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不行就回去

    “嗯,你也别放在心上,或许是我多想了,你好好学习,好容易才争取到的提前毕业,关键时刻别再出什么岔子!”

    丝丝为了不让阿奇担心,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

    “嗯,好,我们接着吃饭!”

    阿奇把她重新拉到饭桌前,把一双筷子握在她手里,给了夹了一块鸡腿,璀璨的一笑,“别想了,吃饭!”

    等吃完饭,收拾完碗筷,丝丝对正在看书的阿奇说:“我去一下房东太太那里,你看一会儿书就赶快睡觉!”

    “又去给她免费干活?她到底有完沒完?我们又不是白住她的房子,哪有这样欺负人的?不行,我得找她说说去!”

    阿奇真的是无法忍受了,自从一入夏,吃过晚饭之后,房东太太总会把丝丝叫到她家里去,帮着她干活,她的家里又一大片农庄,夏天收获的东西太多,不舍得花钱雇太多人,总是把丝丝当下人使唤。

    丝丝拉住阿奇的胳膊,笑着说:“反正吃过饭我也沒有什么事可做,权当是饭后运动了,你就不要斤斤计较了!”

    “可是。。。。。。”

    “不要什么可是了,你在家好好的看你的书就行!”

    丝丝把他推到座位上,拿了橡胶手,一个闪就赶紧跑出去了!

    她來到房东的家里,大家都在装小麦,她冲着房东太太笑了一笑,不用她吩咐,就从墙角找來一个麻袋,忙碌起來!

    不一会儿功夫,她就累的满头大汗,她直了直腰,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又弯下腰干起活來!

    “打扰你下,请问你见过这个女人吗?”

    两个穿着讲究的男人,拿着一张照片走了过來,对着房东太太询问道。

    房东太太拿着照片左看右看,猛地一拍手,“啊~~我的天,这不是女人,这分明是个俊俏的男人嘛!”

    她这样高嗓门的一喊,把周围都在干活的人吸引了过來,大家都朝着那张照片看过去,之间上面的人短发散碎,眉目分明,说不出的灵动!

    其中一个男人见大家都对着照片指指点点,并沒有人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看了一下周围漫天灰尘飞扬的环境,忍不住咳嗽了起來,赶忙收回照片,“这里沒有我们要找的人,我们走吧!”

    他们刚要走出庭院的大门,另外一个男人看见一直默默无语,只低着头干活的丝丝,随意的走了过去,“打扰一下,请问你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丝丝当时正低着头捡麦粒,听到询问,抬眼看见照片上的人,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慌乱,拿起脖颈上的毛巾,捂住嘴,猛烈的咳嗽起來,“不,咳咳咳。咳咳。不认识!”

    “哦,谢谢你!”

    那个男人像是料到她会这样说,从容的收回照片,招呼了另外一个男人,一起走出去了!

    丝丝看着两个人走远,直到在昏黄的灯光下消失不见,她才如释重负的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有气无力的跑到房东太太那里,“简姐姐,对不起,今天我有点肚子疼,能不能先走一步?”

    房东太太也不是不通达理之人,知道她为自己家的农活出了不少的力,此时也比苛刻,“好的,你回去休息吧,用不用帮你叫医生?”

    “谢谢,不用了,我回去躺一下就好了!”

    她告别了房东太太,一个人绕过若大的庭院,來到后面的房子里,上了楼梯,回了自己的房间。

    “咦,丝丝,今天回來的这么早?那个老妖婆今天怎么大发慈悲了?”

    丝丝洗了一下手脸,有气无力的往上一躺,闭上眼睛,不想说话!

    “怎么了丝丝?生病了吗?”

    阿奇见她很是奇怪,赶忙站起來,把手搭在她的额头试了一下体温,并沒有发烧,又看了一下她的脸色,关切的问:“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沒有,就是有点累了,你早点休息吧,不用管我!”

    丝丝拿來她的手,翻了一下,抱住枕头,把脸紧紧的贴在上面!

    “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有什么事你说啊!”

    阿奇有点急了,一股坐到她边,夺过她手里的靠枕。

    “真的沒事,你快去休息吧!”

    阿奇急的來回打转,听出她声音的异样,一把把她扶起來,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蓦地发现,她眼睛红红的,竟然哭了!

    “丝丝,我的好丝丝,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说,是谁,看我不杀了他!”

    丝丝揉揉眼睛,把眼角的泪水擦干,拉住阿奇的手,“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我就知道,一定又是因为那个混蛋,你哪次难过不是因为他?”

    阿奇甩开她的手,在不大的房间里走來走去,心里烦躁的很,狠踢了一下旁边的椅子,蓦地唯恐自己的态度惊吓了她,慌忙把椅子扶起來,闷不做声的站在窗前,双手插进裤袋里,背对着丝丝!

    “不是的,我早就把他忘了!”她绞着衣角,小声的说。

    “何苦骗自己?”

    阿奇轻轻的叹一口气,转了,走到她面前,蹲下來,握住她的双手,“如果,真的受不了,我们就回去!”

    “不,我不回去!”

    丝丝猛地抬起头,眼神坚毅而决绝。

    “你时不时的这样,我看着难受!知道吗?”

    “他在找我,让人拿着我三年前的照片,我知道是他在找我!那照片,还是我短发的时候。阿奇,我以为我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看开,原來,我并沒有那么坚强,我想他,我想他啊!”

    丝丝说到最后,绪崩溃,趴在阿奇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來!

    “你要我怎么做?你究竟要我怎么做才能不再去想他,才能真正的快乐起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阿奇抱着她,也跟着痛哭起來!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丝丝像是个任的孩子,在他怀里哭了稀里哗啦。这个样子,哪还像是年长他六岁的姐姐,分明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女孩!

    两个人哭累了,就躺在一张上,阿奇看着她闭着眼睛,不停闪动的长睫毛,苦涩的一笑,“丝丝,真的放不下,我们就回去,我也不想一直与一个假想敌对决,让我们两个站在同一个地方,展开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那样,对谁,都公平!”

    他说了很久的话,可一直都沒有得到回应,低头一看,原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他笑笑,丝丝啊丝丝,我就算丢掉生命,也不会放弃你!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