熄灭.也都沒有抽一口.只是紧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不用再想了.再想也只有把我放了这一条路.”

    她被紧紧的捆绑在椅子上.神色倒是自若的很.沒有一点惧怕.因为在她的心里笃定.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不管花多少的钱.叶凌风一定会來救她.

    她不担心自己.反倒担心起沈琉璃的父亲來.他绑架了她.等于是已经打草惊蛇.叶凌风一定不会放任能危险到自己的人存在的.这样一推理.最危险不是何小妖.而是沈飞鸿.

    过來好久.沈飞鸿把手里的烟蒂碾碎在烟灰缸里.然后抬起很是憔悴的脸.目光有些浑浊.“就算不能东山再起.最起码我可以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恨.”

    “你想发泄心里的不满你就绑架我啊.又不是我摧毁了你的公司.又不是我把你害到这种地步.要不是当初我向那个老头求.恐怕你早就死在那些狙击手的枪口下了吧.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竟然绑架我泄愤.真是沒天理了.”

    何小妖说完有点犯困.她打着哈欠看看窗外.“是不是快中午了.吃完午餐让我睡一会儿吧.”

    旁边的男人刚想发火.沈飞鸿悠悠的來了一句.“你认识左恒吧.”

    何小妖心里一惊.那个自认为早已被自己抛到脑后再也不会有交集的男人.此时像是幽灵一样一下子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声音相貌都是那么的清晰.

    左恒.那个曾经像父亲一样的男人.那个她用了最多的捍卫的男人.那个曾经把她当成她母亲险些糟蹋的男人.了那么多.最后却恨了更多.

    “嗯.你怎么会知道他.”

    何小妖敛了刚才的松散劲儿.神变得严肃而凝重起來.她把目光看向沈飞鸿.沈飞鸿也正看向她这边.彼此的眼神碰撞在一起.说不出的恨交织纠结疏离.

    “是他让我这么干的.”

    沈飞鸿想了一下缓缓的说.

    何小妖的大脑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來.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什么.他让你绑架的我.”继而她仔细想了一下.哈哈的大笑起來.“怎么可能.他一直都在国外.”

    “这就是国外.”

    何小妖紧咬了一下嘴唇.觉得有必要把事弄清楚.冷冷的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知道的.商场上从來沒有朋友.只要敌人.”

    “你是说他也想把叶邦整垮.”

    “因为我沈氏破产以后.能威胁到你外公地位的.只有左家.”

    何小妖沉默了.她从沒有想过以前那么亲密的两个人.就算沒有血缘关系.也是父女一场.他竟然为了商业利益.竟然把毛猫头指向曾经叫过他爸爸的人.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不怕他找你要人吗.”

    何小妖变得敏感而犀利起來.

    “因为.我觉得你说的都对.或者说.我后悔了.我这样做.事败露只能害了自己.侥幸成功.我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荣耀.左衡反而是最大的赢家.”

    沈飞鸿苍老的脸上顿时有了一丝的光亮.他看了一眼旁边有点着急的男人.淡淡的说:“松绑.”

    “主人.她是我们最后的筹码.不能啊.”

    “我说的话沒听见吗.松绑.”

    沈飞鸿加重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那个男人显然是沈飞鸿的心腹.他心里纵管有千般的不愿意.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

    男人沒有办法.只好给何小妖松绑.

    “住手.”

    一个浑厚的声音冷冽的响起.

    众人抬头.向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來人目光随和.风度翩翩.儒雅温玉.

    “是他.”

    何小妖心里一颤.是他.真的是他.那个她曾经深深过的人.左恒.

    “我说让你放了吗.老沈.你现在怎么越來越糊涂.”

    左恒把沈飞鸿拉到一边.小声的说.他朝何小妖看了一眼.目光随即赶快闪开.

    “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我剩下的子.不想再打打杀杀了.我都到了这个年纪.膝下无子.要那么大的家业留给谁.”

    沈飞鸿自嘲苦涩的一笑.那神凄苦的像是又老了几岁.

    “老沈.你可不要落井下石啊.”

    “左叔叔.他说.是你让他们把我绑架到这里來的.我不相信.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是这样吗.”

    何小妖装着一脸天真的样子.对着窃窃私语的两个人朗声的问道.

    左恒明显的沒想到何小妖会这样问.而且语气还是这样的亲切.他走到她的面前.暖暖的一笑.“小妖.沒人绑架你.我们只是拿你跟叶家做笔交易.”

    “那就是利用我了.”

    何小妖歪着头.还是天真可的样子.她在等.等左恒顺着她给的台阶走下來.可惜的是她沒有等到.

    “小妖.我怎么会利用你呢.我那么你.那么你妈妈.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相像的母女.你跟你妈妈除了格有点不同.其他地方简直如出一则.小妖.我一直都是你的啊.等事成之后.我娶你.我们在一起.”

    就算他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可样子仍然是正人君子的风度.

    “什么.”

    何小妖震惊的大喊起來.

    他是她的父辈啊.他大她足足二十六岁啊.他可是她母亲的慕者啊.

    “小妖.不用奇怪.这个世界无奇不有的.我早就喜欢你.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左恒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光看他的脸.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他的邪恶.

    沈飞鸿冲了过來.紧张的看了何小妖一眼.冲着左恒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还是个孩子.”

    左恒微微的一笑.推开沈飞鸿.重新站到何小妖旁.“我认为从來沒有什么界限.这一点我跟小妖是有共鸣的.”

    “不.不.你不要胡说八道.你是个伪君子.”

    何小妖愤愤的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左恒.让她心生恐惧.这个比她大整整二十六岁的男人.曾经管她叫做女儿的男人.现在竟然说要娶她.要跟她在一起.这是什么逻辑.

    “小妖.我知道.你也是我的.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你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还说在这个世界上最的人就是我.”

    “可我那个时候以为你是我的父亲才那样说的.”何小妖气愤的反驳道.她觉得她现在的头脑非常的混乱.总理也理不清楚.

    “小妖.你何必骗自己.在那种况下.我说是你父亲.你就真的这样认吗.你问问自己的心.就一次也沒有怀疑过吗.”

    何小妖沒有再说话.眼泪缓缓的落了下來.她怎么会不怀疑.那么优秀那么有风度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当时灰头土脸何小妖的父亲.可是就算在心里怀疑千百次.也阻挡不了她想要有个父亲的yuwang.她是那么的孤单.别人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就单单他沒有.现在好容易出现一个如此完美的父亲.就算怀疑.就岂能放过.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