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浪子回头金不换

    何小妖的跟叶凌风的婚礼有条不紊的按照流程进行着,这期间,别人都忙的跟驴似的,何小妖倒清闲的跟头猪似的,每天除了结婚必要的东西确认一下,其他的时间,都蒙着棉花被睡大觉,美其名曰,睡美容觉!

    这样悠闲的子过了沒多久,她就整天围着客厅打转,哎呀,这样的子真是无聊啊,飘飘,今天你带我去玩吧!

    任飘飘通常是边化着妆边不耐烦的说:“我这是去挣钱,不是去玩!您老就知足吧,我要是有你这命,天天在家睡觉,还绝对不显摆!”

    “我真不是显摆,我是真无聊!”

    “去,去,别在我耳边说这样的话刺激人,真烦!”

    任飘飘说完就拎着小坤包,踩着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走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何小妖不停的唉声叹气,沒想到自己一直梦想中的猪一般的生活,竟是这样的乏味!

    “唉!”

    她这是第三十回叹气了,紧接着第三十一回刚想唉出來的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來,她顿时兴奋了起來,总算有点事做了!

    “喂,妖姐,快点來步行街,成成要跳楼!”

    “什么,跳楼?”

    何小妖來不及换衣服,穿着家居服,趿着拖鞋就冲出家门,在出租车上,她不停的埋怨自己,都怪自己闲的蛋疼,每天都幻想着出点什么事,好让自己大显手,这下倒好,事应在五朵上了,可老天爷啊老天爷,你弄出个什么事不好?偏偏要人跳楼,这可是命攸关啊我的亲爹!

    她想起來上次阿奇从楼上跳下去的景,仍感到心惊跳!

    出租车很快把她拉到了步行街,她下了车,就看见步行街最高的楼上有一个小黑点,大楼的周围已经聚集满了围观的人,警察已经介入,在楼下铺垫好的营救措施。

    她奋力的向前挤着,就在刚要挤到最前面的时候,一个小手紧紧的拉住了她,她回头一看,正是五朵,“妖姐,这边!”

    她紧跟着五朵來到大楼的的顶层,五朵边快速的上着台阶,边把事的大概告诉了何小妖。

    原來五朵为了报复成成,在一次商业合作中,她隐醒埋名,买下成成公司产品的生产权,然后偷梁换柱运用瞒天过海之术,把他家的产品贴上了自己公司的名字,致使成成公司的产品销量急剧下滑,五朵最后利用自己父亲多年在商场的人脉,对成成公司的产品进行抵制,最后迫使他的公司停产,现在已经面临破产的局面!

    可祸不单行,成成不是一直保养着一个三流小明星嘛,最近因为成成公司面临倒闭,小明星偷了一些他钱和贵重的东西,携款跑了!

    这真是对成成致命的打击,自己为了那个小明星,弄得妻离子散,甚至倾家产。在自己最需要人支持的时候,她却落井下石,带着钱跑了!

    “所谓**无,戏子无义,男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妖姐,你就别说了,救人要紧!”

    五朵打断何小妖的话,催着她赶快上楼顶救人!

    在楼顶的关口,有警察在守候,五朵跟警察表明份喝了來意,就顺利的带着何小妖进入到警戒区域!

    这个时候,何小妖看见了成成,他坐在楼顶的边缘,双腿无力的垂落在半空中,楼顶的风很大,吹乱他一向很整齐的头发,她看不见他的面容,但从背影的坐姿,何小妖觉得他一下子像是衰老了十几岁!

    “成成,妖姐來了!”

    五朵在距她五六米的地方,轻声的叫了一声他!

    成成转了,看见何小妖,苦笑一下,干涩的嘴唇蠕动了一下,终究什么也沒说出來!

    “成成,你先过來,我们之间的事可以好好商量,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五朵心里十分的恐惧,声音也跟着颤抖起來!她恨他,恨他的忘恩负义,恨他的薄寡义,恨他的不负责任,纵使千般恨他,也从來沒有想过他死!

    “成成,你这样做,想过依依沒有,她还那么小,就让她沒了爸爸吗?”

    “我不配当爸爸,我不是人,我。。。。。。。。”

    成成缓缓的开口,话还沒有说完,就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可你还是她的爸爸啊?你先上來,我们有话好好说!”

    五朵极力的劝慰,生怕他一个冲动就从二十多米的高空跳下去!

    “朵朵,我对不起你,我是混蛋,我鬼迷心窍,根本配不上你这样好的女人!如果有來生,如果还能让我遇见你,我一定会好好做个男人,全心全意守护你一辈子!”

    说着他就站了起來,站在大楼边缘的高台上,风呼呼的吹着,他的眼睛里全是绝望的灰色!

    警察已经通过对讲机告诉楼下的人员,随时做好营救的准备!

    五朵则是流着眼泪做最后的劝说,可是这一切,都挽不回他要死的决心,就在他、成成一只脚将要迈出去的刹那,何小妖鼓起勇气,对着他大声的喊,“你跳啊,跳啊,你个胆小鬼,有钱的时候只知道跟别的女人鬼混,沒钱的时候就一死百了的來逃避!你是个懦夫,是个沒有责任感的王八蛋!依依现在还小,等她长大了,活该被别的孩子欺负,活该被的别的孩子骂,因为她沒有爸爸!失败怕什么,大不了从头再來!逃避最可耻,尤其是以死的方式來逃避更可耻!”

    “你不是要死吗?那怎么不找个沒人的地方,抹了脖子死去呗!干嘛來这么多的人地方?作秀啊?不就是做给你认识的人看,看我已经死了,以前做的对不起你们的事,你们就都原谅我吧!不就是这样吗?你连死都死的这么有用心,还谈什么改过自新?我告诉你吧,就算你死了,我和五朵也不会原谅你,只会更恨你!恨你的自私,恨你只想到自己,恨你到死都沒给孩子一个交代!”

    成成缓缓的转过來头,此时的他,已经泪流满面!

    “姐,我不是这样想的!我沒有!”

    “你就是,你就有!你跳吧,跳了,大家都知道你是个不敢担当的胆小鬼,不光是你,等依依长大了,也一定会让人看不起!朵,咱们走!”

    何小妖在气愤的拉着五朵转的一霎那,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这招激将法不管用,她就成了杀人的刽子手,这样的罪名,让她如何能承受!

    “姐,五朵,对不起!”

    何小妖分明的听见后扑通一声跪下來的声音,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转了,走过去,扶住成成的肩膀,“你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吗?”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