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听来的谣言

    “我朋友的事,不劳你心,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自己家的后院起火,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

    叶凌风微微一怔,半眯着眼,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前段时间,沈琉璃跟叶欧辰酒店开房,被酒店服务员认出两人,泄露了出去,掀起了不小的波浪,叶凌风可谓是带了一顶绿滋滋的帽子,而且对方还是自己的堂弟,小叔VS嫂子,这消息可着令人亢奋!

    “原來你一直都在关注着我!”

    “什么啊,我只是买报纸恰巧看到的!”

    何小妖说这话,明显的底气不足,想起那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叶凌风的消息,着实替他捏了一把汗,这个问題还真是棘手,一边是自己的太太,一边是自己的堂弟,手心手背都是,伤了哪个,都会是彻骨之痛!

    “我知道一直都放不下我,不然隔了这么远的距离,也不会把有关我的事知道的那么详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早已经把你忘到了九霄云外,要不是你又出现,我估计连你叫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我的脸本來就值万金!”

    “无聊!”

    何小妖不想跟他再纠缠下去,说的越多,越会暴露自己的心机,那是自己所不愿看到了。于是她迈开脚步,刚要出去,却被叶凌风一把抓住,摁在墙上!

    “我很想你,你知道吗?再找不到你,我恐怕要疯了!”

    叶凌风看着她的眼睛,目光灼灼,一个忍不住,就低下了头,亲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呜。。。。。。。咛呜。。。。。。。”何小妖挣扎着,双手使劲的捶打着他的膛,可是她越反抗,越激起他征服的**!

    何小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给推开,“你,你无耻!”

    叶凌风抹了一下嘴边的唾液,痞痞的笑,“我怎么无耻了?我吻自己心的女人,碍着谁了?”

    “别忘了你是结过婚的人!”

    她的这句话像是一记耳光,让他全一个激灵,玩世不恭的眼神顿时黯淡下來,像是戳中了他的软肋。

    “如果,我说,我和沈琉璃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会信吗?”

    “你当我是傻瓜?你们同居一室了三年,却要骗我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如果我是个男人,我这样给你说,你信吗?”

    何小妖觉得有点可笑,都结婚三年了,却跑到别人面前装清白。他和沈琉璃有什么,那是非常正常,沒有什么才让人痛恨,娶了人家,不履行作为丈夫的义务,这个,哪个女人能受得了?

    “随你,你信不信,反正这就是事实!”

    叶凌风眼睛有点无助的哀伤,他觉得不管自己再怎么争辩,别人也不会相信,索闭上嘴巴不再解释,省的浪费口水!

    何小妖这时转了心思,他和沈琉璃之间,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实?不然,沈琉璃不会放着自己家帅男不用,宁肯背上不守妇道的罪名,也要跟叶欧辰出去开房!

    “你们的事,我不想搀和!再见!”

    何小妖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同事从饭店里走了出去,不想让别人误会什么,马上拿了自己的饭盒,去食堂吃饭去了!

    很奇怪,叶凌风一下午都很安静,静静的坐在店里靠窗的休息室里面,不知道翻看着什么杂志,时不时还拿出随携带的笔记本,处理着什么文件!

    马上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何小妖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刚出店门,却被叶凌风拦住去路!

    “现在你下班了,我们是可以认真的谈一下?”

    “沒有必要!”

    何小妖不理会他的阻拦,硬着头皮往前走,可叶凌风就像是一块口香糖似的粘在她的股上,不停的在她后面进行劝说!大约有十分钟,他失去了耐,猛地抓住她的胳臂,拖着她往前走。

    “放开她!”

    就在这个时候,阿奇骑着单车从后面赶了上來,把车子扔在一边,上來就朝着叶凌风的脸打了一拳,他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

    叶凌风迅速的站了起來,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微微一笑,“好你个小子,几年不见,手长进了不少!來,再來,我们好好练练,把你的真本事都拿出來,让大哥看看到底到了什么火候!”

    叶凌风不顾旁人的围观,扎了马步,拉开架子,准备迎战!

    “神经病!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想练你自己练吧,我沒你时间奉陪!”

    阿奇边说边扶起路边的单车,跨了上去,对着一旁的何小妖柔和的说:“丝丝,上车!”

    何小妖沒有一点犹豫,熟练的做在后座,拦住阿奇的腰,扬长而去!

    叶凌风愣在原地,收起架势,挠挠头,冲着周围的人尴尬的笑笑,自言自语,“你们死故意的吧?好,你们是故意的!真有你们的!”

    阿奇带着何小妖回到了家,做了饭,正在吃饭的时候,阿奇迟疑了一下,言又止的样子,何小妖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事想说,夹了青菜放在他的碗里!

    “你想说什么就说,这个样子真不爷们!”

    阿奇想了想,下了决心似的,“丝丝,我给你说点事,前提是不能冲动,不能烦躁,不能哭!”

    “嗯,好,你说吧,什么事?”

    她把手中的筷子放下,做出认真聆听的样子。

    “我有个同学,上个星期不是回家了吗?”

    “嗯!”

    “我买了一些这里的特产,让他带给飘姐还有五朵,之所以沒有告诉你,是怕你多想,毕竟你和他们不是一般的朋友!”

    “说重点!”

    “我那个同学前天给我在Q上留言,说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了飘姐和五朵,他们,他们的境况,都不太好!”

    “怎么讲?”

    “五朵跟她老公好像在闹矛盾,据说是她老公搞外遇!”

    “哈哈,你那个什么同学啊?是不是弄错了?哪个男人外遇都可能,就是他家成成不可能,你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事才走到了一起,所以才会听信谣言!”

    “但愿是我同学搞错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