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你问过我没有

    沈飞鸿则是一副恨极了她的样子,扯了一下脖颈间的领带,“这个女人表面上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实则是一个工于心计的毒蝎女人。”

    沈飞鸿在商场上一直都是儒雅有礼谦谦君子的样子,现在却用这样的言辞形容何小妖,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恨。

    何小妖仍是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迷糊样,看看在场人的脸色,都是郁的可怕,发生什么事了?大家怎么都这个样子?

    叶凌风保护似的把她拽到一边,神是同样的郁,低声说道:“沈琉璃,她走了。”

    “去哪了?”何小妖有种不祥的预感,就算走一个人也不至于都是这个样子吧。

    “不知道,她留下一封信,就走了。”叶凌风说着,把那封信递给了她。

    何小妖狐疑的接过那一封信,看着上面的字迹,心里渐渐的不了滋味,这封信与其说是写给大家的,不如说是写给叶凌风,信里袒露了她这么多年來对叶凌风的感,直言不讳的说,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也会永远着他,信里还提到了何小妖,说一直以來,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其实自己的内心并不是这样邪恶的,只是一时被某些偏激的东西冲昏了头脑,希望她能原谅她,最后祝叶凌风等人永远幸福。

    信的下一页是一张签了沈琉璃名字的离婚协议书,上面的私印,红的耀眼。

    何小妖看完信,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如果沈琉璃不是真的离开了,她一定会怀疑这或许又是她心血來潮使用的手段,可是在看见她信里写到给自己道歉时,她的心里就释然了,觉得沈琉璃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她还清楚记得,见她第一面的时候,端庄优雅,温柔美丽,带着大家闺秀的修养和风度,闪亮的像是一颗温柔的星星。

    “我们马上去找,或许还能找得到,”何小妖看了一眼叶凌风,提议说。

    叶凌风回看了她一眼,眉眼处更添了一份愁绪,“如果她只是单纯的离开,大家也不会这么担心。”

    “怎样?”何小妖在就觉得事有点不对劲了。

    “她因为流产,做了一次体检查,查出脑部有一个肿瘤,必须马上手术,不然有生命危险。”

    何小妖惊得说不出话來,赶忙问道,“难道她自己不知道吗?”

    “结果出來后,大家怕绪上再受刺激,都瞒着,不敢告诉她。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病,也不会一声不响的离开的。”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何小妖想到她可能随时都可能死掉,心里就开始着急,她确实恨过沈琉璃,恨她总是设计陷害自己,恨她总是跟叶凌风纠缠不清,可是,听到她现在是这种境况,还是真心希望她能够平安的活着。

    “你这个臭女人,不要再假惺惺的了,真是让人恶心。”

    沈飞鸿想到自己的产业,因为女儿的离开,或许妖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时,心里就止不住的愤怒。因为沒了沈琉璃,叶家在对沈家的合作上,就沒有什么需要忍让或者迂回的必要,这样一來,沈家等于沒了讨价还价的筹码。

    一直沒有开口说话的叶老爷子,拄着木杖,慢慢的走到沈飞鸿的边,很是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飞鸿,不要再用那么恶劣的字眼形容她,其实你心里走就知道,她是我们叶家的人,只是捅破而已。”

    沈飞鸿一怔,随即恢复自然,“叶老,您已经被她戏耍了一次,可不要再被她耍第二次啊。”

    “飞鸿,你说话小心点,就算她再怎么胡闹,也是我们爷孙之间的事,你就不要这份心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叶家压就沒安什么好心,见我的女儿流产了,沒能保住你们叶家的骨血,所以你们就怀恨在心。;是你们走了琉璃,是你们。。。。。。。”

    叶老爷子半眯起眼睛,看着有些失控的沈飞鸿,冷笑一声,“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又何苦这样,当初你想法设法的把琉璃送到我们叶家当媳妇,你以为,我就不知掉你安的什么心?我真是看在琉璃那孩子也算可怜的份上,才沒有捅破这层窗户。现在你这样,又威胁的了谁?”

    姜不愧是老的辣,叶老原來早就看出沈飞鸿想通过女儿吞并叶家的野心,所以才将计就计,让沈琉璃跟叶凌风结了婚,原以为,他们两个结合,是天作之合理所应当富及两家,沒想到竟会酿成这样的恶果,要么说老年人根本不懂现在年轻人在想什么,表面上看着般配的两个人,并不一定是最适合在一起的人。

    “叶老,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一切,你都是故意的。”

    沈飞鸿千算万算,也沒有想到自己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想到自己为此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心里就更加的來气。但是商场如战场,从來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除了暗叹自己技不如人,还有什么办法呢?

