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别离亦逃避

    何小妖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抹了一下桌子上的灰尘,眼睛里全是恋恋不舍,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都像是放电影似的,在她的脑海中频频闪过,她从橱柜里拿出一件白蓝相间的衬衫,这还是叶凌风在这里住时留下的,一直沒有拿走,竟成了她对他唯一的念想!

    对于他,她不是沒有恨,只是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已经都无所谓了,她和他,从來都隔着沧海般的距离,是自己太过一厢愿了!以为这个世界就是自己想象的样子,到头來,一切不过是自己想当然!

    “真的要走吗?”

    任飘飘有点不知所措的呆立在一旁,脸上带着言又止的表

    “嗯,是要走的,小虾米一个人在那边一定很孤单,我过去照顾他!”

    她默默的折叠着自己的衣服,原本以为满屋子的东西要怎样才能带完,可真正的收拾起來,发现其实根本沒有什么值得带走了的,除了几件衣服!

    “小妖,其实我瞒了你一件事!”

    任飘飘咬着了一下嘴唇,看着她,双手纠结的不停绞动!

    就在这个时候,何小妖的电话响了,她一看是叶凌风的号码,迟疑着不知道是否该接,最后还是挂断了,然后抠出电板,卸下手机里的手机卡,随手扔进了脚下的垃圾桶!

    “你刚才说什么?”

    她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來刚才任飘飘好像有话要说!

    “沒,沒什么!”

    “哦!”

    然后她继续收拾衣服,看见带不走的东西,就随手扔给任飘飘,让她随便处理掉!

    “你还向五朵他们告别吗?”

    任飘飘看着她便无表的脸,小声的问。

    “不了,你有时间给他们说一声吧,就说我走的匆忙,沒來得及给他们告别!”

    “好!”

    “妖,我心里虽然千万般舍不得你走,可是现在的况,你离开一下是对的!”

    何小妖淡然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说什么,只是苍白的笑了一下。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何小妖拍着简单的行李,努力的大笑一下,“终于都收拾好了!”

    “这就要走吗?”

    何小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想了一下,“傍晚好像有一班飞机,先去机场,到时候再咨询一下!”

    任飘飘看了一眼窗外西斜的太阳,有点伤感的无奈,“那我送你过去!”

    “好!”

    从何小妖到机场的这一段路,两个至亲的姐妹都沒有说话,好像都藏了无尽的心事,直到机场,两个人才真切的感觉到原來真的要别离!

    “飘猪,我买了票了,半个小时之后的!”

    任飘飘看了她好一会儿,猛地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傻瓜,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自己什么德行还能不知道?这几年竟祸害你了,应该我说对不起才对!”她转眼一想,“啊,不对,咱们不是最讨厌婆婆妈妈,酸了吧唧的话吗?今天我们两个是怎么了?净说些让自己恶心的话!”

    “就是,就是,我也恶心自己來着!”

    任飘飘破涕而笑,拿鼻涕在她的肩膀上毫不客气的蹭了蹭,吸吸鼻子。

    “如果碰见了好男人就把自己嫁了吧,你觉得我那个学长怎么样?人实诚长的还帅,人家还帮了你不少忙,感觉他对你好像也有点意思!”

    “切,你是不是沒话说了,竟当起媒婆來了,姐又不是太老,慌什么?”

    “老了就沒人要了!”

    “沒人要我就找你去,怕个毛啊!”

    “我可不要你,我还想着在国外找个高富帅麻雀变凤凰灰姑娘变公主过少的生活呢!”

    “得了吧,国外都是些 长毛怪,哪有什么高富帅,听说外国男人那玩意特长,捅死你丫的!”

    “你就黄吧,等会警察叔叔还把你抓局子里蹲着去!”

    两个女人坐在机场的长椅上,沒边沒沿的说着临别之前的话,可让任何一个人听这话,都听不出有一点的伤离别的绪來!

    何小妖惊觉的看了一下时间,慌忙的站起來,“我要进去了!”

    “证件带齐了吧?”

    “嗯,虽然沒捞着什么名分,总算捞了一张护照保本,嘿嘿!”

    她调侃的说,可谁又能知道这话里面有几分悲凉?

    “记得打电话!”

    “不扯了,我真的要进去了!真进去了哈!”

    “走吧,走吧,烦死了快!”

    任飘飘不耐烦的朝着她挥着手,你丫走就走吧,一直 回什么头啊?烦死了,烦死了,害的她噙着眼泪硬是不敢流下來,差点憋成内伤!

    何小妖终是进去了。

    湛蓝的天空,遥不可及,入云的飞机,我知道有你,原來,离别也不是不可以,纵然疼痛,也觉得很幸福!

    任飘飘揉着有点发酸的脖颈,把仰望天空的视线收回來,默默的往回走!

    就在离机场不远的咖啡店外面,碰见了急匆匆赶來的叶凌风,一见面,他就怒气冲冲的抓住她的衣领,“何小妖呢?她人呢?”

    “放手!”任飘飘看着青筋暴起的手背,淡然的说。

    叶凌风注意到周围投过來的奇怪目光,愤然的松了手,厉声又问,“她人呢?”

    “走了!”

    “去哪了?”

    “不知道,坐飞机走的!”

    “你,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一切都是你搞得鬼,何小妖那么信任你,你却出卖了她!”

    叶凌风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冲着她咆哮着!

    “对,是我做的,是我把她锁了起來,是我把你的计划告诉了你爷爷,是我,都是我做的,怎么了?”

    “我就知道,一定是有人泄了密,不然爷爷不会想的那么周全,把什么对策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我往里钻!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何小妖是你做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做?”

    “就是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你以为帮她当上富家千金,她就快乐吗?如果你爷爷真的能接纳她,早就把她接回去了,你这样硬把她塞进叶家,后果会怎样,还有沈琉璃,她会放过她吗?你跟沈琉璃已经结婚,让她夹在中间,她能快乐吗?”

    任飘飘眼神犀利,带着一吐而快的欢畅,与他针锋相对!

    “哈哈,哈哈,你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其实,你不过是虚荣,见不得她比你好,见不得她高高在上,你却卑微如尘埃,说到底,你就是妒忌她才这样做的!”

    “你, 你。。。。。。。。随便你怎样说,拜拜!”

    任飘飘转走进息壤的人流,把叶凌风留在原地,他缓缓的抬头看蓝天,眼角有点点是湿意!

    “为什么走的那么快?就是要走,也听完我的解释再走,这么深的误会,痛的不是你,是我,是我!难道你恨我恨到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能给吗?何小妖,今后,你该叫我怎么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