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九阴白骨抓

    何小妖不乐意了,一拳砸过去,“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呢?”

    任飘飘托着下巴,严肃的走來走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的何小妖心里直发毛,这女人不会又出什么馊点子吧?

    “妖儿,我们这次大发了!”任飘飘猛拍了一下手掌,欣喜的表带着笃定的癫狂,“按照我们以前的路,勒索他,就说你怀了他的骨,狠狠的敲他一笔!咱不能白被他睡了!”

    何小妖怒气冲冲的拿着抱枕砸上她的头,“娘的,我们是被法律保护的,被他睡也是天经地义的!你个疯女人到底明白沒有,重点是我结婚了,货真价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婆了!”

    “那更不行啊,叶家财大业大,哪有结婚这种大事,一毛不拔的?不行,我得去找他去,彩礼沒个几千万,咱跟他离!”

    任飘飘说着,就拎上自己的小包包,准备要出门。

    何小妖一下子把她拉住,一个爆栗打在她的额头,“你丫的能不能有点正形,脑子能不能正常点,就知道钱,钱,难道就不知道老娘我现在成了别人的老婆了,以后就沒自由了!”

    这话要是让叶凌风听见,一定会很不屑的哼一声,光会说别人,不是你给我要钱要信用卡的时候了!

    等了半天,何小妖并沒有听见任飘飘依依不舍悲痛不已的哭声,而是近似癫狂的小声,“好啊,好啊,你个磨人精终于嫁出去了,我终于可以不再受你的荼毒了!”然后她郑重其事的拉住何小妖的手,“你知道吗?从前你说过,要是你嫁出去,就跟我过一辈子,当时我出于姐妹谊沒有反驳你,可我心里当时那个害怕啊,你这千年不死的祸害,真要摊到我上,我一辈子都永无宁了!”

    何小妖紧握住双手,眼睛瞪的溜圆,“任----飘-----飘,你个狗娘养的的白眼狼,看我今天不把你废了,就对不起天地良心!”

    她说着,就起十根白生生的手指,做九白骨爪状,翻着一双白眼就朝任飘飘36C的大抓去!

    两个疯女人在沙发山闹成一团,丝毫沒有注意到有一道冷的目光正注视着他们!

    任飘飘先发现了叶凌风,赶忙停住了浪花般的笑声,可后知后觉的何小妖,还一脸陶醉的抓着任飘飘的部,不停的揉搓着,“小样的,还别说,丫的**手感就是不错!”

    叶凌风终于看不下去了,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一声怒吼,“你们在干什么?”

    何小妖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背后有人了?她赶紧从任飘飘上下來,见是叶凌风,丝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吼什么,吼什么,差点被你吓出來心脏病!”

    “我问你在干什么?”叶凌风加重语气重新问了一遍!

    何小妖翻了一个白眼,很不以为意,“你也看见了,玩呢!”她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问道,“你怎么來了?”

    叶凌风怒不可解的一把把她拽到自己的边,小声的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结过婚的女人!”

    “那就怎样?”

    “要时刻注意你的举止!”

    “我的举止就怎么了?我跟任飘飘闹着玩呢,又不是跟其他男的!你吼个什么劲?”

    “你这样,还不如跟个男的呢!”

    “好,你说的啊,明天我就给你戴绿帽子去!”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打住,打住,你们都给我打住,要打骂俏,回你们自己家去,别在我这,我看着碍眼!”

    任飘飘打断了两个人沒营养的对白,推着两个人往屋外赶!

    何小妖一个反应过來,硬是站稳脚步,“你这?任飘飘别以为我结婚了,什么都是你的了。这屋里的一根一线哪一个不是我出钱买的?你的?你那时还翻着一对傻眼装失忆呢!”

    “何小妖,个沒良心的,姐姐以前是怎么对你的,就是吃在嘴里的东西,只要你喜欢,就再吐出來给你!你现在好了,成了豪门少了,翅膀硬了,架子大了,家里的钱都可以用大卡车來运了,竟然还跟我计较一个不到八十平方的小破屋,你就小气鬼吧你!”

    “小破屋?你哪只狗眼看见破了?老娘的棺材本全搭在上面了,你竟然还嫌破?”

    “本來就是。。。。。。。。。”

    叶凌风看着两个人这样下去,非得掐起來不可,赶忙站到两个人的中间,做出一个stop的手势,“打住,打住,都不要再说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倒是一直对外,双人合力,把叶凌风推到一边,异口同声,“关你事啊!”然后两个人继续巴拉巴拉的计较起屋子里的一分一毫!

    叶凌风被晾在一边,心里很是受打击,在公司里指挥千军万马,沒一个人敢给自己叫板的,这下倒好,被两个女人削的七荤八落的,要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以为他大少爷还是个病猫呢!

    他下了决心,攒了十足的气势,一声狮子吼,震得地动山摇,“住~~~~~手~~~~~!”

    两个女人果然不闹了,愣愣的看着叶凌风,沉默着,何小妖默默的走过來,摸摸他的额头,关心的问,“你沒病吧?”

    “你看我像是有病的样子吗?”

    “沒病你发什么狂犬症啊?”

    叶凌风气绝,任飘飘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走过來,同的拍着他的肩膀,“少爷,你的好子到头了!要知道,这天下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更何况,这女人中的一朵奇葩,您还是赶紧准备几寿衣,直接瞑目吧!”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他死了,我不成寡妇了?丫的死猪,从头到尾都沒安好心!”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我有正事给你们商量!”

    叶凌风制住两个人的话題,敛了神色,正经的说。

    “啥事?”

    “爷爷同意我们结婚了!”

    “切,那老头同不同意,你不都把骗到手了?有什么可说的!”何小妖不以为然的说。

    ;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