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乔迁之喜

    任飘飘的确是失忆了,医生建议何小妖带她去看心理医生,说是通过心理医生的治疗,或许有恢复记忆的希望,可是被何小妖婉言拒绝了,想比以前妖媚风的任飘飘,她更希望她是现在这个样子,沒有记忆,沒有烦恼,单纯就像一张白纸!

    “飘飘,我们到家了,看,这就是我们的新家!”

    何小妖欢快的打开一二居室的公寓,兴奋说!

    她考虑到任飘飘的病,决定还是住在一起,就卖了原來住的那二手房,租下这二居室的公寓,一來,为了任飘飘住的舒服,二來,阿奇实在是长大了,男女有别,一直睡在一个卧室里终究是不好的!

    任飘飘有点陌生的走了进來,看见室内的装潢是她喜欢的粉色,立刻高兴的东看西看,“哇,是我最喜欢的粉红色,真是太棒了!”

    何小妖看着她高兴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跟阿奇夜忙碌了一个星期,功夫总算是沒白费。

    “你喜欢就好!來,看看你的房间,你以后就睡在这里!”

    何小妖打开其中一个卧室,里面放着一张白色蕾丝的大头放着一只一人高的KITTY猫,憨态可掬的样子!窗台飘着粉色碎花的窗帘,窗户顶部还挂着淡紫色的贝壳风铃!

    任飘飘打量着精致的房间,怯怯的问,“这是我的房间吗?我以后真的可以睡在这里吗?”

    何小妖重重的点点头,走过來,搂住她的肩膀,“我以后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任飘飘原本是不太愿意的,可是在想起她做的超级好吃的蛋炒饭,了一下嘴唇,有点勉强的说:“好吧,不过,你要给我做好吃的喔!”

    “好,好,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一定把你养成白白胖胖的公主!

    阿奇见两个人高兴的样子,走过來,神秘兮兮的一笑,“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被大亨集团录取了,以后我就可以挣钱养家了!”

    “是吗?”何小妖一蹦三尺,兴奋的楼主他,啪叽啪叽的猛亲他几口,“我们阿奇真是太棒了!”

    “那当然,不看看少爷我是什么智商?”

    阿奇无限显摆的撩了一下额前的短发,包子的样子!

    “行了吧你,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想开染坊!人家看得起你,你就得好好干,知道吗?”

    何小妖一副家长的样子,郑重其事的说。

    阿奇一手勾住任飘飘一手勾住她,“那当然,这只是我计划中的第一步,你们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名震中国!”

    何小妖反手打了一下他的头,“你个臭小子,要脚踏实地,不能光幻想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阿奇不跟她计较的攀上她的肩膀,“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脚踏实地的混出个样子來的!”

    “这才乖嘛!”何小妖笑嘻嘻的摸着他的头发,俨然宠物的主人!

    阿奇很享受的给她撒,“丝丝,我不想一个人睡觉,咱们两个都睡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猛一分开,我会很不习惯的!”

    任飘飘抱着那个超大的KITTY猫过來,眨巴眨巴眼睛,一手在自己脸上划了几下,“羞,羞,羞,这么大的人了,还让人陪着睡觉!况且你还是男人,真不害臊!”

    “你。。。。。。。。”阿奇气的说不出话來!

    何小妖又仔细看了一下布置好的房间,发现并沒有什么不妥了,就大功告成的拍了一手,“家已经都安排好了,我先出去一下,阿奇,你在家看着飘飘,别让她乱跑!”

    “你去干什么啊?”阿奇有点紧张的问。

    “我,我。飘飘要吃蛋炒饭,家里沒有鸡蛋了,我去买鸡蛋,沒事的,我去去就回,马上的!”

    她边说边换了鞋,不顾阿奇的反对,就出了新家的门!

    她一个人來到外面,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七哥,我让你帮我差的那件事,有线索了吗?”

    她握紧了手机,在一个背的角落站住,听着电话那边的人讲着什么。

    “你确定是沈琉璃吗?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今天的事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改有用着我何小妖的地方,你随便说一声,只要我能办到吗,绝不会说一个不字,好,那咱们改再聊,好的,再见!”

    何小妖挂了电话,微微抬起头,看湛蓝的天空,天真蓝,蓝的刺她的眼睛!

    “这次就让我们來的了断吧!”她对着辽阔的天空,自言自语!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叶氏大楼的门口,可是打车的人并沒有下车,而是留意着大楼门口进出的人,她这已经是四次來这里踩点了!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就在这个时候,大楼里走出來了沈琉璃,她带着超大的防紫外线眼镜,招來自己家的车,就坐了上去!

    “师傅,跟着那辆车!”出租车里的人说!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沈琉璃的车在郊区的一辆别墅前停下來!

    出租车里的人也赶紧下了车,隐藏在沈琉璃看不见的地方!

    只见沈琉璃下了车,谨慎的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就进了别墅。

    进了别墅的大门后,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对着一个如玉男人说;“欧辰,这样的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我都快烦死了!”

    叶欧辰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走过來轻揽住她的腰,“是不是很累?”

    沈琉璃生气的一把推开他的手,一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就是不明白了,现在什么事都水落石出了,为什么你就不给爷爷说一下,把叶氏的大权夺过來?”

    “琉璃,你是知道的。我对那些沒有兴趣!”

    叶欧辰有点疲惫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就那些花花草草吗?它们能当饭吃吗?”

    沈琉璃越说越生气,拿起他刚才放下的酒杯,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尽!

    “琉璃,今天你是怎么了?心不好吗?谁又惹你生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