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较量

    由于他们两个一直处在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何小妖感觉出任飘飘均匀的呼吸,原來她是睡着了。她不一笑,这样的任飘飘多像是一个孩子,纯净的像是从來沒有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同时,她又开始隐隐的担忧,如果她一直是这个样子,那将來谁來照顾她的生活?毕竟她也是女人,要有自己的感生活。

    在这样的危险时刻,何小妖竟然还有心思考虑这些,还真不是一般人的思维,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看见任飘飘瀑布般的长发,心中生出一种不一样的愫,这样一个女人,该如何是好。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库的大门猛地被打开,午后强烈的阳光争前恐后的进來,何小妖条件反般的一手遮住前额,一手把任飘飘晃醒。

    看清楚來人,何小妖站了起來,冷笑,“你抓我干什么?都说了你女儿的走,跟我沒关系。”

    沈飞鸿面无表的來到她的跟前,儒雅的面庞竟带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冷之色,“不要再给我提那个不孝女。我把你绑过來是有更重要的事。”

    何小妖有点蒙了,她和他除了沈琉璃,根本沒什么交集,怎么会找她有事。遂,提高了警备,强装着镇定,“我们好像沒什么要谈的吧?”

    “今天是叶氏集团的年会,你不会不知道吧?”沈飞鸿开始卖关子。

    “跟我有什么关系?”何小妖不以为然。

    “你为叶邦国的外孙女,这样的场合难道不该出席吗?”沈飞鸿瞥了她一眼,神不变。

    “我不是他的外孙女,你找错人了。”

    这个时候,何小妖已经感觉到不妙,他把她绑來,估计跟叶老爷子有关系。

    “事到如今,你又何必不承认,我给你明说了吧,我把你找來,是有一时想求。”

    “我沒什么能帮得上的你的。”何小妖神淡淡,有点不乐意。

    “你知道,因为你外公的原因,我们沈家生意上遇到点麻烦,希望借你之手,能帮我度过这次难关,当然,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经他这么一说,何小妖心里就明白了,把她绑架过來,不外乎拿她威胁叶老爷子在生意场上做出某些妥协,什么遇到点麻烦,光她这个对生意报纸一窍不通的女流之辈,通过电视都知道沈家现在面临着举步维艰的困境,一个不小心,就会破产。

    想他上沈飞鸿必定也是沒了它法,才会拿何小妖威胁叶邦国。以此达到某些目的。

    “如果,我说不呢?”

    何小妖下了决心,就算心里再不承认那个老头子是自己的外公,也不能因为自己,给他添麻烦,遂,她微微扬起下巴,跟他成对峙的状态。

    沈飞鸿眼露凶光,一把把任飘飘拽了过去,“如果你的好姐妹在我的手里,还怕你不答应吗?

    “妖妖,救我,他弄疼为了。妖妖。。。。。。。。”任飘飘被沈飞鸿狠狠的抓住手腕,她的眼睛里顿时噙满了晶莹的泪水。

    “放开她!”

    何小妖喊着就要过去救任飘飘,她刚迈了一步,后面五六个魁梧的墨镜男,直的走了过來,横在何小妖面前,那个架势无疑在说,想救你的姐妹,先从我们上踏过去,不过,你有那个能耐吗?

    何小妖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几个男人,纵然心里有一腔怒火,也不敢轻举妄动,冷静了一下绪,对沈飞鸿说:“你先放开她,我们有事好商量。”

    沈飞鸿嘿嘿的冷笑,“难道你把我当三岁的小孩子不成?來人,把合同拿过來。”

    他的话刚说完,其中一个魁梧男拿着几张纸页來到何小妖的面前,塞给她一支笔,按着她的头,硬着他签字画押。

    何小妖看了几眼纸上的内容,哈哈大笑,“我跟叶家沒有半点关系,就算我签了字,在法律上也沒有一点效力.

