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驴先生有何贵干

    何小妖,五朵生怕成成再有什么想不开,两个人就亲自护送他回家,可以看得出,经过这次大起大落,他明白了许多,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成熟人男人的坚毅!

    可一想到自己快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处境,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此时他垂着个头,坐在空旷的客厅里一言不发,还是五朵先打破了沉默,她看了一眼他,语气还是先前的温柔,“你先休息一下吧,我跟妖姐先回去了!”

    五朵说着就要起离去!

    “朵儿,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藏在成成心里很多天的话,终于在她转的那一刻,说出了口!

    五朵微微的一愣,笑了一下,那笑容有点苦涩,“这些事,我们以后再说吧!”

    “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自己,可是,我真不得不想失去你,其实我早就后悔了,因为面子,我一直沒有好意思开口,朵,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已经明白了许多,就算在我最迷失的时刻,我也从來沒有想过你和孩子会离开,因为,在我的心里,始终都认为,我无论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陪在我的边!可是,我错了,在这个世界上,沒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沒有哪个女人能忍受得了遗弃和背叛!”

    他说道这里,顿了一下,微微扬起了头,让涌出的泪水倒流,然后哽咽了几下,接着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同时,也给你自己给孩子一个机会,我会用实际行动來表明我的决心的!”

    所谓一夫妻百恩,百夫妻似海深,听了成成这番告白,五朵那早已冰封的心开始慢慢的融化,她一向是温柔宽容的女子,对成成曾经又倾注了百般的意,可只要一想到他以前的过往,一种难言的悲愤就涌上她的心头!

    “花瓶碎了,就算重新粘好,也不是了原來的样子。你和我,事已至此,又何必强留呢?”

    五朵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明确的说!

    成成定定的看着五朵,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曾经的妻子,是这漾的陌生!原來,自己都不曾好好的了解过她,原來,她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原來,她离开了他,也会活得很好!

    “好,我知道了,希望你能经常让我看一下依依,协议书我会尽快签好寄给你的!”

    成成暗淡了眉眼,眼底深处是说不出的哀伤。

    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短短的几个月,弄得败名裂家破人亡,这不得不让人感叹,真是天做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功成名就之时,最容易让人沉沦的就是迷失自我,世上万事有因皆有果,有果皆有因,种什么种子开什么花,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五朵又是善解人意的一笑,“当然,依依是你的女儿,你有资格随时去看她!”

    “谢谢!”

    “不客气!”

    何小妖在一旁看着从前同共枕的一对人,现在生分的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心里有点酸酸的,她碰了一下五朵,轻声的说:“你先回去吧,我单独给他说几句话!”

    “好!妖姐,那我就先走了!”

    五朵礼貌的跟成成道别,就像是两个刚认识的人一样客

    看着五朵出了成成家的门,何小妖叹了一口气,拍了一下成成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妖姐,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成成双手抱住头,显出十分痛苦的样子,他不会忘记,刚才五朵转离开的样子,沒有一丝的留恋跟迟疑,那样的决绝,是他不曾想到的!

    “你就当这次是个教训吧!不过,是男人,就得在哪跌倒的,就在哪爬起來。以你现在的经验跟实力,我想用不了多久,你一定可以重振旗鼓的!”

    “妖姐。。。。。。。”

    成成沒有想到,把他恨之入骨的何小妖吗,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感动的泪水湿满了眼角!

    “我现在这个样子,能活下去就已经不错了,还谈什么重振旗鼓?”

    成成噙着眼泪,苦涩的一笑!

    “别说那么丧气的话,你不是还沒有宣告破产吗?只要找出困境的办法,一定会好起來的!明天我把你给我的那六十万再过來,你先用着。”

    “姐。。。。。。。”

    “什么话都别说了,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当然,这钱可不是白借给你的,我可是要收取利息的喔!”

    “妖姐。。。。。。。。”

    “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教训这么惨痛,想必你要比我感受深刻,一句话,你以后要加油哦!”

    何小妖说着,振臂一挥,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

    成成在一旁只是哽咽的说出话來,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什么才是真正想你好的人?平时看出來,一到逆境,就都显出來了!

    “好,我会加油的!”

    成成学着她的动作,缓慢的抬起右臂吗,最后用力的一振,哭着哭着就笑了!

    “好了,想着你现在估计要有很多事要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何小妖刚转了,突然想起來什么,笑着对成成说:“五朵不给你机会,你就自己给自己制造机会,机会从來都是自己常创造的,不是别人给的,你的明白?”

    成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反复的琢磨着她刚才的那句话,最后豁然开朗,开了门,冲出去,对着何小妖走的方向,大声的喊,“姐,我明白了,谢谢你!”

    何小妖回到了家,一开门,吓了一跳,叶凌风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看着一本女卡波诺杂志。

    “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能擅闯私宅!你这是犯罪,犯罪懂吗?”

    叶凌风合上杂志,扔在茶几上,“我进自己老婆家,犯着哪条法律了?”

    “你就贫吧!懒得理你!”

    叶凌风每次都这样,在何小妖嫌他这嫌他那的时候,他总会拿你是我的老婆,我这是天经地义怎样怎样,说的何小妖后來不胜其烦,只要他再拿他们已经结过婚这个事说事,她就直接沉默,省的浪费口舌!

    “來这干什么?”

    “想你了呗,还能干什么?”

    “闲的你!那么大的公司不用干活啊?不能光拿我们叶家的钱,不给出力啊!”

    “嘶~~~~你这女人~~~~就算是头驴,不拉磨的时候,也叫休息一会儿吧?”

    何小妖扑哧的笑了起來,“好,好,请问驴先生,您到底有什么事?”

    ;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