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那么孤单,孤单的一个人

    叶老爷子的一声令下,从大厅的大门口处,浩浩的走进來一批人,他们都穿白大褂,带着白色口罩,为首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长者,抽着一个木刻烟斗,后面的人手里都拿着各种器材,神严肃。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众所周知叶家老爷子纵横商界几十年,德高望重声誉极高,沒想到竟达到了这种地步,就凭他的一句话,H市生命科学研究所的全体人员全部到场,无一遗漏。这是什么面子,什么气场,什么样的人脉啊?

    “叶老,我们都准备完毕,随时待命!”

    长者上前和叶老寒暄了几句,命所有的人把所有的器材都搬上讲台,这是要现场演示检验过程,以防作假!

    “大家都看见了,我请來的专家是专门研究人体生命基因的专家,对于我跟这个小姑娘是否有关系,我们一验便知!”

    叶老声音洪亮,带着振奋人心的气魄,这个突然而來的况,把被封住嘴的叶凌风也震慑住了,他万万沒有想到叶老竟然敢当众验明真相,要知道,何小妖可是她的亲外孙女,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叶凌风知道叶老沒有那么傻,这其中必有其他隐。他之所以敢这样做,必定有胜算的把握,这无疑是把何小妖至于再也无法翻的境地,纵使何小妖再怎么样为自己辩白,也只会让世人觉得是哗众取宠,另有所贪!

    他不停的转换自己的心思,仅仅是短短的半个小时,他的心就从天堂摔倒了地狱,什么样的后果他都预想过,就是沒有想到叶老会用这一招!

    “呜呜,呜呜~~”

    他不停的挣扎着体,嘴里发生不清楚的声音,管家看了他一眼,对叶老爷子说:“老爷,少爷好像有话要说!”

    叶老看着叶凌风,只见他拼命的点着头,表示自己确实有话要说!

    叶老沉吟一下,点了一下头,示意管家可以把他嘴上的封条撕掉!然后就听见叶凌风似乎痛苦的声音:“对不起,爷爷,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的决策心生埋怨,是我太不理智了!”

    “你不是说不是我叶家子孙,干嘛还喊我爷爷,我们叶家也沒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

    叶老爷子很是生气了,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拿着木杖把地板敲的蹬蹬乱响!

    叶凌风挣脱众人的束缚,冲到叶老爷子面前,“对不起,爷爷,真的对不起,我不该任的,我刚才真的是喝醉了,才胆大包天,想让您当众出丑,我真是愚昧至极!”

    他说的声泪俱下,就差跪在地上求自己的爷爷饶恕了!

    叶老爷子拿起木杖朝着他的背部重重的一击,“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伤我面子是小,让來宾们久候不安是大,我们叶氏向來对人向來以礼相待,从不怠慢自己的客人,你今天倒好,把所有的客人都给怠慢了,还不赶快给客人们赔罪!”

    他的话说的迂回,像是自己的一件平常的家务事被人泄露一样,除了伤了雅观,好像别的无关紧要!

    叶凌风就真的端起酒杯,朝着台下朗声说道,“今我与爷爷有些矛盾,只顾着自己的绪,做出了愚蠢之极的事,扰了大家的兴致,在此我自罚三杯,还希望在座的各位海涵!”说完,他就一仰头喝了杯里的酒,然后又有侍者添上,直到三杯喝满!

    下面见是虚惊一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又是歌舞升平乾坤盛世的场面,刚才那惊魂动魄的事,好像根本沒有发生过!

    站在一旁的何小妖,看着他喝酒,然后对宾客歉意的笑,然后又像平时的潇洒模样一样接人待物,她的心一下子就冷了起來,自己也跟着尴尬的笑了笑,险些笑出了眼泪,趁着大家应酬喝酒的时候,她从后台悄悄的离开了!

    自己真是可笑,成了人家开宴前的即兴节目,自己算什么?跳梁小丑吗?还是被人捏來捏去,想圆就圆,想方就方的橡皮泥?

    她來到后面的休息室,看见小虎还在傻傻的等着出场,看见她过來,赶紧上前,“笨蛋,我什么时候出场啊,疯子让我背的台词,我已经默背了好几遍了!”

    “用不着了,回去吧!”

    “去哪?”

    “想去哪就去哪?就是这里,不是我们能待的地方!”

    “不行,疯子说了,让我在这里等他,我不走!”

    “那你自己等吧,我走了!”

    “哎~~笨蛋,疯子说。。。。。。。”

    何小妖很快的逃离了那个充满梦靥的地方,看着外面朗朗乾坤天大地大,竟然沒有自己可以去的地方,真的是该结束了,自己从來就是一个沒人注意到的小草,何必贪图梦想着自己能高人一等。、

    何小妖你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叶凌风甚至于叶家,都只是你的一个梦,梦就是梦,一笑即过便可,像你这么认真,哪会有什么好结果?

    她看着穿梭不停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心里一下子变得特别空,什么烦恼啊欢喜啊什么都沒有,整个人就是觉得空,空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妖,你还好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任飘飘走近她的旁,看着她愣神的样子有点担忧!

    何小妖转了,冲她展颜一笑,把头贴在她的肩膀,“飘,论到底,我还是不如你聪明,你能预先看到结局,想尽办法阻止我,可我却像是一个傻瓜,飞蛾扑火,非弄得遍体鳞伤才知道错,看我,多傻啊,多傻!”

    “妖,都过去了,人这一辈子太长了,总会被许多东西迷惑,痛了才会成长,成长了我们才会少犯错误!”

    “我真是个傻瓜,你不知道我站在那么高的地方有多傻,每个人都在嘲笑我,都在看我的笑话。更可悲的是,我却怀着你们才是可笑的心里站到了最后,那么孤单绝冷,是整个世界的笑柄!”

    “乖,我们都还在,我们原本就沒有什么,失去的不过是一点点骄傲罢了,沒关系的,沒关系的,我这个人 太骄傲了,分给你一点也沒关系的!”

    何小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在人來人往的街头,跟任飘飘抱头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