    “那就用你管了,我自有办法。”沈飞鸿边说边加重了一下手上的力道,疼的任飘飘放声大哭起來。

    “不要伤害她,我签,我签。”

    见任飘飘已经忍受不住了,何小妖慌忙的做出妥协。

    沈飞鸿满意的一笑,立即松开了抓着任飘飘的手。

    何小妖拿着那只签字笔,心里五味俱全,要真实因为自己的这一举动,而让叶家蒙受重大损失,那自己真是无颜再见那叶家老头了。

    就在她拿着笔,在签与不之间纠结时候,外面一阵动,然后就是纷至沓來的脚步声,趁着在场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何小妖赶忙把任飘飘拉到自己的边,以防再有什么不测。,

    沈飞鸿紧张的看了一眼车库外的形势,随即释然,眼睛里露出决然狠毒的神色,他看见那群人越來越近,一把抓住何小妖“,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架上她的脖子,枪口对准她的太阳

    “你这样做,是在自掘坟墓。”自己的命悬一线,何小妖倒不慌张了,她还好心的提醒沈飞鸿。

    沈飞鸿沒有再说什么,挟持着她就到了外面。

    一看外面的形势,何小反倒不担心自己了,开始担心沈飞鸿了,这个阵势就算你有三头六臂恐怕也难飞了吧?

    为首的是叶老爷子,紧跟其后的是叶凌风,再后面是五大三粗的保镖,再往后是穿着迷彩服的狙击手?什么?狙击手?不错,是狙击手!

    “沈飞鸿,我一早就该灭了你,不然,你也不会走到今天。”

    快要八十岁的叶老,在这种场合仍然彰显出将军般的魄力,声音洪亮,眼神锋利,带着不天不怕地不怕的英勇魄力。

    “叶邦国,走到今天,我也认栽了,不过,就算我去死 ,也要拉你叶家当陪葬。”他说着,把枪口的位置朝何小妖脑袋上使劲的摁了一下。

    “不要冲动叔叔,”叶凌风紧张的做了一个前倾的姿势,想着以怎样的角度冲过去,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何小妖边。

    “哈哈,你们都怕了吧?你们也有害怕的时候?想我沈飞鸿辛辛苦苦几十载,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沒想到你叶邦国的一句话,就摧毁了我所有的梦想,这个仇,我不能不报!”

    “是你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要不是你用尽手段想要利用自己的女儿吞并叶家,我也不会这样惩罚你,走到今天,全是你咎由自取。”

    就算自己的外孙女在他的手上,叶老好毫不畏惧,这下可急坏了叶凌风,他唯恐沈飞鸿一个愤怒扣动扳机,那自己就算有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在枪口下救出人。

    “大家冷静一下,有什么事,我们好好商量。”叶凌风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绪,站在两队人马的中间,双手持平,尽可能的稳定着沈飞鸿的绪。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端庄秀丽的女人朝这边奔跑了过來。

    “爸爸,爸爸,不要做傻事。。。。。。。。。”

    是沈琉璃,原來她并沒有离开。

    何小妖趁着沈飞鸿分心的空档,一个过肩摔,就把沈飞鸿摔倒在地上,然后飞速的踢开那把手枪,就在这个时候,叶老一声令下,所有的狙击手全部都对准了沈飞鸿所在的方向。

    “不,不要,不要杀我爸爸。”沈琉璃快速的跑到沈飞鸿边,张开双臂,做出保护的姿势。

    叶凌风见何小妖成功脱险,一把抱住她,眼里噙了湿意。她的双手被他攥在手里,她感觉到,他的掌心里潮湿一片。

    “我沒事,告诉那个老头,千万别让那些人开枪,放沈飞鸿一马。”何小妖现在沒心跟他谈,甩开他的手,就央求他去给替沈飞鸿说

    “他都那样对你了,死有余辜。”想起何小妖 刚才的险境,叶凌风心里仍是一阵后怕,对沈飞鸿也就十分的气恼。

    “哎呀,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不去,我去。”何小妖大剌剌的走到叶老边,想起自己以前对他的态度想,现在又來要求他放人,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可最终还是开了口,“那个,老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也这么大年纪了,还是给自己积点德吧。”

    “你个臭丫头,给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那个老头,是你的外公。“

    何小妖翻翻眼皮,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趁势数落的样子,“好,好,那个。外公,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饶了他一命?”

    听何小妖的一声外公,叶老顿时高兴的眉开眼笑,可为了摆足自己的架势,仍硬着态度说:“他差点把你杀了,你竟然还替他求?”

    “那还不是吞并人家财产在先?”她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在这种况下,还是懂的分寸的,“他也并不是真的想杀我,我心里明白,看当事人都不计较了,你就不要再计较了。”

    叶老半眯着眼睛,想了一下,“好,想让我放了他,可以,不过,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何小妖心里开始高兴。

    “跟我回叶氏参加年会。”叶老面露得意之色。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