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我i请客有人买单

    “乖,不哭哈,事都过去了!”

    “我沒哭,我哪里哭了?我对男人早就沒了眼泪,你看我笑的多开心啊!”

    任飘飘边说边用手背胡乱的抹去泪水,可越擦眼越多,像是在讽刺她一样!

    “对,咱们就得笑,因为一个负心的男人,咱们女的将來得少走多少弯路啊?权当他们给我们上课了!”

    何小妖刚说完,叶凌风把压在头上的枕头拿下來,表有点无辜,真的是躺着也会中枪,他招谁惹谁了?怎么听她那话,含沙影的在影自己呢?

    “妖儿,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难道你就不恨我吗?”

    何小妖轻轻的一笑,用手替她把眼角的泪水抹掉,“傻孩子,我还不知道你吗?你那么做,不都是为了我好?还有就是太在乎我,咱俩腻歪了那么多年,你什么样的心思难道我还不知道?”

    “妖儿~~~”

    任飘飘只动的喊了她一声,眼泪就又流了下來!

    “好了,好了,别哭了,哭哭啼啼像是什么样子,真心不喜欢你你这样!”

    何小妖一把抱住她,拍着她的背,也红了眼圈,心疼而痛惜!

    阿奇见两个女人沒完沒了,眼泪大有把这小屋子淹了之势,赶忙上前把两个人分开,抓住何小妖的手,撒的甩着胳膊,“丝丝,我饿了!”

    “好,咱们吃饭去,我请客!”

    任飘飘抹干眼泪,好奇的眨眨眼睛,“他为什么叫你丝丝?”

    “这个嘛,说來话长,咱们找地儿吃饭去,边吃边说!对了,把五朵也叫过來,忒想她了,听说她都有宝宝了,一定很可吧?”

    任飘飘听到她的话,沒有像以前一样豪迈的和她一击掌,“那是必须的!”代替的是苦涩的笑了笑,迟疑的说了一句,“不知道她有沒有空?”

    “沒空也得出來啊,给我她的号码,我來打,让她把孩子带來,让她叫哦一声干嘛,对,我还得准备红包呢?”

    她边说开始翻自己的钱包,一脸兴奋的样子。

    几个人收拾妥当,就要出门,叶凌风也跟在队伍的后面,何小妖有点不乐意了,“哎~说你呢,你自己有家有媳妇的,老跟着我们干嘛?”

    叶凌风走在路上,吸吸鼻子,步子并沒有停下,“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能这样拒人千里吧?”

    阿奇刚想说点什么,被何小妖拦下,压低了声音说:“别管他,就让他跟着,一会儿让他付钱!”

    阿奇跟何小妖默契的相视一笑,在挑饭店的时候,挑了H市最上档次的餐厅,连见过世面的任飘飘都不偷偷的拉拉何小妖的衣袖,“妖儿,这里是不是太招摇了?”

    “招摇什么?我三年都沒见了你了,请你吃顿饭还能把我吃穷了?更何况我我还带着小金库呢!”

    她看了一眼叶凌风,发现那家伙特大爷的率先走进去,门口的迎宾小姐笑的跟朵花似的,他就像是沒有看见一样!

    他们几个人紧跟其后,挑了最好的位置,等到点菜的时候,何小妖特豪迈的大手一挥:“尽管点,别给我省钱,姐有的是钱!”唬的旁边的服务员一愣一愣的,这年头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菜一盘盘的上來,几个人就甩了腮帮子吃起來,何小妖高兴,喝了几口小酒,兴致一上來,话匣子就打开了!

    “话说,为什么可的阿奇叫我丝丝呢?这还得从我们刚到莫比尔说起,那时我们是穷啊,一块面包分开了吃,一包方便面能吃出好几种花样,最关键的就是语言不通啊?这个飘飘可能知道,英语从小就沒及格过!阿奇呢?也是个半吊子。我们处处碰壁后,就开始发奋了,规定,两个人谁也不能说汉语,英语的姐姐不是谁斯特吗?阿奇初学觉得拗口,就简化成丝丝,以后就丝丝,丝丝的叫了!”

    她解释完,仰脖子喝了一口白酒,刚要转向另一个话題,就听见楼梯口,一个亢奋的声音,“妖姐,妖姐。。。。。。。。。”

    何小妖扭头一看,噌的一声站起來,同样亢奋跑过去,搂住來人就抱头痛哭!

    “朵啊,这是想死姐姐了!呜呜~”

    “我也想你!”

    两个人在吃饭的高峰期,站在楼梯口,上演着姐妹深的戏码!

    “好了,咱别光哭,过來,咱去吃饭,说,想吃什么,姐给你买!”

    何小妖拉着五朵就來到他们那一桌,阿奇甜甜的叫了一声朵朵,被何小妖敲了脑门子,“什么朵朵,朵朵的,叫姐姐!”

    阿奇捂着被打的地方,不服气的说:“她比我大不了几个月,哼哼!”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