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糟糕的红烧鸡块

    第二天,有关叶氏总裁在西郊水库奔事件,在H市的大街小巷传遍开來,叶凌风拿报纸,看着上面色彩鲜明面容清晰的仔仔,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对着正在厨房哼唱小曲的何小妖取笑道,“这就是你的手段啊,还真是高超的很!”

    何小妖从厨房探出半个头,拿着锅铲说:“这还算轻的,要不是看在他人并不是太坏的份上,我早就要了他那条花花肠子的命了。”

    叶凌风拿着报纸走到厨房的门前,晃着报纸说:“人家都躺在医院里十二个小时了,还沒有度过危险期,你还说不严重?”、

    “死不了,就是喝了几口河水,多大的事啊!”何小妖翻着锅里的菜,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啊,还真是三年前的脾气。”叶凌风感叹一声,;随即想起來什么,嘿嘿一笑,“你在国外的时候,怎么就那么能装的,装的跟好人家的温柔淑女似的。”、

    何小妖你不乐意了,“你这男人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做装的跟淑女似的?老娘我本质里就是淑女好不好?”

    “看,看,就这耀武扬威的样子,还淑女呢?您这样的淑女我还真沒有见过。”

    叶凌风一声把报纸合上,悠闲的走到客厅刚才坐的位置,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看着电视,一个就是很一般的小品逗得他哈哈大笑。

    何小妖累的满头大汗,挥舞着锅铲就冲了过來,“你知不知道害臊两个字怎么写?在别人家不应该客客气气,规矩的帮着做点家务什么的?哪有你这样的,自在的比在自家家还放松!”

    “你还真说对了,我现在就是放松的。休息的滋味就是好啊!”

    他舒服的往沙发上一躺,拿着遥控器开始换台,何小妖拿着锅铲在他上怕了一下,“我做饭快累死了,你还有心看电视?”

    “那你让我干什么?”

    “帮我做饭啊!”

    “笑话!本少爷长这么大,从來不进厨房!”

    “你现在是居人 篱下,应该换一种态度,知道不?”

    何小妖拿着锅铲还想在他上拍一下,不料他这次有了预警,长手一伸,反手一握,就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何小妖害羞,捶着他结实的膛,“你个下流胚,放开我!”、

    叶凌风把她往怀里紧了紧,挑衅着,“我要是不放呢?”

    “阿奇一会儿就下班了,让他看见,有你受的!”何小妖又狠狠地打了他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任飘飘从房间里跑了出來,;手里拿着一把扫帚,对着叶凌风就砰砰的打了起來,何小妖趁机从他的怀里溜了出來,笑着说,“看,遭报应了吧?”

    叶凌风双手捂住头,对着任飘飘咬牙切齿,“女人,助手,你个疯女人,给我住手!”

    “不,我偏不住手,;你是流氓,阿奇说了,要我看紧你,只要你敢欺负妖妖,就让我把你赶出去!”

    叶凌风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扫帚,恨恨的扔在地上,“还让人喘气不?人去上班了,竟然还安个眼线在家里,真是郁闷,”、

    “郁闷就走啊,沒人拦着你!”

    何小妖丢给他一个白眼,安抚了一下任飘飘,就带着她进房间去了。

    叶凌风被留在客厅里,;恼怒的拍着弄脏的衬衫,猛的一嗅鼻子,这是什么味啊?好像是什么东西糊了。

    “喂,你在厨房刚才做了什么,好奇怪的味啊!”

    何小妖闻声赶來,猛地一拍脑袋,“哎呀,我的红烧鸡块!”

    叶凌风紧跟着她进了厨房,看见火上放着一锅黑漆漆的东西,不皱眉,“这就你传说中的红烧鸡块啊?怎么跟一锅鸡屎似的?”

    想起做饭前自己的大言不惭,心里有点羞愧,不好意思的说:“失误,失误。”转眼一想,不对啊,要不是看不惯他在客厅里的悠哉模样,自己也不会跟他较劲,不较劲,这道刚学会的拿手菜也不会做糊啊!于是來了气,叉着腰,横眉冷对,“都怪你,都怪你,阿奇马上就要下班了,饭还沒做好呢,他一定会嘲笑我的!”

    叶凌风立马跳出离她三米远,“是你自己笨手笨脚,怎么就怪我呢?自己拉不出屎,还怨茅坑啊?”、

    他无奈的摇摇头,自言自语,你这个样子,将來怎么可能喂饱我啊?这可怎么办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阿奇拎着公文包下班回來,一进门就兴冲冲的说:“丝丝,你说今天给我做好吃的,到底做了什么?咦?这是什么味道啊?”

    阿奇狐疑的想要走到厨房看个究竟,却被何小妖堵在门口,神有点愧疚,“那个阿奇,为了庆祝你成功就业,咱们今天中午出去吃好了,我请客!”

    阿奇更加好奇地眨眨眼,“不是已经庆祝过了?”

    他硬是从何小妖的边挤过去,看见厨房里一锅黑乎乎的东西,笑了笑,“丝丝,你有多恨我啊,给我做好吃的,就是这个啊?”

    何小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国我就变晕乎,什么都不会做了,我在国外是不是做的好的,是不是很有当贤妻良母的本质?”她把自己的脸凑到阿奇的跟前,有点迫的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