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又犯毒瘾

    何小妖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开始朝马路上飞奔,随便拦了一辆车,就跳了上去,等到了自己家门口,随便扔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就蹬蹬的上了楼!

    “飘~~~”她呼喊着一下子推开自己的家门!

    只见任飘飘已经被人捆绑了起來,嘴上还塞着白色的毛巾,她面目痛苦狰狞,额头上渗出大颗的汗珠,被捆绑住的双脚不停的胡乱蹬着地!

    “丝丝,你终于回來了,我跟叶凌风已经把她绑住了!是不是还要朝着她喷水?”

    阿奇这话刚说完,就看见叶凌风拿着接了水龙头的皮管子走过來,不分三七二十一就朝着任飘飘猛烈的刺去!

    “咣当!”何小妖见状,一个拳头就把他打翻在地。

    “你干什么?”

    叶凌风从地上爬起來,摸着疼痛的嘴角,微微的发怒!他从阿奇嘴里听说,上次任飘飘的、犯毒瘾,何小妖就是这样拿水刺她的,自己想帮点忙吧,沒想到沒人说他好就罢了,还遭人一拳头,真是沒天理了!

    “干嘛拿水刺她?”

    何小妖赶忙蹲在地上,半抱起任飘飘,恶狠狠的瞪着叶凌风。

    “你不是也这样做的吗?”

    叶凌风委屈的顶了一句,连一旁的 阿奇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能那样做?你就能吗?你TMD的算老几?她临了冷水感冒了,你负责吗?你负责吗?”

    何小妖此时像是怒急的野兽,对着他就是大吼一通!

    看着任飘飘痛苦万分的样子,她心如刀绞,她抱着任飘飘,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声音嘶哑地说:“飘,乖,一定要住,要住,知道吗?”

    任飘飘猛的一用力就把绳子挣断,拿下嘴里的毛巾,就要往外跑,何小妖见状,死死的抱住她的子,连哭带喊,“飘飘, 不要这样,你已经过一回了,这次也一定可以的,飘~啊~~~~”

    她猛然觉得自己的手蹦上一痛,原來是任飘飘忍受不了犯毒瘾的感觉,在她的上胡乱的噬咬起來。

    阿奇跟叶凌风在一旁狠狠的拉住她,可是她现在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认不清谁是谁,只觉得谁挡在自己的面前,谁阻碍了自己的去路,就咬他,咬他!

    何小妖忍着手背上,肩膀上,腰上的剧痛,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任凭她怎样对待自己,就是不松手!

    “啊~~~啊~~~~~”任飘飘大声呼喊着,手,脚,嘴,不停的攻击着面前的阻碍物!

    “飘,加油,加油!”

    何小妖的头发被撕扯的沒了形状,肩膀上也渗出斑斑血迹,眼睛里噙着疼痛的泪水,可是双手,仍是紧紧的抱着她,死也不撒手!

    阿奇实在看不下去,气冲冲的从厨房拿來一根擀面杖,朝着任飘飘的后脑勺就使劲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任飘飘应声倒地,晕了过去,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來!

    “丝丝,你沒事吧?快,去医院包扎一下!”

    阿奇弯下腰就想抱起來她,不料却被她善良一耳光,“为什么打她,为什么打我的飘飘?”她冲着阿奇大声的怒喊,眼睛里冒着熊熊烈火!

    “丝丝,你流血了,丝丝,我不是故意的!”

    阿奇手无足措的站起來,自己也是一番好意,沒想到她的反应竟如此的激烈!

    “你都她打晕了,还说不是故意的?”

    何小妖冲着他嘶哑的叫,眼泪模糊了双眼,一向可的阿奇,这时也变得面目可憎!

    “好了,何小妖,别闹了,这样,她翻倒能少受点罪!”

    叶凌风好人模样,蹲下來,试图把她扶起來,因为她上多处的伤,实在让人看着心寒!

    “滚,滚开,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何小妖重重的把他推开,自己踉跄的爬到任飘飘边,理了理她的头发,费力的把她抱起來,放在上,拿了毛巾,擦了她上的脏迹,给她盖了被子,一边哭一边骂:“都是坏东西,都是坏东西,我们姐妹都全心全意的对你们,你们都是狗娘养的白眼狼,白眼狼!”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的绪才稳定下來,期间,阿奇跟叶凌风都静静的待在一旁,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此时,叶凌风见她的绪好转,小心翼翼的上前,半弯着腰,“小妖,來,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她这是才惊觉自己全都是伤,顺从的从上下來,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叶凌风惊喜,示意阿奇拿來医药箱,拿出里面的消毒水,纱布等东西,细心的给她擦拭起來!

    “小妖,她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还是把她送到戒毒所吧,我有个朋友在里面,给他说一声,或许能多关照一下,你看怎样?”

    “不怎么样!”她冷冷的回答!

    “可是,如果不送戒毒所,她一直这样犯毒瘾,你怎么能照应过來?像她这样,中毒这么这么深,恐怕是好不了了!”

    叶凌风半天沒听到回应,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向她,见她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

    “谁说她好不了?我说能好就能好!换人,阿奇,你來!”

    阿奇正苦于自己沒有表现的机会,赶忙推开叶凌风,自己蹲在他刚才蹲的地方,接着叶凌风刚才的消毒动作,巴结的说:“飘飘姐一定会好的,是吧丝丝,只要丝丝说能好,就一定能好!”

    何小妖摸着他的头发,会心的一笑,“还是我们阿奇最懂我的心意!”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