    “飞鸿,你我也算是几十年的朋友,只要你交出沈家的股权,我仍可以保你坐拥沈家的半壁江山,怎样?”

    叶老爷子念及自己也算是他的长辈,沈琉璃名分上也是叶家的媳妇,所以不想赶尽杀绝,想给沈飞鸿留一条后路,沒想到沈飞鸿气急的一拍桌子,“你妄想,就就算我只剩下一兵一卒,我也跟你拼下去。”

    “好,我一定奉陪到底。”

    叶老爷子淡淡的,不着痕迹的说。

    沈飞鸿夺了何小妖手里的信件,愤怒的摔门而去。

    何小妖感叹真是世事变幻,晴不定,上一秒还居心叵测的女人,一下子就大彻大悟,放下所有的骄傲和偏见,孑然一的离去,不知道,脑部长有肿瘤的她,可否能平安度过一劫。

    沈飞鸿一走,房间就安静了下來,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叶欧辰,蓦地走到何小妖跟叶凌风的跟前,抬起不屑的眼神,淡淡的说:“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何小妖很能理解他现在的心。如果沈琉璃流掉的那个孩子不是叶凌风的,那就一。定是叶欧辰的。想想刚失去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的女人又不给他留只言片语,就离开了。更让人伤心的是,沈琉璃临走前,还念念不忘的是叶凌风,而不是叶欧辰,对于,倾尽心思着她的叶欧辰來说,这无疑是给他最难过的伤。

    “欧辰,我一定帮你把她找回來。”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叶凌风加重了语气说。

    叶欧辰仍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可是眉宇之间带着疏离的罅隙,“不用,只要你们不再掺和我和琉璃之间的事,就算是帮我了。”

    何小妖是个马大哈,沒有觉出來叶欧辰的不悦,大剌剌的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特别义气的说:“那哪行啊,我们不掺合,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找到猴年马月啊!”

    叶欧辰微皱了着眉头,流光转到何小妖的手处,见她还沒有拿开手的意思,敛了语气 ,冷冷的说:“把手拿开!”

    何小妖一愣,看看自己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慢慢的收回,有点尴尬,“那个,我沒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助你。”

    “不用,我受不起,”叶欧辰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口气别扭的很。

    叶老爷子似乎看不下去了,走到叶欧辰的边,言语也是度量过的温和,“欧辰,怎么可以这样跟妹妹说话?”

    “爷爷,她真的是我妹妹吗?如果真的是,您怎么这么狠心,让她流落外面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对她什么样的态度又有什么关系呢?”

    叶老沒有想到叶欧辰竟会会这样质问自己,可知道他现在正是心里不好受的时候,也不跟他计较,只是淡淡的说:“她是你的妹妹,千真万确,下个星期的年会上。我就要公布于众了。以后,你们还是好好相处吧。”

    叶欧辰瞥了何小妖一眼,神仍是寒栗的疏冷下,“对不起爷爷,我恐怕不能参加年会了,因为我要去找琉璃。”

    “世界这么大,你去哪找她?”叶老开始觉得叶欧辰固执了。

    “就算是天涯海角,只要她还活着,我就一定要找到她。”

    叶欧辰脸上是坚毅的表,带着从一而终的执着。

    何小妖听到叶老的话心里一惊,可仍不想就这么妥协,带着不认输的执拗,“老头,你想把我扔了就我把扔了,想捡回來就捡回來 你问过我的意见沒?”

    听到何小妖一直喊自己老土,叶老很是头疼,想着自己就算再恶毒,也是你的外公,难道你就不能好好的喊一声外公吗?

    “丫头,当我叶邦国的外孙女,难道你还委屈了你不成?哪來那么多的废话?”

    叶老气的吹胡子瞪眼,想着自己为了这个丫头,费劲了心血,吃尽了苦头,现在自己的势力,终于可以不再畏惧任何人了,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可沒想到这个丫头,竟是这样难缠。

    “随你怎么办?我反正是不会去。你说是我外公就是我外公啊?街头修鞋的老头还天天叫我闺女呢,难道我就真的是他闺女不成?真是搞笑!”

    何小妖不以为然的哼了 ,就轻飘飘的离开了病房,完全不顾气的血压直升二百的叶老。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