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伤心的痛楚

    “大不了几个月,也是大!”

    何小妖还想再敲他一筷子,被五朵及时制止,好脾气的说:“不叫不就不叫了,大家都是年轻人,何必拘泥年龄那些虚的东西?”

    阿奇得意的一笑,夹了一块狮子头,“还是我们朵朵最好,看人家这心,难怪人家会最先结婚生子,最先得到幸福!”

    他刚说完,原本一句可以恭维的话,不料五朵竟黑了脸,弄的阿奇有点手无足措,自觉得沒有说错什么话啊。

    他边的何小妖也有点懵了,按说五朵这么好脾气的人,不会因为一句无关痛痒的话生气,更何况是一句恭维的话!

    她看了一眼任飘飘,见她发现自己看她,赶忙低下了头,装着吃饭的样子,明显是在逃避着话題!

    “朵,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五朵还沒有说话,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落。

    “到底是怎么了?”

    何小妖有点着急,这个样子五朵她还真是很少见过,她家庭条件优越,就算是当初舍弃家庭,舍弃荣华富贵,也沒见她这样伤心的流泪过!

    “妖姐~~”

    五朵非但沒有说出一二三來,反而哭的更加伤心了!

    何小妖狠狠的撂下筷子,“到底是怎么了?你非要把姐给急死不是?”

    五朵慢慢的控制住绪,深吸一口气,抽泣着说:“姐,我真是瞎了眼,真是瞎了眼啊!”

    “成成欺负你了?”

    “他。。。。。。。。。他根本不是个人,是沒良心的畜生!呜呜!”

    何小妖有点愣了,难道外面的传闻是真的,成成真的搞劈腿?她一下子坐不住了,拉了自己的椅子到五朵边,“孩子呢?你们不是已经有 宝宝了吗?”

    五朵眼睛里带着泪水,点点头,“是的是个女儿,叫依依。自从他手里有了钱,我们有了孩子,他就变了,刚开始只是应酬多了,回來晚了,慢慢的就成了夜不归宿。”

    “你是不是想多了?男人有了事业,应酬什么都是难免的!”

    “姐,不是的!他外面就是有别的女人了!”

    五朵倔强的大吼一声,又伤心的哭了起來!

    说到这里,何小妖已经心知肚明,可仍存着侥幸心理,当初就是看着成成实诚憨厚,对人坦诚,才放心的把五朵交给他的,沒想到仅仅三年的光景,就发生这样的事

    “你确定,他外面有女人了?”

    “我也不是不通达理的女人,刚开始以为他纯属是为了事业奔波,还经常叮嘱他注意体,直到有一次,他在洗澡,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我接了,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我问她是谁,那边就把电话挂了!我就开始怀疑了,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第二天我就偷偷的跟着他,沒想到,沒想到,呜呜。。。。。。。他根本不是去公司,而是跟一个女人去了酒店!”

    五朵说到这里,心里的绪多少释放了些,想想也是何小妖刚回国,自己这样哭哭闹闹,惹得大家都不开心!于是,就慢慢的调节了绪,变得温和了起來!

    何小妖隐忍着沒有说话,看见任飘飘一直低着头,一个拳头砸在桌子上,“飘,五朵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管?不把那男人给阉了,还算什么好姐妹?”

    任飘飘自觉地自己沒有尽到姐妹谊,也不敢给自己辩白什么,只是低着头,小声的说:“我都这样子了,还怎么顾得了别人?”

    她说的声音虽然很小,可还是被何小妖听见了,她刚想发火,突然想在万爷家里见到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心一软,就湿了眼角,“放心,我这三年虽然沒有照顾好你们,我会偿还过來的!谁欺负了你们,看姐能放过他们哪一个?”

    何小妖话语沉静内敛,冷笑一声,仰头就喝了杯子里的酒!

    “妖儿,别胡來!”

    任飘飘急忙抓住她的胳膊,满眼的担忧!

    “就是妖姐,成成虽然对我沒了谊,可总算是念在他女儿的份上,还不敢怎样欺负我!”

    何小妖砰的一声把面前的盘子推翻在地,“TMD的,都被人欺负到鞋底下了,还装个毛线啊?”

    任飘飘和五朵见她这个样子,想起自己受到的苦难,均低了了头,不敢再说一句话!

    “娘的,饭不吃了,五朵,现在我就跟着你回家,我倒要看看,成成那王八蛋是不是有了钱,就涨了三头六臂?”

    “不行,妖姐!”

    “怎么?怕我伤了他?都到现在这种地步,你还袒护他?”

    “不是的,妖姐,我现在有了孩子,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不能给他鱼死网破!”

    “为了个孩子毛!想想你当初为了他,抛弃父母,背离家庭,顶了多大的压力,受了多少苦多少累?你的付出,就是为了他现在的样子吗?”

    何小妖的一番话像是说中了她的伤心处,她抹着眼泪,始终说不出一句话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