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女人心海底针

    不知道为什么,单独跟叶凌风在一起的时候,何小妖心里有点慌张,她感觉自己的脸在逐渐的升温,用余光看了他一眼,。以至于竟再也抬不起眼帘追逐他的影,再也不敢把目光在他上停留。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快速的转了,把水龙头打开,拿着刚才自己用过的筷子,翻來覆去的冲洗,“见过自恋的,沒见过你这么自恋的,做个菜也把自己吹嘘的那么崇高,鄙视你。”

    她尽力用着平时一贯的语气,不想让他看出自己内心的波动,松淡了口气,竟似平常的样子。

    “那当然,何小妖将來的老公沒有两把刷子哪行?”

    叶凌风配合的给她胡扯,轻松的口气,让人觉得他好像真的沒有发现她的不自然。

    “凭嘴吧,你就,懒得理你!”

    何小妖听到老公两个字时,心里微微的一动,用力的关了水龙头,擦干了手上的水渍,;就要往客厅的方向走,她猛一转,恰巧碰上叶凌风也扭转了体。

    “你不理我。。。。。。。。”他的话还沒有说完,下巴就碰上了她小巧的鼻尖,四目相对,竟痴缠的难以再移开。

    如果时间就此停止,会不会就是永恒?就算被童话之中巫婆施了魔法,沉睡中的公主和王子是否依然有颗跳动的心?

    “你让开!”

    等何小妖发现自己的失态时,小脸竟红的像是天里的映山红,她赌气的推开他强健的体,飞速的跑开厨房狭小的空间。

    他被她推了一下,温体竟有些发麻,看着客厅里活生生的美人,才猛然惊觉,刚才四目相对暗自流动的愫并不是梦。

    “哎,坐在那里的那个姑娘,被你打了几下,我人就算了,可你得对我的衣服负责,我临來刚换的外,看看,成了什么样子了?”

    叶凌风斜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两根手指拎起地上满是灰尘的阿玛尼外,嫌弃的拎出离自己一臂长的距离。

    何小妖抱着一个粉色的心形抱枕,扁扁嘴,“谁叫你不经许就擅闯别人家,活该!”她转了一下心思,正经的问, “今天也不是休息,你沒事跑到我这里來干嘛?闲的你?”

    经她这样一发问,叶凌风利索的扔了手里的外,在兜里掏了半天,猛然警觉,又捡起那件一直被他扔來扔去的阿玛尼,掏出一个本本,“喏,你看这个。”

    何小妖狐疑的走过去,接过他递过來的本本,看了封面,竟再也沒沒胆量去看里面的内容,因为本本的封面上赫然写着离婚证。是他和沈琉璃的离婚证!

    “打开看看,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玩意。”

    叶凌风说着就要帮她打开,她却像是拿了烫手山芋一般,一下子扔在了地上,脸色嗖然变冷,“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

    “让你高兴高兴啊,你看你看,现在我是自由了,愿意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沒人管得着了。”

    叶凌风像是孩子一般,高兴的手舞足蹈,拿着本本翻來覆去的看。

    “那你愿意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去呗,來找我干嘛?”

    何小妖仍然冷着神色,把抱枕重新抱在前,下巴埋在里面。

    “你这丫头怎么了?我跟沒离婚的时候,你总讽刺我边有别的女人,现在我离婚了,你还是不高兴,那你究竟让我怎么做?”

    叶凌风有点泄气的坐在餐桌的椅子上,两个人一南一北,成对峙状态。

    “你的意思是我让你离婚了?”

    何小妖一下子激动了起來,快速的站了起來,冲到他面前。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已经自由了,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他今天算是见识了女人断章取义的功夫,不想为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纠缠,简明扼要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谁跟你在一起?你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再婚就是二婚,你一个二婚的男人,我凭什么看轻自己,跟一个二婚男人混在一起?难道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吗?我一个正青年华的女人,干嘛非要你一个二婚男人在一起?我有病啊我?”

    一句句话像是崩豆子似的从何小妖的嘴里崩了出來,她语气蛮横,行为乖张,带着不容反抗的骄纵。

    叶凌风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他从來不知道她还有这样世俗的一面。还是说所有的女人都有这样一面。自己不就是跟别的女人进了一次婚吗?而且还是有名无实的婚姻,值得这样大张旗鼓的拿來说事吗?

