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冤冤相报何时了

    叶老爷子的眼睛里带着苍老的泪花,他不知道自己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題,怎么会养出这样不孝的子孙!

    叶凌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含着满眼的泪花,“爷爷,你就不要骗我了,早在几年前,我就知道自己的父母另有其人,我并不是叶家真正的子孙!感谢你这么多年的抚养和栽培,如果你真的不同意我和小妖在一起,那么凌风不孝,就再也不能陪伴你的左右了!”

    “你威胁我?”

    叶老爷子带着少有的威严,带着强大的压迫,他不相信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狠心丢下自己。

    “凌风不敢,我只是再也不想在别人的位置上狐假虎威了,那样对谁都不公平,如果您真的有心,就请睁开眼睛看看小虎跟小妖吧,他们才是你真正的子孙,才是叶家真正的血脉,才是这个世界是个你最亲近的人!”

    “我还沒有老糊涂,不用你來教训我,你这样沒有良心,;那我也沒有什么可留恋的!你走吧,再也不要踏进叶家半步,我再也不想看见你!给我滚!滚!”

    叶老爷子愤怒的拿着木杖在他的上打了几下;,然后转,微微扬起了头,看着天花板出神!

    叶凌风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算是最后的拜别,“爷爷,凌风不孝,就此告别了!”

    叶老爷子一声高傲清冷,岂会在这个时候对他有什么挽留,就算心里有这种想法,可面子上,自己所在的位置也不容许他这样做。

    叶凌风见爷爷沒有言语,心里更加的难受,猛的起,毅然出了叶家别墅的大门!

    叶老爷子呆呆的站在原地,神悲戚,从大厅的拐角处走來管家,他看了一眼叶凌风消失的方向,轻轻的叹一口气,來到自己主人的边,低声叫了一句,“老爷!”

    叶老爷子缓缓的回头,见是自己亲信多少年的管家,跟着叹了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泪痕,哀叹一句,“我的良苦用心,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理解啊?”

    “老爷,孩子们都大了,是时候把真相告诉他们了!”

    “他们都这样不懂事,让我怎么能告诉他们啊?”

    “你这样为他们劳,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叶老爷子闷头沒有在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陷入一片沉思中!

    医院里,沈琉璃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觉得并沒有人注意到自己,赶紧溜到了叶欧辰所在的病房。

    “琉璃,是你吗?”

    她刚进了病房,叶欧辰的声音就响起來!

    “欧辰,你现在怎么样了?”

    沈琉璃急忙的冲过去握住他的手,样子十分的急切。

    叶欧辰反握住她的手,神有点激动,“琉璃,我就知道你会來,你知道吗、我当时害怕极了,以为自己活不成了,那么,就永远也见不到你了!”

    “欧辰。。。。。。”

    这时,沈琉璃感动的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过了良久,他才开口的说道:“欧辰,我们的机会來了。”

    “什么机会?”

    “我刚从家里出來,偷听到叶凌风跟爷爷的谈话,原來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他不是叶家的人,已经向爷爷辞去所有的职务,他一走不就是我们的机会吗?你可要。。。。。。”

    “琉璃,请你不要再说了,你早就知道我对那些事不感兴趣。”

    沈琉璃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气急败坏的在房间里走來走去,然后气愤的转,对着叶欧辰大叫,“你总是这样说,你想过我沒有?我努力了这么多年,为了是什么?现在我们的机会來了,如果这次再把握不住,我们的人生就真的完了。”

    叶欧辰想坐起來,动了一下体,疼的就又躺了下去,“哎呀,我的腰。。。。。。”

    沈琉璃赶忙跑了过來,半跪在病前,“欧辰,你怎么样了?”

    叶欧辰赶忙抓住她的手,放到前,“不要再生气了,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这么做,我会试着做做看。”

    沈琉璃的眼睛马上亮了起來,“真的?”

    叶欧辰笑着点了点头。

    沈琉璃高兴的一把把他抱住,“欧辰,我真的太你啦!”

    叶欧辰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伏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试着去做。”

    “欧辰这辈子幸亏有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该怎样生活下去。”

    说到动处,她把自己的上半压在了他的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温的气息打在他的脖颈处,一条丁香小舌将要把他的耳垂卷入口中,叶欧辰不合景的大叫一声,“哎呀,我的腰!”

    “对不起,对不起。。。。。。”

    叶欧辰笑着说:“沒关系的,只要你喜欢!”

    沈琉璃撒的说到,“什么人呢你!”

    她突然想起來什么,正了脸上的神色,“何小妖那个臭女人把你害成这样,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当务之急,我们一定要把她手机的内存卡拿到手。”

    “好了,琉璃,你就不要计较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你把她朋友伤的也不轻,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

    “不行,她把你害成这样,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琉璃面露凶光,满眼都是愤恨的目光,跟刚才撒的样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琉璃,我的好琉璃,就不用给我心里添堵了,你看我都成这个样子了,就不要让我再心了!”

    叶欧辰拉起她的手,不停地摇晃着,这次倒好,换成他撒了!

    “好,好,,什么事都依你,你就不要再瞎心了!”

    沈琉璃像是哄孩子一般,把他轻轻的放倒在上,轻轻的刮了一下他的鼻梁,这样一个小动作,竟让叶欧辰高兴了半天,琉璃啊琉璃,你真的开始打开心扉接受我了吗?

    第二天早起,天刚蒙蒙亮,何小妖听见门铃响,打折哈欠去开门,“谁这么早來敲门啊,真是烦死了!”

    她打开门,看见叶凌风提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形容憔悴,倚在楼道的墙上,看见何小妖,拉着行李箱就闷着头,就要往里进!

    “哎,哎,你这是干什么呢?”

    何小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沒有搞错,双手叉腰,野蛮的样子,“你这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懂不懂?”

    叶凌风坐在沙发上,猛喝了一大口水,抬起眼皮,可怜巴巴的样子,“小妖,我被扫地出门了,沒有容之处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收容我一段时间吧?”

    还沒等何小妖说话,阿奇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來,义正言辞的说:“不行,坚决不行!”

    叶凌风根本不去理会他的反对,径直走到何小妖边,开始扮萌,“丝丝,;求求你了,就让我住一段时间吧!”、

    “不许叫丝丝,那是我的专属称谓!”

    阿奇霸道的说,;横在何小妖面前,像是在保护着自己的私有物品。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