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早就知道结局

    叶凌风被气的差点吐血,拉着何小妖就要离开。刚才跟何小妖吆五喝六的男人看样子也喝了不少,所谓酒壮英雄胆,他站了起來,不高兴的挑了眉眼,“哥们,沒有你这样的啊?”

    叶凌风狠狠的瞪他一眼,一个无影腿就用力的甩了出去,“滚!”

    那男人被踢出去好远,爬起來还特委屈,“真沒你这样的啊?你想跟新娘子喝酒得排队啊,用什么暴力?”

    旁边有人偷偷的拉他一下,小声的说:“想要命的话赶紧逃吧,他是叶凌风!”

    “叶凌风就怎么了?再怎么也不。。。。。。。。”

    那男人话还沒有说完,脑袋一清醒,慌忙的从地上爬起來,被吓得滚尿流的逃走了!

    “还有想跟她喝酒的吗?”

    叶凌风环视一下子顿时变得静悄悄的人群,声音里带着极度隐忍的怒气,心想着,都什么货色,我叶凌风的老婆是你们能称姐道妹的吗?

    他见周围沒人敢在说话,扶着醉的一塌糊涂的何小妖说:“看,大家都不想跟你喝了,咱们回去哈!”

    何小妖努力睁开迷离的眼睛,半弯着腰,语气轻佻的说:“啊哈,刚才那个帅哥哪里去了?不是说不把我喝趴下,就不是男人吗?人呢?人呢?”

    这个时候任飘飘赶了过來,见何小妖喝的不省人事,歉意的对叶凌风笑笑,“沒事的,她一会儿就好了!”

    这么卑恭的语气还是从沒有的,她心里害怕啊,唯恐人家一个大总裁心里不乐意,要求退货怎么办?

    她说着就扶着从叶凌风手里扶过何小妖,“您忙,您忙,我先把带到客房休息一会儿!”

    她说完,就把穿着婚纱的何小妖连拉带拽的带到了客房,半路上碰见了冷浩然,冷浩然好像有事要对她说,神显的很慌张。

    “飘飘,我给你说。。。。。。。”

    “等会儿, 沒看见我还扶着个人吗?”

    自从任飘飘知道他的父母很不看好的那时起,她和冷浩然就出现点隔阂,再加上叶凌风给他出的馊主意,两人这么一闹,关系变得有点棘手。

    “好,好,你快点把她放进去,我在宴会厅后面的楼梯出等你!”

    冷浩然说完,看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带着谨慎的慌乱走了!

    任飘飘看着他的背影,眼里滑过一丝灰色的悲凉。

    她把何小妖送进客房,让她喝了点水,见她安然的睡去,才放心的从客房出來。

    她來到冷浩然说的地点,就、见她正一脸忧愁的坐在台阶上,见任飘飘來了,急忙站起,“飘飘,你來了?”

    “嗯。有什么事?”

    任飘飘冷冰冰的态度,连她自己都觉得不自在。她表面上一副理不理的样子,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

    冷浩然只顾着自己着急,好像沒有察觉她异样的态度,或者说他明明察觉了,根本沒时间去理会这些!

    “我的父母來了,就在楼下的大厅里!”

    任飘飘冲着他冷笑一声,“他们來,关我什么事?”

    冷浩然还想说点什么,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一下來电显示,脸上的愁容更加凝重了,“喂,妈妈,我知道,我这就下去!好,好,你们等一会儿!”

    冷浩然急匆匆的挂了电话,“飘飘,你非得这样吗?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得共同面对!我父母这次來,就是听说我还跟你在一起。。。。。。。。。”

    “你们家的事,我不想听!”

    任飘飘做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转就要离去。

    冷浩然一把拉住了她,眼睛里带着类似恳求的哀伤,“飘,你真的一点都不理解我的心吗?以前你说过喜欢我的话,都是骗我玩的吗?”

    任飘飘潇洒的回转,看向他,嘴角勾起一丝温暖的笑,“沒有,我沒有骗你,我对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可是我现在发现,你这样完美的男人我根本不起!”

    “飘飘,你非得这样说吗?你知道我心里的感受吗?你是我这辈子真正喜欢的女人,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暗暗的告诉自己,冷浩然,这就是你将來的人,这就是你将來孩子的妈妈!”

    冷浩然说的声并茂,可这些对于经常流连于男人丛中的任飘飘來说,早就不相信他们的甜言蜜语的誓言以及海枯石烂的承诺,不是她不想,是她早就免疫了!

    “浩然,别说了,不要因为我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弄得你们全家人都不舒服!”

    任飘飘轻轻的笑了一下,她跟他在一起,早就看见了故事的结局,沒想到來的这么快!

    “飘飘,你不尝试,怎么知道结局?”

    冷浩然想到一直都是自己在努力,心里就有点委屈,为了他们之间的这段感,他不惜跟父母反目成仇,背上不孝的骂名。可她做了什么?除了在遇到阻挠时,无关痛痒的说上一句,不行我们就分手吧,除了这样,她还做过什么?

    他猛的抬起头,像是抓住了事的关键,“你是不是从來沒有过我?我不过是你寂寞时的一个玩伴?是不是?”

    他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可以听得出里面隐忍的愤怒!

    任飘飘把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轻轻的推掉,满眼都是风轻云淡的温柔,“浩然,我每一次的恋都是付出了真心,像是飞蛾扑火,纵使粉碎骨也在所不惜,可我最后的得到了什么?不过是每个男人的过客,不过是他们一时兴起的玩物,我的真心呢?我的付出呢?我一去不复返的青呢?谁对我负责?到头來弄得伤痕累累,下雨天连个送伞的人都沒有,这就是你们男人所说的!”

    她说着说着就笑了起來,笑着笑着就哭了起來!

    她恨自己不争气的抹了一下滑落脸颊的眼泪,“浩然,不知道你是故作深还是就真的单纯,你和我,你和我从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有好的家庭背景,好的父母,好的前途,我呢?七岁就沒了母亲,父亲嗜赌成,家里负债累累,我除了一个还活着的空壳什么都沒有。”

    冷浩然戚戚的一笑,眼里是受伤时的痛,他喃喃自语,“你终究是把我跟其他男人想的一样了!”

    ;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