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故人之女

    “你是什么人?是不是活腻了?”

    万爷横横的走过去,挑衅的推了一把那人!

    “爷,这个人得罪不起,他是叶氏总裁叶凌风,叶邦国就是他爷爷!”

    好在他们那伙人之中一有见过世面的,凑到万爷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

    “你的,万爷我还用你來教?滚你妈的!”言毕,他快速的跑到叶凌风面前,点头哈腰,“哎唷,我这真是老眼昏花了,竟沒有认出是叶大少爷!老万我处理一些家务事,不老您插手!”

    叶凌风迈了步子,擦过他旁,來到何小妖一侧,“万爷此言差矣,要是别人,我必定不会挡着您的好事,可这个女人是我叶家的人,我不能不管!”

    万爷见此人并不吃自己这一,心里有点窝火,就算你叶凌风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我万爷也不是吃素的,别给脸不要脸!

    他想起刚才叶凌风刚一到场时说的话,心里咯噔一声,他刚才说什么?外孙女?谁的外孙女?他再次打量了何小妖跟任飘飘一眼,觉得心里担心的那种可能根本不可能,两个丫头都是能大雅之堂的面相举止,哪会是豪门嫡亲?

    “此话怎讲?”

    万爷也算得上是老江湖,从來不打沒把握的仗,在沒有弄清楚事的真相之前,断不敢贸然行动,更何况中间牵扯家世显赫的叶家!

    “万爷听说过H城第一才女,叶展颜?”

    何小妖一听叶展颜三个字,心里咯噔一声,那不是亲生母亲的名讳吗?虽然早就熟记于心,可被人这样当众提起,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自然。

    原來自己的母亲是本市的第一才女,怪不得让左衡大半辈子都痴痴念念。自古红颜多薄命,她到底经历怎样波澜壮阔的故事,以至于在她死后,提到她的人,仍是止不住的痛惜?

    “当然知道,我这个年纪正好跟叶姑娘相仿,很是荣幸能跟她生在一个年代生在同一个城市,老万我此生也算是无憾了!”

    一脸凶残的万爷一改刚才的野蛮粗俗的模样,在提到叶展颜三个字时,他的表竟难得柔和起來,中间还夹杂着对往美女的缅怀,这个样子的万爷是谁也沒有见过的!

    好一会儿,他从自己的绪里抽离出來,看了一眼叶凌风,“我知道她是你的小姑,那有怎样?”

    叶凌风慢慢的踱了步子,站到万爷跟何小妖的中间,凝重了语气说:“难道万爷就不觉得这个女人跟我小姑有相似之处吗?”

    万爷心下越发怀疑,他这样拐弯抹角的说话,难道其中的真的另有隐?他把目光转向何小妖,细细的打量着她的脸,越看心里就有些发慌,她的容颜虽然抵不上叶展颜的十分之一,可脸上的某些表却是像极了她,难道。。。。。。。。

    “叶少有话之直说,老万是粗人,听不得拐弯抹角的话!”

    万爷有点沉不住气了,当年曾一度迷恋叶展颜,省吃省喝几个月,就是为了买一张画展的门票,去看叶展颜当场作画,一睹芳容!

    “好,我就不磨叽了,不错,何小妖就是叶展颜的亲生女儿!”

    万爷心里其实早有这方面的猜疑,可真正的从叶凌风说出來时,自己的心里还是沉沉的震撼了一下!

    “什。。。。。。。。。什么?她。。。。。。。。。。她是。。。。。。。。”

    “嗯,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叶凌风朝着万爷重重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何小妖,发现她并沒有因为自己的世在这样的场合说出來而有 半点的变化!

    她到底在想什么?

    万爷怔愣了一会儿,微微的仰起头,斜望着天空,“叶姑娘,对不起了,是老万唐突了,等我到了地下,必定亲自给你谢罪!”

    他一个呼声唤雨粗犷不羁的一代枭雄,此时像是一个脆弱的小男孩,声音里带了悲沧的荒凉,又看了一眼何小妖,挥了挥手,急速的说了一声,走!就跳上了面包车,疾驰而去!

    任飘飘看着消失不见的面包车,捂住心口的位置,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好在有惊无险!”

    一行人重新回到何小妖的小屋,她见叶凌风也跟了过來,堵在门口,冷冷的说:“这里不欢迎你!”

    “我有事找你!”

    “就在这里说吧!”

    何小妖仍然站在门口,并沒有让他进來的意思。

    “先让我进去!我给你算点帐!”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