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婚礼进行时

    在一声声鞭炮声中,叶凌风手捧着鲜艳的玫瑰花束,來到了何小妖所在的楼层。在众人的簇拥下,他的神肃穆,不苟言笑,似乎在进行着一件十分庄严的事!抬起的手臂始终不敢落在门上!

    房间里的何小妖坐不住了,这炮声都响了好一会儿了,怎么还不见人进來呢?

    任飘飘见她神不淡定的样子,一个巴掌拍在她脑门子上,“你慌啥?越是关键时刻越要沉得住气!”

    一句话吼的何小妖不敢再动弹!

    叶凌风在外面迟疑着,急啥了后面的一帮朋友团,这都到家门口了,怎么不敲门啊?冷浩然在后面催促着,“叶兄,敲门啊,开了门里面的穿婚纱的女人这辈子就是你的了!”

    叶凌风一声吼,“别再吓唬我,我已经够害怕的了!”

    他的一句话惹得后面的众人零散的笑声,一代叱咤风云的商界传奇人物,竟然在自己的婚礼上说我害怕了,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你怕什么啊?叶兄,里面可是你的太太!”

    冷浩然强忍住笑,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怕我的好子到头了,称王称霸的时代即将过去了,新的王即将诞生了!”

    “你胡说什么呢?快点敲门!”

    冷浩然有点不耐烦了,自己握着拳头在门上乱砸,“开门,开门,我们來迎亲了!”

    伴随着一声声的敲门声,叶凌风的心一颤一颤的。

    仅短短两年的时间,叶氏家庭内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确切的说,是叶凌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在何小妖家门口说的话,一语成的!

    “拿红包,拿红包!”

    任飘飘听见敲门声,一个箭步窜到门口,对着门上的猫眼大声的叫道!

    叶凌风紧张的满头大汗,接过后面的人递过來的红包,就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任飘飘在门里面把红包抽出來,手指一捏,不高兴了,这么薄,不会就一张钞票吧?还豪门呢?扣了吧唧的!

    等她把红包打开,里面确实就是薄薄的一张,可那是薄薄的一张支票,上面写了好多的零。任飘飘一阵眼花,娘的,这次玩大了!

    她原本还想着如果一个红包不够,再多要几个呢。反正开门权掌握在她的手里,可当看见那好几个零的支票时,她哆嗦着手自言自语,“这一关就算过去了!不然我怕叶家用钱砸死我!”

    然后开门第二关。任飘飘挤在门后,把支票紧紧的抱在怀里,“那个谁谁,唱首歌吧,深一点的!能表明心意一点的!唱不好,不让进啊!”

    这次点了叶凌风死,丫的什么都拿手,就是不会 唱歌啊!急的汗水啪啪的往下掉,眼巴巴的看向众人,希望有人而出,帮他渡过这一难关!

    可环视了半天,每个人都是一副等着看闹的样子,沒有一个像谈业务那样毛遂自荐的劲儿,娘的,都是一帮白眼狼,吃老子的喝老子的,关键时刻沒有一个能帮得上忙的!

    叶凌风把手里的玫瑰花递给旁边的人,活动了一下筋骨,清了清嗓子,豁出去的样子,“你问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几分?你的夜深,我的也真,月亮。。。。。。。。。”

    他的后是一群快要笑喷的亲友团,但碍于叶凌风的份地位,硬是憋成内伤也不敢笑出声音來!

    “这是谁家的猪?谁家的猪?在老娘大好的子里來捣乱,飘飘,飘飘,快点把擀面杖那拿出來,把那头沒眼力价的畜生给我赶走!”

    何小妖气急败坏的大吼着,众人听见新娘这样一吆喝,纵使有千年老妖的内功也绷不住了,顿时笑瘫了一大片!

    叶凌风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青,长这么大,总算知道丢人两个字是啥感觉了!

    “亲的,是我,不是猪,我是你老公啊老公老公老公!”

    叶凌风仰天长啸哭无泪,想着亲的你怎么连你老公的声音都听不出來了?

    何小妖在门那边,一听是叶凌风的在鬼哭狼嚎,登时不乐意了,拿着擀面杖就敲在任飘飘的头上,“沒有你这么折磨人的,他可是堂堂大总裁啊大总裁,将來怎么树立威严?”

    任飘飘被她大的呲牙咧嘴,指着何小妖开骂:“你个沒良心见色忘义的娘们,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竟然不领,你难道不知道轻易得手的东西,人都不会太珍惜吗?”

    何小妖理屈,默默的把擀面杖立在一边,小声的说:“你就行行好,不要再为难他了!”

    任飘飘翻翻白眼,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个软骨头,他还沒有做出承诺呢!”

    何小妖刚想阻拦,可是任飘飘嘴特别快,一嗓子就喊出去了:“那个谁谁,等你们结婚之后,谁做饭啊?”

    叶凌风大喜,这么简单的问題还用问嘛,于是理直气壮的大声的喊过去:“保姆做!”

    任飘飘气结,“那沒有保姆呢?”

    叶凌风愣了,怎么会沒有保姆呢?这是脑筋急转弯吗,他想了想大声喊过去:“沒有保姆就再花钱请一个保姆!”

    任飘飘脑子开始凌乱,这人是不是钱多了思维都不正常了?她继续忍着子发问:“那沒有钱了呢?”

    叶凌风在外面哈哈的大笑,“你开什么玩笑,我就是倾家产了,叶凌风三个字就是上千万的无形资产,怎么会沒有钱?”

    “假如有那么一天,沒钱请保姆了,怎么办?”

    “上饭店啊!”叶凌风轻松的回答!

    ”你沒钱怎么能下饭店啊?”任飘飘紧握着拳头,心里默念着我忍,我忍,我忍!

    “哈哈,哈哈,任飘飘我以前以为你多聪明呢?原來智商也就个三岁小孩的水平,我去饭店根本不用钱,只刷卡就行!”

    “叶凌风你个蠢猪,还说我智商低呢!你才是个超级大笨蛋!”任飘飘恨得咬牙切齿!

    “假如有一天,你沒钱,沒卡,沒法下饭店的时候,谁做饭?”

    “扯淡!什么都沒有,怎么做饭?”

    叶凌风也沒了耐,觉得任飘飘这是在沒事找事的忽悠他!

    他旁边的人早就看不下去了,人家说了半天,不就想听一句,我做嘛?看他叶大少把问題弄的复杂的?可是大家见他有了微微的怒气,都憋着通红的脸不敢吭声!

    最后还是冷浩然扯扯他西装的袖子,“叶兄,这只是个娱乐,你不用那么在意,就说你做就可以了!”

    “我做?”

    叶凌风一根手指指向自己,顿时恍然大悟!

    “哦,原來是这样啊?”

    ;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