    他有点蒙了,女人的思维都是这么怪异吗?

    他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你等一下,先让我捋捋,你生气是因为我离婚了,你不想跟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连在一起,是这样吗?可是,如果,我不离婚,那沈琉璃就是我的合法妻子,那你算什么?说好听的就是我的人,说难听点。。。。。。。。咳咳。现在我离婚了,你不该高兴吗?为什么还要生这么大的气?”

    叶凌风很是闹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他看着她,希望自己的话能让她平静下來,孰轻孰重,哪边对她有利一点,希望她能明白。

    “混蛋,你混蛋!”

    何小妖的绪非但沒有得到缓解,而且更加到位激烈起來,拿着抱枕一下下的朝他上打过去。

    “你能不能理智一点?”

    叶凌风也有点恼了,自己好不容易推掉了所有的公事,大老远的跑过來,又是买菜又是做饭的又是拿着离婚证邀功,就是为了讨何小妖喜欢一点,她倒好,不但不领,还给大吵大闹,这世界还说离不说理了?

    “不能!我恨你!你走!”

    何小妖脾气一上來,就推着他往门口的方向走,这个时候的叶凌风也沒了耐心,这不是纯属脸贴冷股吗?

    “走就走,谁怕谁?”

    叶凌风转拿着离婚证砰的离开了何小妖的家。

    房间清净了,何小妖却伤心的哭了。

    她落寞的捡起地上的抱枕,捧在怀里,流着眼泪,“你个死叶凌风,你为什么要遇见我?你当初明明的是我,为什么要跟别的女人结婚?既然结了婚,为什么还要离婚?你难道不知道婚变对于一个女人來说,是多大的伤害吗?我这一辈子都背上破坏人家庭的恶名了啊。。。。。。。”

    一直以小金刚文明在外的何小妖,这时内心柔软的像是一团水草,她看见离婚证的第一念想,不是她终于可以跟自己心的男人在一起了,而是,那个离过婚的女人,沈琉璃,以后该何去何从?

    正在哭的满脸泪痕的时候,她听见有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她赶紧抹干了脸上的眼泪,冲着进來的任飘飘开心的一笑, “你回來了?今天面试的怎么样?”

    “我任飘飘出马,还有什么搞不定的事?”

    她风的撩拨了一下棕色的卷发,流波微转,无限风景。何小妖一下子有些恍惚,她这个样子像是恢复了从前的神志,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轻熟女成熟的魅力。

    “你怎么了?”

    “沒,沒什么?”

    “你哭了?”

    纵管是千般掩饰,任飘飘还是发现了她哭过的痕迹。

    她不说还好,一说,何小妖心里的委屈感,顿时又溢上了心头,鼻子一酸,眼泪又要掉下來,她赶忙拿手背拭去、

    “妖,我的心肝,是哪个王八蛋惹你生气了?姐姐替你出气?”

    任飘飘煞有介事的捋了捋袖子,义气十足的样子。

    “我真的沒事。”为了不让她担心,何小妖慌忙转移了话題,“对了,他们叫你拍什么照片啊?不正当的咱们可不能拍啊!”

    “你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傻子?违法的事我能做吗?你放心好了,这是个以严肃话題文明的杂志社,拍的封面全是穿衣服的,哈哈。”

    何小妖也跟着笑了起來,从任飘飘一进家人,她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可,是哪里有些不对头,她一时半会也说不上來,“那你签约了吗?”

    “当然签了!只要來跟我谈合作的是男人,哪个能逃过老娘的石榴裙?”

    何小妖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愣了。她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得意的任飘飘,吞吞吐吐,好容易把话说完整了,“你,你,你恢复记忆了?”

    任飘飘笑着扶上她的肩膀,点点头,“是的,我恢复记忆了,亲的,我回來了。”她的话还沒有说完,眼角就蒙了一层湿气。

    何小妖也激动的泪盈眶,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回來了,回來了,我的飘猪终于回來了。那,那我该说些什么?欢迎回來,飘飘,欢迎回來。”

    任飘飘轻轻推开她的肩膀,勾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带着眼泪笑道,“羞,羞,不害羞,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

    何小妖笑着抹掉脸上的泪水,“谁说我哭了?我这是沙子进了眼里了。”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沙子进到眼里了。”

    两个人说着就紧紧的抱在一起,像是拥抱着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