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代沟对峙

    “啊~~~血,流血了!欧辰,欧辰, 把你怎么样?”

    沈琉璃惊慌失措的放开何小妖,赶忙去查看叶欧辰的伤势,只见他用手捂住的地方,鲜血不断的往外涌,手背上,袖口上都是斑斑血迹!

    何小妖也吓呆了,她沒有想要伤害他,她只是下意识的,本能的想要保护手机,真的沒有其他不好的想法,她蓦然清醒,拿了手机拨了急救电话,然后茫然无措的看着叶欧辰疼痛的紧皱着眉头,难受的无以复加!

    很快救护车就把叶欧辰送进了医院,就在他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叶家的老老小小都闻讯赶來,叶欧辰的爸爸妈妈惊慌失措的小跑到沈琉璃的边。

    “琉璃,琉璃,欧辰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被刺呢?”

    一向高贵冷艳的欧辰妈妈,这时显出拳拳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一旁哭号。

    “谁,是哪个不要命的伤害我宝贝孙子?”

    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穿过人群,直达在场每个人的耳膜!众人见识叶家的掌陀叶老爷子,均自觉的让开一条路,不敢说一句话!

    叶老爷子走到沈琉璃旁边,目光扫了她一眼,厉声说道,“别光哭,回答我的问題,是谁刺伤了欧辰?是谁?”

    他用木杖重重的敲击着地板,恨不得把那人立刻碎尸万段!叶家本來就人丁不旺,再加上叶老爷子疼孙子是出了名的,此时愤怒与悲痛可想而知!

    “是她,就是那个魂不散的女人!”

    沈琉璃一件自己的保护伞都來了,气势马上高涨起來,手指着何小妖的方向,眼睛里全是无名的怒火!

    几年不见,叶老爷子似乎早已忘记了何小妖这个人,径直走到她面前,一个耳光就打在她的脸上,“说,你是谁?为什么伤害我的孙子?”

    何小妖缓缓的把脸对上叶老爷子的眼睛,撩开铺陈凌乱的长发,不怒反笑,“我是谁?哈哈,我倒要问你,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你个疯子!”

    叶老爷子德高望重,年纪再长的人也会给他个面子,现在一个臭未干的丫头,竟然用这种口气,这种态度给自己说话,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他愤怒的抬起手臂,刚想再给她一个耳光,却被一个大手紧紧的抓住,“爷爷,你看清,她到底是谁?”

    这时,叶老爷子才冷静了些绪,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人來,只见那人眉清目秀,说不出的灵动,此时,眼睛里却带着说不清楚的悲愤跟伤痛,他心里一惊,原來是她?怎么会是她,她什么时候回來了?

    叶老爷子努力调整了一下绪,冷冷的说:“原來是何小姐,多年不见,你还是那样的精力充沛,让人意想不到啊!”

    “过奖!比起叶老先生的‘意想不到’,我还差的很远!”

    何小妖也冷冰冰的回应着!

    “以前的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就是你刺杀我孙子叶欧辰的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叶老爷子像是铁了心跟她僵持到底,双手交叠,握住木杖,神态威严!

    “哈哈,叶老爷子真是说笑了,以前的事,只有我追究的份,哪有你放我一马之说?”

    “大胆,你父母就是这样教你跟长辈说话的吗?”

    叶老爷子气急了,木杖敲着地板,噔噔乱响!

    “我沒有父母,沒有爷爷,沒有外公外婆,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才会是这副德行,纵管流着富贵人家的血,也永远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黄毛丫头!您何必跟这样的我生气?如若,因为我这样下的人,气坏了您高贵的 体,岂不是很划不來?”

    何小妖一字一句都带了尖锐的嘲讽,她嘴上虽然是这样的冷漠淡然,毫不在乎,可心,却在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你你的孙子,你所有的家人,在外人的眼里,你是一个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老人,可是,为什么单单对我这么残忍?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我的母亲嫁了你不喜欢的男人吗?还是因为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女娃娃,对于你,对于叶氏家族,带不來什么益处?

    何小妖在心里一遍遍的想,她想想出一个答案,想给自己一个解脱的借口,可是越想就越想不通,外孙女,原來真的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外人!

    “混账,你真是。。。。。。。。。”叶老爷子刚想发怒,不知道转了什么心思,语气一转,“算了,看在凌风的面子上,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得答应我,别再跟叶家所有的人见面!永远都不要再见!”

    何小妖紧握着拳头,自己的忍受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想起这几年流离失所的生活,心头的怒火更加的强烈,她丝丝的盯着叶老爷子充满智慧风霜的脸,要紧了牙关,一字一顿,“我做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